咱们回家

    毕业一周年聚会那天的晚餐是在当地市郊一家挺有名气的风味菜馆里。饭后,这几个老同学爬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继续围坐成一圈,喝着酒水,一起聊天、唱歌,轮流讲述着毕业后这一年来各自的境遇。四男三女,嘻嘻闹闹,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校园时代。
    夜深了,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里,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
    “哟,都过十二点了,今天就玩到这,咱们回家吧?”原先的班

黑色的曼陀罗

  小言是山南高中二年级是学生。性格有点内向,女生一和他开玩笑,他就会脸红。
  小言喜欢可儿,她是他们班的班长,是个有着太阳般活力和耀眼光芒的女孩子,只是小言从没对她说过。
  6月23日。小言做完值日天色已经很晚了,今天的天色很奇怪,乌云密布,风就像是什么东西一样在张牙舞爪,街上的行人都急冲冲的,好象在逃离什么东西。
  “快下雨了吧……”小言心里想着,加快

夺命宠物

    两年前,立同的导师突然去世了,他继承遗志继续钻研他们共同的课题—生物基因学课题。一年后,他的论文在国际基因学领域获奖。刚接到论文获奖通知的立同喜滋滋的回家给老婆报喜。推开门,见女儿小叶正在逗一只小猫玩,立同不喜欢这种动物,就沉这脸问猫是哪儿来的?
    老婆阿碧闻声出来解释。说是从郊区一个宠物店买的,还说人家的售后服务好,免费送一个月的猫食。
    立同不再说什么,

黑段子之好工作

    上了四年大学,高礼终于毕业了,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找工作。
    虽然学了四年,但高礼什么也没学会,而且人又懒,工资低的看不上,工资高的别人又不要他。一来二去,整整三个月,高礼一份工作也没找到。但他却不急,整天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只有找到一份好工作才会去做。
    “你所谓的好工作到底是什么?”看到高礼整天吊儿郎当,女友气不打一处来。
    “所谓的好工作,

家猫 作者:枕头人

    史怀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李胜了,距离上一次见到他有2年了。这次接到李胜的邀请,史怀的心里不免有一些激动,他心里想着李胜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李胜在电话里对他说,他现在在公司外边廉价租了一个小平房,平时很寂寞,没有朋友来往,就领养了一只大黑猫。     史怀在上一次离开李胜后,生活也没有多大改善,在公司生活中处处碰壁,与同事的关系难以处理。史怀心中感慨万千,阅历在不断加深,经验

鬼母的思念 作者:菲菲

  他这几天都浑浑噩噩的,三天前,他的母亲因癌症抢救无效而去世了。
  这天,他一家三口坐在家里唯一的小饭桌上进餐,也没了以前的欢声笑语。忽然,家里起了一股怪风,接着门外出现三个怪影,中间的怪影很朦胧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而两边可以模糊的看见,好像是来自地狱的牛头马面。这家三口看到此景,全身颤了一下,都感到从所为有得惊恐,害怕的抱成了一团。
  咔的一声门开了。“妈!”脱口而出,眼

恐怖zippo

老板!这只火机咋卖地?我一边打量着手里的这只很特别的火机,一边向老板询问着价钱! 哎呀,这位老弟,你可真是有眼光啊,呵呵,这批火机我们一共进了64只,只短短的一上午,就被抢购一空了,你手里的,是最后一只.....!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停下来,因为我知道,下面还有很多费话! 嗯,听起来满不错的,不过听说这是最后一支了? 小滩老板满脸陪笑道:“对呀...不过....” 那

小女孩鬼魂

    贵州有一对小夫妻,在浙江宁波打工。夫妻两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叫兜兜,很可爱!胖嘟嘟的,扎着两个小辫子。嘴巴很甜,见人就喊叔叔阿姨!本来很幸福的一家三口,突然不幸的事降临到这个小家庭里!
    这一天小兜兜和父母逛完超市回来,对妈妈说:“妈妈,我头好痛,身上好热!”她妈妈摸了摸她的头很烫,于是夫妻两赶紧带她去医院,医院检查出来小兜兜不幸得了白血病,要换骨髓,手术费要好几十万;而且还

肇事逃逸之车祸

    隋昊开着车,不住地加大油门,昨晚下了清雪,今早路面结成了一层冰,路滑得就像面镜子,车轮有些打滑不好控制。
    他还在加大油门,快速地躲闪着身边的车,心跳随即加快归心如箭,刚拐过一个大角度的弯道,突然看见马路中央站着一位穿裙子的女人,女人站在那里一丁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
    隋昊用力按了按喇叭,没有减速,他以为女人会躲开,谁知女人一动不动,眼看着就要撞上的时候,隋

抄袭者的下场 作者:隔空取物

  当你抄袭别人的文章时,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唐强是X市医学院的学生,酷爱出风头,曾经的梦想是当一个电影明星或者歌手,但既没好长相又没好声音的他只好认命听从父母的建议学习临床医学。
  说实话,唐强讨厌死了学医,总是要解剖尸体,且不说他胆子有多小,光是浸泡尸体的福尔马琳的味道就够让他反胃的了。
  爱好文学的他自知不是学医的料,但这是父母的愿望,自己不能辜负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