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无价

    我非常喜欢小动物,特别是小猫小狗,那天看电视,报道有个小姑娘非常有爱心,喜欢蛇啊、蜘蛛之类的动物,她还说,人类以自己的审美去喜欢动物,看到蛇、蜘蛛长得难看就不喜欢,第一个反映就是把它们弄死,这样是很不公平的。我觉得很有道理,当然,我还是没有办法去喜欢它们。
    但是我相信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前年,我家附近发生过一件事情,更是让人感动。
    我家住在城市里一个老式的

白骨风铃

    幽幽黄泉路,漫漫奈何桥。
    孙菱面无表情的和一众新鬼被黑白无常用铁链子栓到黝黑寒冷的幽冥地府。黄泉路的尽头是一个冒着寒气的池子,池里是咕咚咕咚的水。一定不是热水,因为它散发着寒冰般肃杀的气雾。而旁边的一块墓碑上写着:尸池。尸池的对面是一扇高大的门,门匾上面赫然写着:幽冥鬼府。
    终于,黑白无常停住了脚步,他们看了一眼新鬼后,伸手指着尸池说“地府是极阴极寒之地

黑谭水鬼

    但凡溺水死亡者,临死前都会憋着些怨气。这样的怨气无法得到释放,久而久之就会变成那些穷凶极恶的鬼魂。加上在阴冷的水下世界,鬼魂们得不到鬼差的引路根本到达不了“鬼门关”。因此幽怨的鬼魂只能在死前的那水域中徘徊,等待着下个溺死者的到来接替着。
    至今我还记得小时候奶奶交待过:“村东的水塘,你们千万莫要去那里洗澡。最近那里有脏东西出现了,要是下河洗澡遇上她就永远也别想回来了。”

摄魂相机

    遭遇死神
    李锐是个摄影爱好者。这天,他对妻子美慧说要开车去骷髅谷采风,计划三天后才能回来。
    骷髅谷的名字虽然吓人,但风景非常秀丽。李锐在路边搭了个帐篷,在那里露营。晚上,他拿起相机,穿过马路,去对面的山坡上拍摄夜晚的星空。这时,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彗星,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了。
    李锐仔细一看,不禁头皮阵阵发麻,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星,而

钓鱼的人

    禾城秋天,夜的帐幔悄然落下。不觉之间,老金坐在这儿已有两个多小时,除了踏上停靠岸边的运输船与船老大聊过几句,再没挪过屁股。
    老金身边的鱼竿抖了一下,料到这回有大家伙,他小心翼翼地弓起身子,正准备收杆,一声女人的嘶吼把他吓了一跳。
    真他妈的倒霉,老金一阵激灵过后火气上来了,由于桥上那个女人的嘶吼,不仅是吓了老金,也吓走了上钩的鱼。望着桶里不足一斤的收获,老

小事故

    我死了,尸体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张辉拖着我的脚往前走。我死了:可灵魂好像还没散,就飘在尸体上面几厘米,默默地看着他。
    张辉显然没发现我的魂。他额前的汗水把头发一缕一缕贴在皮肤上。他的样子真好看,就和多年前我在篮球场边看见他时一样好看。这叫我根本忍不下心去怪他。
    我跟张辉在一起好像有两年了吧。很讽刺,我死的这天正好是我们俩的纪念日。我本来定了个包间要他和我

微故事:高效率

    赵成开了一家工厂,需要大批工人千活。
    他想要那种做事情效率高,最好是能够永不停歇,像机器人那样不停工作的工人。可只要是人,就不可能这样。
    思来想去,赵成想到了鬼——他听说人变成鬼之后就不需要再吃饭睡觉了。
    于是赵成找到一位养鬼人,给他一沓钱,说明自己的情况,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养鬼人收了钱,交给赵成一批鬼,让它们为他工

赔我一个

    唐伟辞职后专门儿去了一家美容院拜师做学徒,一年后学成归来,自己开了家小型美容会所。
    一天晚上,唐伟送走最后一位顾客准备关店休整。
    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孩迅速走了进来。有生意上门,唐伟立刻迎了上去。
    “小姐您一定是赶着去约会吧?我建议您做个全套,保证您男友见了您就再也离不开了……”唐伟口若悬河。
    女孩朝他眨眨眼:“好不容易找

糖婆婆

    我七岁那年,小镇上搬来一户人家。确切地说,是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婆婆和一个照顾她起居饮食的大婶——许妈。
    没有人知道她们是从什么地方搬来。只是听说那老太婆姓冯,文革里死了男人,饥荒中又没了孩子。据说她们买的那户人家搬去了城里,所以急急地把老屋卖了,几乎是一夜易主。
    我当时很羡慕那户搬走的人家,很想看看城里人吃的什么,穿的啥样。但这个愿望,还没来得及变成渴望,

触不到的恋人

    罗琳已经记不起来,这是第几次和王汉冷战了!
    还记得两人初识那会儿,巴不得朝朝暮暮都腻在一起。可没多久,罗琳就发现问题了。王汉是个得过且过的人,没什么进取心。而罗琳偏偏是个好强的人,这么一来,两人每次说到对未来的规划,总难免发生争吵。
    每次争吵,都要冷战一段时间。罗琳也想过分开,但又舍不得放弃王汉。于是,就这样吵吵和和地过了几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