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服老人

     劲松小区—北京城里最大的住宅区,贯穿东南地段的二环与三环间,整条主干大街修建得豪华亮丽,二侧高楼耸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欧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栅栏,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涂上颜色,或是典雅的富贵灰、宝石蓝,或是艳丽的橙黄、砖红,显得生机勃勃,象是七个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夜间小区里张灯结彩,街头的喷泉会随着音乐吐出各种各样的水柱,地面镶有一排排的玻璃灯罩,向天空打出

向往

    我有一套豪宅,独栋的,就在山上。清明那天,我的家人给我买了各种名贵的车子、烟酒、水果,还送来一沓沓的钞票。
    我时常感到孤独,我一点也不快乐。这些送给我的房子和车子,经常有路过的外地人抢走,没有办法,他们通常都是结伴的,好几口人。我经常安慰自己,他们没有霸占你的房子,已经很善良了。我曾经问过他们,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都可以在一起,有一个小孩子说:因为我们一大家子都坐在飞机上旅

天桥

  梦中我惊叫着醒来。
  又是那个可怕的天桥上掉下来老头的梦。
  一滴汗从我的额头上滴下来,照着卫生间的镜子,我看到头发湿糊糊地搭在前额上。用力甩了甩头,我要忘记梦里的一切。
  又在缓慢地过那个天桥,就像慢动作一样。我下意识地向上看去,梦中那个老头正在朝我笑,然后一头从天桥上跳了下来,我还没来得及踩刹车,他已经掉在我的前风挡上了。
  我一下闭上了眼睛

依然在你身边

    阿呆今年三十多岁了,去年结的婚,结婚之前阿呆有一个女朋友。两人相恋了七年,从上学的时候开始,俩人一直相恋到大学毕业,直到毕业后开始工作,俩人还在一起。
    女朋友家是上海的,阿呆家是北京的,俩人的学校在北京。阿呆希望毕业后俩人留在北京,在北京结婚生子顺便照顾老人。可是女友蓦然不同意,蓦然希望回到上海自己家里边,家里准备给蓦然和阿呆都安排工作,是两家不错的工作单位,外资企业。阿

假鬼变真鬼

扮鬼吓人是最恐怖的一种恶作剧,稍稍拿捏不准,不是活活把人吓死,就是遭 被吓者活活打死,所以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妙。 尤其是扮鬼吓人不成,反而引来真鬼夺命,那才叫作可怕呢! * * * 苗x国小厕所的墙壁上,曾经写过「保密防谍」四个大字(事实

卖油条遇鬼

    元城城北秦家庄,有个叫老庚的人,50多岁,家里还有80岁的母亲需要伺候。他嫌弃母亲,这么大年龄了,也不死,活着折磨人。为了生计,他每天后半夜炸油条,装进麦草编制的筐子里,背着筐子摸黑出门,到城里天刚亮,吆喝几嗓子,能把油条全卖完,赚几个小钱。
    老娘半夜醒来,闻到油条的香味儿,他却舍不得让母亲吃。
    老庚年岁大了,就琢磨着走近路。近路就是漳河滩上的小路,要串

妈妈不让我睡

    如果我没记错,那是一个很美的夜晚,有风,有月光,象银子铺在地上,有淡淡的花香,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还有灯光里隐约的笑语。
    我一个人,一边走,一边摇晃着准备送给我家小狗的小铃铛,叮叮咚咚,清脆地走在清凉的夜色中。
    就在街道的拐角处,月光透过路边那棵大树稠密的枝叶,在地上投下一个个柔和的光点,他就在树下,在那里走来走去。
    我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阴灵

    七点半的时候,苏阳准时开了电脑挂上了QQ。刚一上线,就有人发来了信息。他点开来看,是个陌生人的一句问候。“你好!喜欢看午夜场的鬼片吗?广场影剧院门口等。”看了一眼网名,是个叫阴灵的家伙。
    苏阳笑了,他想准是那个朋友无聊搞得恶作剧。不过,去还是不去?去他怕被耍,不去怕人说他胆小。左思右想之后,他决定去,反正他也无聊睡不着,看个午夜场也不错。
    他试着和这个网

公墓诡事

    l.墓地惊魂
    老吴浑身发抖,差点瘫倒在地上。在他眼前,那座坟墓石板、大开,里面一副狰狞的面孔正死死盯着他!
    怎么办?老吴心急如焚,体内的醉意一点也不剩了。四周漆黑一片,怪鸟的咕咕声让公墓更为阴森可怕。地上躺着一把铁铲,他慌忙拿起提防着坟坑里的醒尸。
    这时,一阵疹人的喘息声在老吴耳背后响起,紧接着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吓得本能地甩开肩膀

走夜路鬼故事集

    怕走夜路
    我天生胆小,怕走夜路。只身走在夜路上,常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似的。壮着胆子回头看看吧,啥也没有。
    这天中午,老家来电话,说母亲病了,让我抽空回去一趟。下午忙着上了些货,便把店扔给了妻子,我坐了最后一趟班车回了老家。
    临行前,妻子跟我说,回家顺便找你那个八杆子打不着的表兄,把借咱那两百块钱要回来。眼瞅着都快三年了,这黑不提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