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田

    1.长寿老祖
    去年七月,社长携妻带子开车自驾游,无意中来到岭南村,顿时被那里的风光深深吸引。社长回来后,决定派我去岭南村采访,为我们的旅游杂志写一篇专稿。在岭南村的村口,一个拿竹竿挑桃花的老人吸引了我,口干舌燥的我走到老人身边,讨了碗水喝。
    我简单介绍此行的目的后,老人很热情地邀请我到他家住。我道谢之后,随口问道:“您老贵姓,今年贵庚啊?”
 

儿子的谶语 作者:翻墙的兔子

    对于我来说,看鬼故事只不过是无聊时用来消磨时间的方法之一,看过很多鬼故事www.guidaye.com,有些也确实能让我有毛骨悚然之感,但大多数故事给我的感觉也就限于无聊、还行、不错这几种之间。
    今天决定写些什么,倒不是有意东施效颦,而是这件事情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边的。
    像其他沿海城市一样,我生活的这座小城也总会有很多外地人到这里,有的是到这边工作,有

魂友

    “魂友”和“精神朋友”有所不同,是人在灵魂出壳时遇到的朋友,魏普最近便认识了一个这样的朋友,两人极其投缘。
    有一天深夜,魏普的灵魂又去找“魂友”,“魂友”对他说:“今天我带你去见一个奇怪的东西。”说完就拉着魏普的胳膊往前走。
    “魂友”将魏普带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看起来像是在隧道中,隧道绵延崎岖,像是走不出去的迷宫。两人走了半天,魏普也不知道“魂友”要带他

迷离夜之中甸怪遇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怪事!!!  去年“五.一”我和朋友开车去中甸,大家决定玩露营,一行13人,6男7女。4月30日下午出发,开了一辆吉普、一辆JINBEI。出发那天夜里7点到了茨芘湖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可怪事在后面的日子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上午10点大家出发了,往丽江方向走一路上欣赏美丽的风光,都认为我们的决定很好,坐飞机去玩的那些人不知他们错过了那么美的风景。我们有说有笑的在车上聊天不知不

吓唬鬼

    杨力独自一人走夜路,这时从暗处突然窜出一个人,杨力并没有害怕,他显得十分冷静。
    “你怎么就不害怕呢?”好友张峰失落地说道,他每次吓唬杨力都不成功,张峰越来越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杨力笑眯眯地说道:“其实我已经死了,你是吓唬不到我的。”
    张峰不信:“你是在开玩笑!”
    杨力决定带张峰去找他的尸体:“我的尸体就藏在我家的柜子里

外婆的故事

  这是我外婆在我小时候给我讲的,可能不是怎么很好听,是关于豺狗精的故事。
  我外婆是武汉黄皮的。原来那个地方到处都是大山,山上有豺狗和豹子以及其他凶猛的野兽。有一天,一个打猎的看见一只大豺狗,然后就放了一枪。结果那只豺狗回头看了他一眼,就一下子跑不见了
  后来那个猎人就赶紧去追,追到一块大石头下面。就看见一个老婆婆坐在那揉脚,一边揉一边呻吟……
c1();

女巫

    我是一个女巫,活了几百年,看透世事沧桑的女子。原先只是因为贪生怕死,才用巫术保住青春同生命,但活得越久才发现生活对于我而言不过一杯隔夜的白开水,不光是淡甚至不够新鲜。
    从这个城市漂泊到另一个城市,掩藏身份的生存,起初总是担心被人看出破绽,但终于发觉,人们已经不象过去那么关注身旁的人,单看他们漠然的眼光就知道,于是我安心在城市里居住下来,开了一家小小的花店打发业余生活。而花

永远的婴儿(21-27)

21、绝顶惊怵   男婴又出现了!   他给张古发电子邮件用的信箱是:qqs773@263.net。   从头至尾是一个夜故事。   大家都睡了,男婴就醒了。   他慢慢睁开他那异类的眼,类似猫头鹰的眼,三只。他对黑暗中的世界一目了然。他缩着脖子蹲在树枝上,静默得像一个雕塑。他怀抱阴谋,他表情不详,他可以这样一动不动埋伏一万年。   大家都睡得很深沉,对那眼光毫无察觉。   只有张古一个人抬起头,

第四只锦盒

    芳是我交的第六个女朋友。和我几个前女友一样,她也是属于那种样子甜美,身材火爆的类型。根据我多年的泡妞经验,这种类型的女孩比较单纯,也比较好哄。而且带出去也够面子。只要有足够的钱,就不怕泡不上这样的女生。
    芳是我在医院认识的,那段时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盲肠发炎,足足在医院里面的特级病房躺了一个星期。芳正好就是我的特护。我是一个浪子,有钱的浪子。所以美女当前,我又怎么可能

超恐怖的运尸车

  一般来说,人与鬼是不相来往的,而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人鬼陌路。但是有的时候,人和鬼会不可避免地相遇在一起,并且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么夜路遇鬼,你经历过吗?   我有个同学,过去是在老家县城的火葬场当司机,他的一次遭遇,足以让他铭记一生。   那年七月的一个晚上,同学已经睡觉了。大约十一点钟的时候,他突然接到场里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到县城附近的一个乡村去拉尸体。   过去农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