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吵到他们

    郑小夏接到嫂子打来的电话,让她去家里帮忙照顾生病的哥哥。郑小夏立马就赶了过去。
    “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敲了半天门的郑小夏疑问道。
    “小声点,别吵到他们睡觉。”嫂子小声地说道。
    “他们?难道家里有客人?”郑小夏奇怪。
    嫂子什么也没说,把郑小夏让进屋子。两个人很长时间没见面,开始唠起了家常。说着说着,嫂子问郑小夏有没有男

11个短篇鬼故事合集

  说实话,我对此是比较相信的,如果读者你是无神论者或无鬼论者,那请您停止向下的翻阅,因为您并不会相信。本书写的并不是让人胆战心惊,扣人心弦,但一定是真实的! 
  接下来,请各位读者做好准备,即将进入TS涛的故事。 
  一>亲身经历 
  假的故事我不喜欢听也不喜欢讲。虽说我年纪不大,但去过的地方相对来说也不算少,因此听到过许许多多各地真实的故事。接下

    多年前的植树节,他种了一棵小树,在一个只有他们知道的地方。
    当时,她游手好闲地在一边嗑瓜子,看他挥汗锄着土。
    “是你吵着要来的!你怎么自己不种?累死我了。”他怒。
    她神秘地一笑,印在他额头一吻:“亲爱的,我只愿做一条依附你而生的藤。”
c1();
    多年之后,他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她死了,据说是意外。
 

消失的影子

    这个故事,是大姨讲给我的,是关于我们村那条大水渠的灵异恐怖事件。
    大姨家有块果园,地不大,刚好在水渠的闸口下面,水渠旁边开了口小闸门,平时开一条缝隙,水顺流而下形成了条溪流,经常有鱼虾从上面流下来,我和小表弟,没事总喜欢跟村里的孩童一起抓鱼捉虾。
    但那个地方非常阴森,还死过很多人,死的时候嘴巴里全是沙子。
    有年夏天晚上,大姨刚做好饭,就

因果报应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凯用雨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骑着电单车小心地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妻子丽刚来过电话,说不行就在办公室将就一晚吧,雷雨天骑车很危险的。可凯担心电闪雷鸣的丽一个人在家害怕,而且也不远,不过七八公里的路程,所以他还是决定冒雨赶回去。
    还有两个路口就到家了,凯在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大卡车自对面疾驰而来,两盏烁烁的大灯光炽如炬,耀得凯头晕眼花,根

断头星雨

  天文台预计流星雨高潮的晚上,市内的人都像着了魔的,疯狂地涌进偏僻的郊区或海滩,希望能一睹流星雨的盛况。我当然也不例外,虽然??三番四次劝我不要去,因为流星雨是凶兆,一定会有惨烈的事情发生的。 
   
  我不迷信,也不喜欢与盲目的人群挤挤拥拥,所以摊开地图,只发现一个地点最适合我——长洲最东面的人头石。 
   
  据说那地名的由来,是那儿是

作弊事件

太不像話了,這些學生,還有沒有王法了?”教導主任於老師臉色如豬肝一般,頭上發出兩道怒火。 辦公室的其他老師紛紛聚攏過來:“怎麼了?發這麼大火,跟這幫學生生什麼氣嘛!” “你們看看,這試卷,分明是做了手腳的,這是作弊嘛!”於主任用手指著辦公桌上的一疊試卷喊道。 有幾個好事的老師拉過了試卷,低頭一看,果然有幾張試卷的分數是被人故意改過的,如58分被改成了88分,19分被改成了79分……改分的技術並不高

诡异的QQ

平虑草有个朋友,为了图个潮流,想有个QQ体验一把,就央求平虑草帮忙给申请个。平虑草一口答应下来,也就马上做到了,将一个新QQ给了他朋友。平虑草给了QQ后就没再管了,他朋友自己倒也乐呵,自顾自的加好友聊天。 几天后,平虑草上线,很无聊的点开了朋友的空间,想看看这几天他玩的怎么样了,进去后,就在首页相册那看到一个缩略图,虽然很小,但也能大致看的清楚,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一个水池边,背景是一片古建筑

老鼠报恩记

    王小二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就连怎么回到出租屋里都不知晓了。好在王小二的酒品好,醉了也不撒酒疯,昏昏沉沉蜷缩着睡了。
    以往王小二都是一觉睡个天昏地暗,酒也会醒个七七八八。然而这一次,或许是因为太过憋屈,王小二反而中途醒来了一两次。
    王小二本以为买醉之后可以好受一些,至少可以忘却被骗后的伤痛,绝非损失了两千元那么简单,“骗子,怎么不死他全家。”王小二揉了揉

坟堆地有鬼

    今年生产队里传言在后山的坟堆地有鬼。
    本组的吴爱丽还特地告诉我,那坟堆旁的一片地,她都快荒芜了,不敢再去干活了。
    我问她:可是你在那儿碰到过什么?
    她说:听别人说碰到过。接着她又说道:但是说真的,自从村里那个老祖母埋在那儿,还有今年三十多岁那个做包子的张财根突发脑溢血死了,也埋到那儿后,确实我每次去那儿干活身上都会起鸡皮疙瘩,毛发直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