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之辩

    这是廿世纪末,虽然是科学时代,但到底世界上有没有鬼神的存在,依然受到人们严重的质疑。
    我有一个朋友姓张,由于他人高马大,而且胆量超强,故同学都昵称他为「张大胆」。「张大胆」本身是习医学出身的,所以又是一个绝对主张「人死,就好像灯熄灭一般」的唯物论者。因此,要一听到周遭朋友在谈论鬼怪的故事,他必定会滔滔不绝地和你辩论,而且非辩得你俯首称臣,并同意他的言论不可。有一天,我和他

人鬼钱未了

    一、心病缠身
    连日来,林志强老是坐卧不宁寝食难安,虽半夜入睡,却噩梦连连,多次被梦中的情景吓醒,久而久之,他便病倒了,于是又吃药又扎针,最后连挂三天吊瓶,却仍不能康复,而且病情日日加重,高烧不退,在昏迷中说胡话。
    这可吓坏了他的女友李美丽。尤其当他清醒时,李美丽告诉他,说他还说胡话时,他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林志强对自己的病情心知肚明,却

人鬼之恋之阴阳重逢

前几天和朋友去外地游玩,来到一座古寺,由于是星期天,庙里的香火很旺。
  我去买了香和蜡烛,几个朋友看着我傻笑,就像看傻子似的,嘴里不停地唠叨,大学生还烧香拜佛,我没解释,只是笑笑摇了摇头。只有一个朋友和我一样,我们都叫他“冬瓜”,他跟着我也买了香和蜡烛,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是他很认真。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有点忧虑,我猜想或许他身边发生了点什么事……
  后来路过一个

人鬼情未了

   我是一个货车司机,跑长途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路上,重复枯燥乏味地动作,踩油门,按喇叭,换档,看见对面有车就打转方向盘避让,看见没人的地方就使劲一阵猛冲。我从没出过事,还算比较幸运。我的哥们几乎大大小小都触过点霉头,或多或少折些钱,当然也有搭了半条命甚至一条命的。司机不是个好职业,真不是。一辈子没活出什么人生意义来,虽说钱是挣了些,可我总觉得挺对不起老婆儿子的。儿子长这么大了,见过我

人鬼情缘

    伟今生最自豪的事就是娶到萍做老婆。
    婀娜多姿的高挑身材,俊俏的鹅蛋脸上,一双勾魂摄魄的猫眼,嫩如羊脂水生柔滑的肌肤,美丽的嫩脚丫,纤细好看的玉手,瀑布一样倾泻流淌的黑黑秀发,……一切的一切,金子一般长在萍身上,让男人馋涎欲滴,叫女人嫉火中烧,——这就是萍——伟的合法老婆。
    伟感觉自己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照顾好老婆。以抚平心中那湾弯弯的忧伤。
  

人鬼殊途

    洁白的雪静静地铺满大地,狂风卷起的雪花打在麦子的身上,寒冷的感觉使她的身体轻轻地颤抖,她的双臂下意识地紧抱着自己的身体。脚下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眼睛睁得老大。在这清冷肃穆的墓碑前方,竟然看到了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她急忙追过去,可那身影一闪便消失了。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把手和脸埋在雪里。嘴里喃喃地说:“阿林是你吗?为什么你不肯出来

现代聊斋之人鬼奇缘

    (上)
    听我住在大冶城关的我三姨妈讲,她小区有一个小伙子,叫红树,她从小就喜欢读书,她母亲那时是学校一个教师,听说她母亲在怀她的时侯,她非常玩皮,经常在她母亲肚子里,翻跟斗、踢腿,拽肠子,把她母亲痛得大汗淋漓,她母亲就有时轻轻的抚摸着她肚子,悄悄的对她肚子的孩子说,“我亲爱的孩子,你这样折腾,你就不知道你妈疼痛吗?”
    她就托梦告诉她母亲说,她在里面心里闷

夜半无人鬼敲门

    浩荡苍茫的十万大山深处,永远也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未知的危险与恐怖。荒芜人烟的大山之上似乎永远的埋葬着许多人们并未知晓的故事。然而时不时所凸现的那孤零零的荒坟,更加能给人说明一种无尽的萧瑟与荒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冰冷与孤寂。那些也似乎都是从来没有人打理的荒丘,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与寂静。
    天气已经渐渐的变的寒冷起来。时下炎热的酷暑已经远离,不过却依然未到深冬时节。但是对于山里的

人鬼情

    一大早,张俊就外出找工作,可他一连应聘了几家公司,都被婉拒了。也是,在这个抢食世界里,要找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很难。
    张俊是正规院校的本科生,又是电脑方面的天才,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把择职条件拔得太高了,这些天他前去应聘的都是本市有名的大公司。张俊心里懊恼,光顾着低头走路,不留神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抬头一看是个漂亮的女孩,瓜子脸,好像在哪见过。女孩看着他,不由得脸红了。

吓人鬼故事之诡印

    1
    他牵着她的手,迎着风,头发飞舞着。楼顶的风很硬,让人站不稳。
    “怕吗?”他问。
    “有你就不怕!”她答,语气坚定。
    “好……永远在一起!”
    他紧握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疾奔向天台的边缘……
    女孩坚定地迎着风跳下去了。男孩却在那一瞬间迟疑了,松开紧握着的手,看着女孩断线风筝般砸向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