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吸血鬼

   我无法对自己的容貌寻根探究。因为,无论眉眼也好,鼻嘴也好,发肤也好,均无处象我的父母,甚至连边都沾不上。
   我长着一张相当可恶的脸。不仅别人认为,我本人也相当厌恶此付嘴脸。
   父母很早就去世了。
   他们离开人世的前夕,还朝我鄙视地看着,然后眼光中又流露出相当的惊惧。不必我多说,他们死时都未瞑目。
   2001年10月22日的深夜。

谁是吸血鬼

一    我在这家保险公司上班的第七天,公司就出事了。  这天早上,我准时到达公司,打卡机显示在我工卡上的时间是八点五十九分。放好工卡后,我来到电梯口。  电梯口人不多,因为象我这样总在最后一分钟到达公司的人毕竟不多。眼下经济不好,谁也不想冒这三两分钟之争而被扣奖金。  而我就愿意被扣奖金吗?呵呵,当然不是,只是因为我就住在公司旁边,我家的窗子甚至可以望到公司办公室里的人影,所以上班只需步行,时间

吸血鬼之吻

    地上好硬,好冷,我的头好痛,我的口好渴!
    我勉强睁开迷蒙的眼睛,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一个模糊的人影从我身边走过,她穿着一条淡黄色的百褶裙,就像画上的柳依依一样。我脑中嗡地一响,往墙上一看,那幅画还在,画上的柳依依却不见了。
    这是我的房间,那个人影走过来伏在我的床上,同一时间,一股液体滑过我干裂的嘴唇,涌入我的嘴中,温温的。我贪婪地吸吮着,然后终于彻底昏了过

老妇人斗吸血鬼

    吸血鬼化作人形来到阳间。一日走在路上,忽见一位书生迎面走来,吸血鬼心里一动,有了主意,一下坐在地上嚎陶大哭起来。
    书生见了,途忙加快脚步,来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位十六七岁的俏丽女子。他心中顿生喜爱之意,搭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为啥一个人在这儿哭呀?”
    那女子一听,哭得更伤心了。
    书生道:“你有什么为难的事就说出来吧,我会

停车场里的吸血鬼

    一.离奇的死亡事件
    这天,徐事成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着文件,秘书汪志峰给他送来一杯刚泡好的龙井茶。徐事成端起茶来呷了一小口,顺手递给汪志峰一个厚厚的信封,低着头说:“近来咱们建大公司的业务、业绩不错,接了几个大单子。我这里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这些资料你替我整理一下。具体怎么办,你应该懂的。”汪志峰接过信封,微笑道:“经理吩咐过的事情我一定办妥,一定会让您满意!”

吸血鬼与天使

吸血鬼诅咒上帝,靠吸食人血维生。                     永远不能见到阳光,一被阳光晒到就会变成尘土消逝,所以吸血鬼总是在夜晚活动,猎捕那些迷失在月亮下不幸的旅人。                     有一天,一位天使来到凡间。                     她的容貌端庄秀丽,比任何天使都还要华贵,是上帝最心爱的一个孩子。而她来人世的目的是为了传达神迹。天使治愈无数人

寻找吸血鬼

    “吱嘎……”赵硕和瀑瀑推开了乡下这座老宅的门。他们是在网上相识的,而且都喜欢探寻鬼屋。这不,瀑瀑刚告诉赵硕,说自己知道一座鬼屋,里面有吸血鬼,赵硕就迫不及待要来体验。
    “看样子,这座老屋很久没人居住了,但院子里怎么会有两只羊呢?”赵硕边张望边问。
    “你管那么多干吗呀!咱们是来体验鬼屋的,又不是来放羊的。”瀑瀑嗔怒道。
    赵硕打开了鬼魂探测

夜访吸血鬼

VAMPIRE 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时间是晚上十点四十分。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弹指如飞,在键盘上熟练地敲下一个网址,压下回车键,聊天室的界面滚动起来。VAMPIRE 感到很亲切。  VAMPIRE 是个老网虫了,大概在互联网刚刚走进国门的时候,他就开始上网了。各大网站,聊天室几乎都有他的名字。他不但把“VAMPIRE”注册掉,而且将与“VAMPIRE ”有关的名字统统强到手,比如“吸血僵尸”,

吸血鬼故事

    他在桥上站了很久。
    很久了,桥已被政府用水泥封了起来,桥头竖了块石碑,写着这座桥的始建时期。一百多年了。他有点好笑。二十年前他记忆中的这座桥还和新的差不了多少,如今却已经千疮百孔,几乎不成样子了。
    疯狂已经过去了,而在疯狂中那种特有的安详和无所事事也过去了。他看着桥的那一头。依然和以前一样,那一头有一根电线杆,上面有个大喇叭,不同的是以前电线杆是涂上柏油

吸血鬼的后裔(上)

   作者:月光花 这世界上的因果我原本是不信的,单看看那些作*犯科,仗势欺人的恶人活得消遥自在,就会觉得世上没有公理二字,否则为什么受委屈,早死的都是好人,而那些恶人则吃得肥头大耳,整日里想主意整人,害人,偏偏还自得其乐。老天爷必定得了青光眼或者老年痴呆,才会令这世界一团糟。   没完没了的加班,折磨得我精疲力竭,已经晚上10点多了,而我饥肠辘辘,拖着沉重得双腿往家得方向走。虽然是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