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丧尸

    凌晨我走在南昌县莲塘镇大街上,忽然发现周围有很多老人聚集在一起念经,我走近看看,才发现他们念的不是经,而是咒语,并且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菜刀,他们意识模糊,好似疯状。我决定去问问情况,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老人拿着菜刀朝我走来,我刚刚要开口,她就一刀砍了过了,我躲闪不急,被砍翻在地……我躺在地上,她仍不罢休,继续朝我砍来,我害怕的要命,但是站不起来,腿好像很软……幸亏那老人动作迟缓,我躲掉

公园门口哭泣的小女孩

    子夜时分,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妻子从睡梦中惊醒,拿过手机一看来电号码,原来是医院打来的。来电说是有个住院的待产孕妇,肚子突然疼的厉害,估计是需要动手术剖腹产,由于妇产科的值班医生只有一个,人手不够,因此医院就让我妻子赶紧过去。妻子是个妇产科医生,其实当这个破医生,经常是苦不堪言的。说实在的,遇到这种半夜一个电话,就要从温暖的被窝起来,然后投胎一样的迅速往单位赶的工作,也不能怪有些医生

卖绿伞的小女孩

    最近天气很热,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大地,就算你往路面上泼水都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迅速蒸发到,过路的行人们热的快要虚脱,恨不得找一家伞店买一把伞,甚至雨伞也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的一个小角落的树荫下,有一位八九岁的小女孩在路边卖伞,伞都是统一绿色,小脸苍白。
    而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大热天嘛,很多人都会热的,晒得脸上没有血色。
    这位小女孩看到我正在看着她,立刻笑

荡秋千的小女孩

    安琪师范毕业后,被分到郊区的一所中学任教。住在学校为外地老师准备的公寓楼里,这座公寓楼离学校有点距离,出了学校门要穿过一小片树林和民房才能到。
    安琪来时正值秋冬交替,秋风萧瑟天气见凉。她来了几日天始终阴沉沉的,见不到太阳。这里的夜似乎比别的地方来的要快一些,没到五点天已经黑透了,每次她独自走在回公寓的小路上,总要无端端的生出许多恐惧,比如一声猫叫,风吹树叶的声音,都会让她

不是买火柴的小女孩

卖火柴呀,谁买火柴?”冰冷洁白的长街尽头,传来这样一个声音,一个颤抖的、甜美的声音。   长街的另一头,一个黑衣男子正匆匆走着。   “倒霉呀,今天真是!有这么多活要干,偏偏又是除夕,到处都灯火辉煌!这讨厌的令人眩晕的灯光,还有这假充圣洁的白雪,这些都是多么让人讨厌啊!可我偏偏要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工作!”黑衣男子边走边想着。   “卖火柴呀,谁买火柴?”小女孩的声音还是不时的传来,美丽而苍白。没办法

纵火的小女孩

    幸福商厦经过装修,重新对外招商了。我和伊莉租了个铺位卖服装。
    那天,我们起个早去摆场子。走近我们的铺位,我蓦然发现,铺位边有一个小女孩。她坐在地板上,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个小裤衩。
    我们很惊讶。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早就在这里?我忙问道:“小朋友,你是哪家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女孩站起来,用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
    说真的,我从来没见

小女孩鬼魂

    贵州有一对小夫妻,在浙江宁波打工。夫妻两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叫兜兜,很可爱!胖嘟嘟的,扎着两个小辫子。嘴巴很甜,见人就喊叔叔阿姨!本来很幸福的一家三口,突然不幸的事降临到这个小家庭里!
    这一天小兜兜和父母逛完超市回来,对妈妈说:“妈妈,我头好痛,身上好热!”她妈妈摸了摸她的头很烫,于是夫妻两赶紧带她去医院,医院检查出来小兜兜不幸得了白血病,要换骨髓,手术费要好几十万;而且还

卖火柴的小女孩

    梦中的天国里,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痛苦。有温暖的大火炉,喷香的烤鸭,慈爱的亲人和数不尽的财富……---题记
    (一)
    这个冬天让人绝望,鹅毛大雪压塌了许多人的房屋,断水断电,以农村为主。
    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心灵,路上行人少许,拢了拢衣服往家赶。路灯照在厚雪上,带着一点太阳似的温暖黄晕,几位老人穿着单薄,嘴唇发紫,哈着口中仅有的热

小女孩 作者:夜瞳

     “ 啊!!!”  萧明大叫着醒来,满头大汗,唉,已经是第六次了。
     最近,萧明老是做恶梦,奇怪的是每次都是做同一个梦!!
     梦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老是跟着自己,拉着自己的衣服喊痛。
     今天 她又来了,萧明摇摇头,想甩掉那个梦,可是那梦是那么的清晰,就好像印在头脑里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你老是缠着我!!!”萧明

小女孩的纸团娃娃

    如果你看见一个纸团上画着一个很丑的娃娃脸,你千万别说它丑,因为…… 湘在桌子上的一个纸团上画上一各娃娃的脸蛋,确切点说那只是个有着两道弯弯的蓝色眼睛和一张也是弯弯的红嘴巴甚至连一个小小的鼻子都没有的娃娃脸,那脸蛋邪邪地对着你笑,让你不寒而栗。湘画好后把那团纸从新放回原处,那纸团娃娃正对着湘身旁的元圆坏坏地笑着。元圆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后只抛下一句“你别那么无聊好不好”就又专心听起了她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