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火柴的小女孩

    梦中的天国里,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痛苦。有温暖的大火炉,喷香的烤鸭,慈爱的亲人和数不尽的财富……---题记
    (一)
    这个冬天让人绝望,鹅毛大雪压塌了许多人的房屋,断水断电,以农村为主。
    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心灵,路上行人少许,拢了拢衣服往家赶。路灯照在厚雪上,带着一点太阳似的温暖黄晕,几位老人穿着单薄,嘴唇发紫,哈着口中仅有的热

荡秋千的小女孩

    安琪师范毕业后,被分到郊区的一所中学任教。住在学校为外地老师准备的公寓楼里,这座公寓楼离学校有点距离,出了学校门要穿过一小片树林和民房才能到。
    安琪来时正值秋冬交替,秋风萧瑟天气见凉。她来了几日天始终阴沉沉的,见不到太阳。这里的夜似乎比别的地方来的要快一些,没到五点天已经黑透了,每次她独自走在回公寓的小路上,总要无端端的生出许多恐惧,比如一声猫叫,风吹树叶的声音,都会让她

吹肥皂泡的小女孩

    在童年的时候,小伙伴们最喜欢的游戏正是吹肥皂泡。那时,每到放学后,我们用一小截麦秸杆蘸着肥皂液,使劲地吹出一个个肥皂泡来,这些薄而透明的肥皂泡,会在飘飞中折射出奇妙的虹彩,给人以梦幻般的美丽,我们欢呼着去追逐这些飘飞的肥皂泡。
    也许童年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肥皂泡才会更加让人难以忘怀,然而更让人难以忘怀的却是肥皂泡里的鬼故事。
    记得有一天上午,我放学回到家里,

不是买火柴的小女孩

卖火柴呀,谁买火柴?”冰冷洁白的长街尽头,传来这样一个声音,一个颤抖的、甜美的声音。   长街的另一头,一个黑衣男子正匆匆走着。   “倒霉呀,今天真是!有这么多活要干,偏偏又是除夕,到处都灯火辉煌!这讨厌的令人眩晕的灯光,还有这假充圣洁的白雪,这些都是多么让人讨厌啊!可我偏偏要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工作!”黑衣男子边走边想着。   “卖火柴呀,谁买火柴?”小女孩的声音还是不时的传来,美丽而苍白。没办法

公园门口哭泣的小女孩

    子夜时分,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我妻子从睡梦中惊醒,拿过手机一看来电号码,原来是医院打来的。来电说是有个住院的待产孕妇,肚子突然疼的厉害,估计是需要动手术剖腹产,由于妇产科的值班医生只有一个,人手不够,因此医院就让我妻子赶紧过去。妻子是个妇产科医生,其实当这个破医生,经常是苦不堪言的。说实在的,遇到这种半夜一个电话,就要从温暖的被窝起来,然后投胎一样的迅速往单位赶的工作,也不能怪有些医生

小女孩鬼魂

    贵州有一对小夫妻,在浙江宁波打工。夫妻两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叫兜兜,很可爱!胖嘟嘟的,扎着两个小辫子。嘴巴很甜,见人就喊叔叔阿姨!本来很幸福的一家三口,突然不幸的事降临到这个小家庭里!
    这一天小兜兜和父母逛完超市回来,对妈妈说:“妈妈,我头好痛,身上好热!”她妈妈摸了摸她的头很烫,于是夫妻两赶紧带她去医院,医院检查出来小兜兜不幸得了白血病,要换骨髓,手术费要好几十万;而且还

纵火的小女孩

    幸福商厦经过装修,重新对外招商了。我和伊莉租了个铺位卖服装。
    那天,我们起个早去摆场子。走近我们的铺位,我蓦然发现,铺位边有一个小女孩。她坐在地板上,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个小裤衩。
    我们很惊讶。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早就在这里?我忙问道:“小朋友,你是哪家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女孩站起来,用一双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
    说真的,我从来没见

血衣小女孩

    第一节:闹鬼了
    农历七月十五日鬼节,阴气浓重,鬼门大开。蓝天幼儿园又建在一片坟地之上,阴日阴地,自然是凶上加凶。月亮爬上了树梢,却笼罩着一层血色的雾气,朦胧不清,显得十分妖异。血月当空,此乃大凶之兆。
    树影婆娑,阴风阵阵,阴灵徘徊不去,蓝天幼儿园里怨气冲天,一时间竟成绝地,仿佛凶兽蛰伏,择人而噬。
    蓝天幼儿园办公室传来年轻女子的嬉笑声,

穿水手服的小女孩

    98年,我和班上另外五个同学到常州一家酒店实习。那时候我们是一个老师带6个女生,一个男生,到全国各地的酒店实习,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客人吃饭的时候跳舞。那时候的人们好像都还很纯朴,我们演出的时候,从来没有遇到过客人骚扰,演出环境也非常单纯。而我们几个更是过得自由自在。
    酒店在常州市的开发区,离市区比较远,周围也比较荒凉,但是酒店的生意很好,那时候吃饭时有演出的酒店还不太多

卖绿伞的小女孩

    最近天气很热,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大地,就算你往路面上泼水都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迅速蒸发到,过路的行人们热的快要虚脱,恨不得找一家伞店买一把伞,甚至雨伞也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的一个小角落的树荫下,有一位八九岁的小女孩在路边卖伞,伞都是统一绿色,小脸苍白。
    而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大热天嘛,很多人都会热的,晒得脸上没有血色。
    这位小女孩看到我正在看着她,立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