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

    在安徒生的童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丛林深处,有一座美丽的城堡。
    城堡的墙壁使用饼干做的,屋顶是上涂着果酱,城堡里桌椅板凳都是美味的糖果。就连通往城堡路上的铺路石都是使用的巧克力。
    可是,这个美丽的城堡却有一个可怕的主人——一个可怕的巫婆。
    传说巫婆收养了很多孩子,目的却是吃掉他们。
    终于有一天,巫婆遭到了应有的惩罚。一

诅咒短信

Jack是一家网络公司的员工,经常看到网上发的一些害人的帖子,类似“我家儿子走失了,帮忙各位好心人看到此贴以后转发给你的十个朋友亲戚,万分感谢!如果不转的,家庭不会幸福,父母会出现不测。我爱我的家人,我不得不转,对不起了!” “这种消息太狠了,抓住了人们内心的弱点,不过蛮好玩的,嘿嘿~”Jack笑道。 “我也来编”Jack拿起手机,拇指飞快的按起来:“我是一个孕妇,昨晚出去散步的时候,不小心被

红绳子的诅咒

    杨卫是个靠倒卖古董为生的商人,生意挺红火,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不错。
    这一天,杨卫的老朋友老海来到杨卫家,神色慌张地对杨卫说:“王水子死了,从他的死状看,好像是被绳子勒死的,并且他死的时候还一直喊着红绳子来了。”
    杨卫听到红绳子三个字后,吓得半天没有说话,随意敷衍了老海几句,就把他打发走了。
    等老海走后,杨卫一直心神不安,耳边不停地响着老

小王的诅咒

    粉碎机嗡嗡的轰鸣着,小王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扔着制作完钞票后所剩余的纸边。印钞厂有严厉的规定,凡是在制作完成钞票后,所剩余的纸边都要扔进粉碎机里边进行粉碎,而小王就是负责这个流程的。由于这个环节很危险,所以小王时常抱怨为什么是自己来看守这个环节,就在小王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由于小王戴着手套,拿手机很不方便,就在刚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的时候,一个没抓牢,手机掉了下去,正好掉在粉碎机的

爱的诅咒

    小婷对我的报复好像是从那天早上就开始了。
    那天早上,公司的经理告诉我小婷死了。我很吃惊,想起和这个叫小婷的女孩在一起的的点点滴滴。我的心跳突然加速,良心的拷问让我无比的紧张。我问道:“她怎么死了?”
    “自杀!因为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前几天他给别人打电话。打完电话她人就呆滞了。然后整天不吃不喝,昨天早上她趁父母不在竟然喝毒药自杀了。听说她还把自己眼睛痛

被诅咒的网吧

   我现在读的大学对门有一家不大不小的饭店,只有两个人一个老头子一个老太婆,既是老板也是伙计。
  他们的生意并不好,因为那个老头好凶,经常多收人家钱,老婆婆虽然人还不错可是如果自己老头子明明做了理亏的事她还是会帮忙上去大吵大闹的所以说他们生意并不好。生意虽然不好可是看起来他们日子过的也平平淡淡,直到那一天。
  本来他们可以把生意干下去的可是偏偏有一家网吧看上了那块地方,非

胆小鬼故事之诅咒

    张苗苗出生时,有个半仙替她算过命。
    半仙说,她天赋异禀,二十岁后,要慎言。因为她每说一句不好的话,都会成为诅咒。
    过了今天,她就二十岁了。
    一过十二点,她立马暗暗说道:“孙丽丽家被拆迁,孙丽丽家被拆迁!”
    张苗苗最恨孙丽丽,她知道她家的老房子早就被开发商瞄上了。
    没多久,孙丽丽家真的被拆迁了。

公园诅咒的梦

    当我记得好像是十岁时候,还在高雄市读幼稚园的大班,下午一时半我大哥和二哥带我去学校。
    学校是放学後的时候发生,大哥和二哥跑去和陌生男生一起玩篮球,丢下我一人。
    我觉得很无聊想出去看就乱走,我跑学校後面的厕所近上楼抬头发现旧公园,我心裹很兴奋跑跑终於到公园,暗处中没人玩只有我一人玩,玩得过时间很久,
c1();
    冷气吹来~~

来自古墓的诅咒

    一
    耀叔年近四十,高高瘦瘦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骨架严重掉色的近视眼镜,常年穿着件发黄的白衬衫,一阵风吹来,让人感觉飘飘欲倒。他是我们村希望小学的校长,也是唯一的老师。
    耀叔酷爱化学,在他那间简陋的办公室里,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瓶罐,瓶罐里面装着各种化学物品。耀叔平日无事就喜欢一个人待在这屋里,神情严肃地对着这些化学物品鼓捣上半天。他一再告诫我们,千万不可私

夹公仔的诅咒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已经连续第五个了,她每天下课经过地铁出口时,都要在这台机器上夹一次《超能陆战队》里的大白公仔,平常花再多硬币、技术和时间都夹不起一只,今天一下收获了5个,整个过程却一气呵成,没有夹起又掉下的坑爹情况,也没有公仔牢牢挤在一起夹不起来的设定,钢爪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固,把大白死死抓住,送往出口,看上去更像是公仔希望她把它们带回家。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