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鬼新娘

    关于神鬼这类的话题,谁也说不清楚。信的人是死心塌地的信,九头牛拉不回来。不信的人,也照样过日子。还有就是一些将信将疑的,就是他本身不信,但也不跟你抬杠,你说做人有点信仰好,他也乐呵呵的跟着烧香,图个心里安慰。
    话说小篱笆村有个姓张的大户人家,是村里最富的财主。虽然家有良田百顷,吃喝不愁富甲一方,可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张员外到了四十岁时还是没有一男半女。眼看着偌大的家业无人继

我是鬼新娘

    忘川河水东逝去
    桥上新娘独饮泣
    花月佳期黄粱梦
    阴阳相隔无会期
    我是鬼新娘,一只在奈何桥上徘徊的鬼新娘,我死在新婚之夜,所以我仍是新娘,别的鬼叫我鬼新娘,我也喜欢人家那麽叫,能把生命定格在最美的那一天确实是妙事,不过我并不想如此。我的眼下有颗泪痣,娘亲说我注定一生悲情,命不由我从开始注定了结局,悲情的结局。我和我的郎君

凄厉的鬼新娘

    我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了一个大型的钢铁企业工作,做的是我的本行——化学分析。
    这个企业建在一个山谷里,三面环山,有一条铁路负责运送生产所必须的原料和燃料。它的东边是高炉,西边是生活区,就以那一条铁轨为分界限,渐渐地,这里就发展成了一个小城市。我住在生活区外围的单身宿舍里,不远处就是铁路,很多人都不习惯半夜被火车的轰鸣声吵醒,可是我从小就在一个小站里长大,爸爸妈妈都是养路工人,

吸血鬼新娘

    今天,是城南田家小姐田秀珠出嫁的日子,她要嫁的是城北的苏家。田家是城南出了名的注重名声的,因此田家小姐从小就被教导要遵守三从四德。不料,迎亲队伍在半路上遇到了劫匪。田家小姐被抢去做了土匪头子的压寨夫人,众人皆以为田家小姐这次必定是贞洁不保。可是,等她被官兵救回来时,却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当时田秀珠头上的玉簪被她拔了出来刺向了自己的脖子,田小姐的哥哥见此悲痛的说道:“各位,你们看到了吗?舍妹为

鬼新娘

    去年七月八号,我溺水了,下沉的过程中我挣扎了很久,奇怪的是,我根本没有呛到水。真没想到,我在水底还可以像在陆地上一样自由的呼吸!眨眼睛的片刻功夫,一辆公交车突然就停在了我的面前,车门打开,我习惯性的掏口袋,真倒霉,好像我忘了带钱?一看司机先生,他跟我一样也只穿着一条短裤,再看车厢,不分男女老幼,我发现他们笑的脸部表情全都有点不自然!我在自己的大腿上恶狠狠地掐了一把也没有感觉到痛,也许我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