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侯的古怪事


我家乡有一种说法,一个小孩如果莫名其妙地对一个人感到恐惧,就说明这个人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小孩的惊吓程度越高,代表这个人晦气越重。我妈跟我说过一件事,但我可是完全没有印象了。

仍然还是我跟着我妈在镇上的时候,有一个女的生了病,人很消瘦。她和我妈关系非常好。有一天她来我家玩,晚上就睡在我家,因为是宿舍,只有一张床,所以她只能和我们挤在一起。不料那女的刚脱掉衣服,我立刻就大哭起来,扑到我妈怀里,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我怕……怕……”

我妈说她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我竟然吓成这样,说明那女的可能阳寿快尽了。果然,没过多久那女的就死了。

这件事我真的没有一点印象,都是我妈在我成年后才告诉我的。后来搬到城里和我爸团聚,我又经历了一些事,但是天长日久,大部分都模糊了,只有几件事至今记忆犹新,既有仅仅是客观的恐怖事实,也有难以解释的怪异现象。这可完全是我亲身感受的了,现在想起来都还是感到有点恐怖。
c1();

我爸工作的单位是医学院,这个医学院是铲掉坟地建起来的。按理说我幼时在家乡那么喜欢跑到坟地去玩,也没受到什么孤魂野鬼的骚扰,那么来到医学院后,也应该没事,但偏偏就不是。我家在医学院住了十多年,我一直觉得整个医学院都有种阴森的感觉。

小学的时候,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学院的解剖教研大楼,每次走那一段路都很害怕。解剖楼和单位幼儿园之间有大约三十米的林荫道(真不知是哪个混蛋设计的,离得这么近),而且是个很缓和的斜坡,解剖楼地势要高一些。有一天下午,我和一个同学去上学,经过解剖楼的时候,发现那条斜坡路有一半都成了红色,有些地方都已经干了,像是有人往地上倒了大量的红墨水。在坡顶解剖楼那里停了一辆敞篷大卡车,从痕迹来看,地上的红色就是从车上流下来的。我们很好奇谁会这么浪费红墨水,我同学还想爬上卡车看看后面的敞篷车厢里装了多少,但是个子小力气也小,没成功,眼看快迟到了,我们只好放弃。后来回家跟我老爸说了这事,我老爸说:“那是一车死人。今天刚刚枪毙了一批犯人,我们医学院就用卡车运来准备做解剖教学的。”我一听这话,顿时吓得几乎魂飞魄散,腿都软了。幸好当时我们没爬上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