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婆婆


我七岁那年,小镇上搬来一户人家。确切地说,是一个半身不遂的老婆婆和一个照顾她起居饮食的大婶——许妈。


没有人知道她们是从什么地方搬来。只是听说那老太婆姓冯,文革里死了男人,饥荒中又没了孩子。据说她们买的那户人家搬去了城里,所以急急地把老屋卖了,几乎是一夜易主。


我当时很羡慕那户搬走的人家,很想看看城里人吃的什么,穿的啥样。但这个愿望,还没来得及变成渴望,我的注意力就完完全全地被这个老婆婆吸引住了。


因为她每天就倚在窗户边上,旁边放着个稻草棒子,上面插满了各色各样的棒棒糖。


她和许妈就靠卖糖维持着生活。


那个时候,正是零食奇缺的年代,更何况在我们那种小镇,一个卖棒棒糖的吸引了整个镇子的孩童。加之这冯老太做的棒棒糖味道奇佳,不似那街头的糖人永远甜腻腻只有一股焦糖味儿。这棒棒糖一个颜色一个口味,有的是樱桃,有的是橘子,还有的是桂花……
c1();


三年下来,大家都不叫她本姓,反而叫她糖婆婆。


糖婆婆为人随和,有的孩子想吃糖又没有钱,只需帮她打几桶井水或是帮那许妈浇浇菜园子便能换得一个糖棒儿。


即便是这样,镇上还是有少数几个孩子没吃过她的糖棒儿,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父亲被城里一家钢铁车间招去做了工人,母亲也跟着过去找了些散活儿做。于是只剩我和年迈的奶奶在镇上生活,奶奶是个神婆,早年就靠给附近居民做做法事挣钱糊口。但是现在年纪大了也患了白内障,看什么都糊糊的,家里生活费靠父母寄钱过来也够了,她便安心在家给我做做饭照顾我生活,只是偶尔会应邀去收惊,起个乩什么的。


因为家里有个神婆奶奶,所以从小我就被灌输一些这样那样的禁忌。比如看到路上丢的钱不要去捡,捡到的是人家的霉运;比如夜里看到河边洗头的女人不要去打招呼,那是水鬼作祟;又比如若是夜里听到有脚步声跟着你,你走他也走,你停他也停,千万不要回头。要捡起脚边的石子吐上口水,自头顶向后抛去,然后脱下鞋子赤脚离开。诸如此类。


以前吓得我半死,后来进了小学受了正规教育,慢慢也就对奶奶的话半信半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