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回家


毕业一周年聚会那天的晚餐是在当地市郊一家挺有名气的风味菜馆里。饭后,这几个老同学爬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继续围坐成一圈,喝着酒水,一起聊天、唱歌,轮流讲述着毕业后这一年来各自的境遇。四男三女,嘻嘻闹闹,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校园时代。


夜深了,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里,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


“哟,都过十二点了,今天就玩到这,咱们回家吧?”原先的班长小雅提醒大家。


没想到就是这最后一句话,将引起今晚最大的恐怖。


“回家?”随着小雅声音落下,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从几米处的一棵大树背后传了过来。


小雅吓了一跳,低声问身边的小红:“刚才你有听到那棵树旁边有人说话吗?”
c1();


小红也怔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小雅指的大树:“没听到什么声音啊,树那边没人了吧,就我们这七个呀。”


“可能是我自己刚才听错了。”


大家一起下山时,小雅随意地张望了一眼,她好像看到加上她自己一共有八条人影在山道上行走,可是她分明记得一起上山的同学是七个。


小红拉扯了她一下,“快走吧。”她也就跟着大家继续赶下山的路,没有再去细细点人数。


工作后,小雅在公司附近独自租下了一个小套间。当晚到达房间里时,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她匆匆洗漱后就睡下了,暗黑中一片沉寂。


突然小雅被惊醒,她听到有人在笑,黑暗里里无缘无故地响起了女人的笑声。她又惊又怕,赶紧扭开了床头的台灯。笑声消失了,在视线内,屋里除了她自己也并没有再看到其他人。或许刚才是自己在做梦吧,她这样想着。


由于晚上喝了太多的饮料,她现在又有了尿意,便起身去厕所。


小便后,她拧开水龙头洗手,顺便看了一眼盥洗台上的镜子。


竟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面目黑沉,嘴唇发青,情状很恐怖,而她的背后则是立着一个长发披散,身穿白色衣衫的女人。


那个女人低着头,黑色的长发掩盖了她的面目。


但是就在小雅看向镜子中的她时,她却也是猛然地抬起头看向了小雅,一双青白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大红的嘴角居然是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