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鬼


皖南某县,有一局长,姓刁,生性极其好色,常利用出差之际,用公款嫖妓。


一次,刁局长出差来到S城,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天黑时,故伎重演,撇开随行人员,只身溜了出来,想寻个佳丽,得一夜之欢。


正在街头徘徊之际, 刁局长远远看见一个女子站在一棵树的阴影下,搔首弄姿,左顾右盼,做出各种妩媚之状,风情万千。凭着多次的实践经验, 刁局长立即认出此女子的身份,顿时心头鹿撞,跌着碎步迎了上去。


那女子果然大解人意,见了迎上来的刁局长,先是咯咯一笑,然后口吐莺声,说道:"哥哥呀,你需要小妹妹陪陪吗?" 局长想不到那女子的问话会如此露骨。街灯下他仔细打量,见她苗条婉丽,是个绝色美女,不觉缩颈吐舌,又惊又喜,连忙上前搂腰揽背,将嘴贴了上去:"小生正欲如此。美人,我们去何处?"


那女子笑道:"我家就在附近,请跟我来。"


刁局长色迷心窍,顾不得多想,就随着那女子而去。


那女子走得极快,穿街过巷,转弯抹角,两脚不沾地似地走着,刁局长也有如神助一样,不知那里来的脚力,一步不落地跟着。转眼间,来到了西郊的大山脚下,四周一片漆黑,竟伸手不见五指。一阵阴冷的寒风吹来,刁局长不由打了个寒噤,忽然有了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莫名其妙地恐怖起来,惊疑地问那女子:"你家在什么地方?"
c1();


"哥哥呀,你胆子怎么那么小?"黑暗中那女子吃吃地笑道,"难道你还怕我拐卖了你,或者吃了你不成?"


刁局长被这女子这么一激,胆气壮了起来,冷笑道:"我天不怕地不怕,在当地,别人都背后叫我鬼见愁,怕个屁!"那女子一听,"哦,原来如此。你看,前面不远就到我家了。"


刁局长顺着那女子手指的方向一看,见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点灯光。待走近一看,发现这里只有这么一户人家,大门半开着。 局长跟着那女子进了屋内,见里面没有别人,急忙关上大门,就要搂那女子。那女子用力推开他,道:"你猴急什么,是你的总飞不了,我得先洗个澡。"说着,闪身飘进西厢房。


不一会,刁局长就听见西厢房传来那女子洗澡的声音。刁局长一个人坐在堂前等着,可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那女子出来。他急了,偷偷打开西厢房想看个究竟,谁知道不看便罢,一看惊得魂飞魄散! 刁局长竟发现那女子抬起两手,把脑袋从颈子上拿了下来,放在梳妆台上。


刁局长这才知道自己今天遇上女鬼了,吓得魂飞天外,大声惨叫起来:"有鬼呀,救命呀——”
c2();


喊声一起,那女子不见了,灯火也灭了,周围墨黑一片。刁局长慌忙伸手从袋里掏出打火机,打着火一照,竟发现自己坐在一口棺材里。他忙不迭地拱开棺材盖,爬了出来,慌不择路地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


跑了一会儿,刁局长见前面有一串灯火,原来是个小街,街旁的灯火下,站了一排浓妆淡抹的女子。这些女子都僵直地站在那里,见刁局长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一齐围了上去,这个拉他的胳膊,那个拖住他的衣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神情异样,吃吃地笑着问:“哥哥,你碰到什么鬼了?”


“是……是个女……鬼……” 局长一边气喘吁吁了说着,一边举起两手学着那女鬼做取下脑袋的样子。


“是不是这样的?”那些女子说着,也一起似乎学他的样子,竟把各自的脑袋取了下来,捧在手里。


这时候,街上的灯也熄灭了,剩下黑咕隆咚的一片。
刁局长再也支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地上……


第二天,有个放牛的老头,在乱坟堆见到昏倒在坟堆里的刁局长,把他背回家,救醒了他。老头问他为什么躺在了乱坟堆里,刁局长支支吾吾地红着脸说出了昨晚的奇遇。


老头用鄙夷的目光看了看刁局长,说:解放前S城有一批卖淫女合伙多次谋害了外地客人的性命,事发后,都被枪决了。那乱坟堆就是她们埋尸处。


刁局长听了,惊得目瞪口呆!


刁局长从S城出差回来后,就得了一种怪病,见到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女子,就神经兮兮地大喊:”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