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车


袁周望着远去的火车,心急如焚。


春节回家对他来说是个噩梦,他丢了钱包没钱买票,趁乱混上车却被查出,在某个小站被赶了下来。


小站上的工作人员陆续下班,只剩下他一人。


千里外的家乡遥不可及。天色擦黑,他又冷又饿,忍不住痛哭起来。


铁轨震动,凄厉的汽笛声响起,一列黑色的火车停在他面前,没有乘务员下车,火车仅开着头灯,所有车厢都没有窗户,密闭的车厢阴气森森。


这似乎是列货车,车皮上有一行字,是列车行驶的区间:保城——清县。清县是袁周的老家,如果这车真去清县,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袁周见附近没有铁路工作人员,心想真是天助我也,他将背囊牢牢地缚在背上,攀上一节车皮。


他正要往上爬,车厢传来一阵震动,汽笛咆哮,列车要启动了。袁周慌慌张张踏上两节车厢的连接处,随后感到剧烈颠簸,火车渐渐加速,随后像脱缰的野马般奔驰起来。


袁周用麻木的手指推动车厢门把手,门像是焊死了,他费力地回头看看后面的车厢,所有车厢都罐头般严实,此时列车已达高速,跳下去少不得被摔成重伤。袁周突然开始害怕,他觉得自己不该扒火车。


铁路旁的树木飞一般向后退去,袁周只觉得风像刀子般刮来,如果在车厢外待着,不出半小时就会冻僵。


忽然前方出现一片灯火,空地上有几个小孩在玩耍。袁周张口呼喊,希望能引起他们的注意。火车的汽笛震耳欲聋,把袁周的喊声淹没了。下一秒,列车就把那片空地远远抛在了后面。


沿途几次发现路边的行人,袁周想引起他们注意,都失败了。


列车已经驶离人烟,袁周只觉得耳边充满风的咆哮,几乎要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身体在渐渐麻木,知觉也离他而去。他默念着:再见了,妈妈。


正在这时,他朦朦胧胧地看到,前面车厢的门开了,一个黑影从里面探了出来,四处张望了一下,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这是鬼吧?袁周想,自己要死了,鬼差来带走自己的魂魄了。


黑影忽然一震,似乎看到了什么,又缩回车厢里。不过门忘了关。


袁周望着虚掩的车厢门,咬了咬牙,爬了过去,那扇门给了他求生的希望,他踉踉跄跄钻进车厢,关上车门,寒风被挡在了外面。


车厢内并不暖,但比外面好太多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袁周此时已经精疲力竭,他倒在地板上,昏昏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过来。很暗,袁周看不清周围,恍恍惚惚觉得有很多人在身边,他们都静静地立着,没人动,更没人说话。


袁周的手脚已经冻得麻木,他慢吞吞地向前爬。手碰到一双皮鞋,鞋子里的脚冷冰冰的。他吃了一惊,随后又碰到一双脚,这次是高跟鞋,依然是冷冰冰的。


莫非这里的都是死人?袁周的心怦怦狂跳起来。这莫非是一列专门运送尸体的车?可即使是运尸体,也应该装在棺材里,这车厢里的人却个个都站着,莫非……莫非这些人是僵尸?
c1();


一想到自己趴在一个满是僵尸的车厢里,袁周肝胆俱裂。


他想逃走,但黑暗之中已经辨认不清来时的方向,他发疯一般乱冲乱撞,时不时碰到一双冰凉的脚或是僵直的双腿。那些人衣服上的带子、流苏不时纠缠住袁周,似乎要留住他。


袁周在车厢里不住尖叫。他的头重重地撞上一扇门,门竟然开了一条缝,门里有光。袁周喜极而泣,拉开门冲了出去,关门之前他回首望了一眼,只见刚才的车厢里满是苍白的面孔,每一张脸上都没有表情。


他飞快地把门闩上好,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才打量起自己所在的地方。这是列车员的休息室,墙上挂着发黄的地图,车顶挂着昏黄的灯泡,时明时暗。


袁周惊魂未定,他现在要搞清楚两件事:第一,这列车到底是做什么用的;第二,上节车厢里的死人是怎么回事。


旁边有一道布帘,帘后有人影晃动。(鬼大爷: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袁周猛地拉开帘子,只见一个列车员打扮的人坐在椅子上,目视前方。这人手边摆着一只茶杯,袅袅热气从杯里冒出来。


袁周松了一口气:“总算有个活人了!老兄,我问你……”他把手向那列车员肩膀上一搭,列车员忽然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袁周傻了眼,只见列车员面色青紫,表情狰狞,手指扭曲,两只眼珠似乎要瞪出来一般。


袁周伸手在列车员鼻前试了试……和他猜的一样,列车员死了。


这是一列由死人担任乘务员,运送死人的火车。


“呜……”列车的汽笛鸣起。


袁周瘫软在地上,死去的列车员瞪着他,似乎有话要向他诉说。


房间对面的门忽然打开,一个黑影探进来,看到袁周,马上又缩了回去,门关上了。


“别跑!”袁周想,如果要破解这列车的秘密,只有追上那个黑影。


他冲过去拉门把手,却拉不开,对方在门的另一边紧紧拽着。袁周意识到,对方怕自己。
c2();


门外传来低声的咆哮,把手上的力量忽然一轻,袁周用力一拧,门开了,外面是漆黑的夜,风从门外灌了进来,前面是车头了。


袁周冲到车头处,想把门拽开,但门从里面闩上了。刺骨的寒风冰墙般压来,让他打消了冲进去的念头。只要到站,车一定会停下来,到时候他再来看。


想到这里,他退回列车员休息室。


头顶的灯依然时亮时灭,地上的死尸瞪着袁周。袁周心下慌张,扭过脸不去看他,只觉得度日如年。早知如此,何必要回家,在工地上过年也罢,至少安全!


“咚咚!”有人敲门。袁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狂跳起来。


敲门声响个不停,对方见门敲不开,索性撞起门来,一下下的撞击声传来,门随之摇晃。袁周捂住耳朵蹲在角落里,如果门开了,他就只能等死了。


好在这扇门足够结实,对方撞了很久都没撞开,似乎离开了,车厢里恢复了平静。


又不知过了多久,袁周感觉到车子在减速。


一声悠长的汽笛响起,列车停了下来。


袁周拉开门冲了出去,此时已是凌晨,外面更冷了,在月色下,依稀可以看到地面上起起伏伏有无数个小包。两旁都是坟地。汽笛声惊动了梦中的寒鸦,它们惊叫起来,表示抗议。


袁周来到车头的车厢门旁,他刚把手伸向门把手,门忽然开了,两个黑影跳了出来,其中一个吼道:“别跑!”


袁周好不容易聚起来的那点勇气立刻被冲散了。他连滚带爬地逃回休息室,在黑影追进来之前,把门牢牢闩死。门外依稀传来咆哮、诅咒、抓挠声,继而又响起了厮打声,随后一片寂静。


袁周觉得那两个黑影仍未走远,他们或许就在车顶上,又或许在寻找破壁而入的方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所有缝隙堵死……


车厢内的空气变得越来越恶劣。没吃没喝,袁周只觉得越来越虚弱,但他不敢睡,怕一旦睡去就再也不会醒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巨响,某种厚重的东西落在了列车的车皮上,袁周吓得缩成一团,外面来的肯定是个大家伙。


接着,剧烈的金属摩擦声响起,门开了,门外站着一个怪物,这怪物身上银光闪闪,头上戴着奇怪的帽子。


袁周不知哪来的力气,他怪叫一声,把那怪物扑倒在地。


那怪物发出一声尖叫:“疯子!这人是疯子!”


袁周愣了,那怪物的帽子掉了下来,露出一张因疼痛而扭曲的人类面孔。


随后,无数只手伸了过来,把袁周抓住摁在地上,他想说什么,一只针头扎进他的身体,给他注射了某种液体。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终于睡去了。


距离此地很远的某公安局,一名警察正在向长官做报告。


“我找到了那名逃犯的行踪,他上了一辆运送蜡像的火车,勒死了乘务员,威胁列车长改变方向。我几次想抓住他,但那家伙身手灵活,总是被他逃掉。最后我在车头堵住了他,他想逃到第二节车厢,但那车厢里似乎有人,把他关在了门外。”


“第二节车厢的人是他的同党吗?”


“不是他的同党,也不是我们的人。抓住逃犯后,我想请那人出来,但门打不开,我想应该是门坏了,于是叫了救援小组,他们现在应该把车厢打开了。”


“哦,这人协助抓捕逃犯,应授予他见义勇为的英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