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变


今天是新年里的第一天,快乐随阳光渗进每个人的心里。


有暖如春的的风拂过,扬起孩子们手中放飞的风筝。斑澜的色彩在蓝色的天空中飘来飘去,远离都市的喧嚣,如放飞一颗比白云还轻盈的心。


忙里偷闲,我来胡编乱造一番,好打发一个人的时光。









 


村里的大牛坐在草地上,看着不远处跑来跑去的孩子们嘿嘿的傻笑。


天还是那块天,地还是那块地。


爷爷问:“大牛,你爹去城里多久啦?”


大牛答:“快一年了。”


爷爷又问:“大牛,你爹怎么从不给家里寄封信哪?”


大牛答:“爷爷,前些日子我爹不是托前村的万玉捎来口信说挺好的么。”
c1();


爷爷接着说:“他不是在城里和哪个狐狸精勾搭上了吧?”


大牛答:“不会,我爹他他不会跟别的女人的……”


爷爷巍颤颤的手从布袋里摸出点烟丝,低下头眯缝着眼慢吞吞地卷上,火光照亮爷爷松树皮一样的脸,良久才从嘴里吐出一股淡青的烟雾。


“我儿,你在城里干什么活呢?”


大牛觉得烟呛得他直想流眼泪。

“爷爷,我不是你儿,我是大牛……”


爷爷又说:“我儿,你媳妇翠花多好啊……”


大牛说:“那是我娘……”









 


大牛来到城里的时候,已经快华灯初上了。大牛不熟悉城里,就象一只没头的苍蝇。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小馆子,早已饿得肚子咕咕直叫唤。


大牛走进来坐下,张口要了一碗面条。


老板也是乡下人,口音总跟城里人融不到一块。


“孩子他娘咧!快给这位小兄弟上一碗红烧牛肉面咧!~~孩子他娘的声音从里屋飘出来:”红烧牛肉面一碗!马上来咧!~~“


这夫妻店让大牛等了许久,那碗牛肉面才总算来咧。


大牛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面条,还白喝了人家两碗面汤,用袖子擦了擦嘴,末了打了一个饱嗝,最后用手拍了拍肚子,琢磨着:娘的!有九成饱了!这才结帐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