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夜路遇到鬼

    董老九站起身离开餐桌,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电子钟,刚好十二点。见朋友夫妇俩没有挽留住下的意思,就先行告辞。朋友从房间里拿来一个微小手电,硬塞到老九手中。老九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带了手电,还买了三粒电珠。”“不,我这手电,非一般手电,是一位道士送的,上面画了金涂了银,还画有八卦图,有赶鬼驱魔避邪等功效。鬼绝不敢上你身的,我是借给你今晚回去路上用的。”
    老九走出门,天色漆黑,

自行车后的亡孙

   杨大爷是一位老工人,辛苦工作了半辈子,中年丧妻,本打算退休后过个安逸日子,下下棋,逛逛公园,但是刚退休那年家里喜添孙子,这自然让他乐不可支,也不得不放弃了种种享乐的计划。杨家世代单传,杨大爷只有一个儿子,如今又得了孙子,这看孙子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到了他头上——儿子媳妇工作都那么忙,他一个闲老头子不看谁看呢?
   杨大爷把孙子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转眼就上了小学。小家伙学名叫杨鹏

魔女阿耔

    编者按:一念成佛,一念入魔,阿耔因为一念之差,误入歧途,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在受过各种酷刑之后,她终于明白,自己身上背负的太多的罪孽。小说富有寓意,语言流畅自然。
    1
    葫芦山里有两个洞,两个洞相隔只一壁。一洞产仙佛,一洞产邪魔。佛祖常到洞里来讲经,佛说:魔如佛如,本来一如。佛魔只在一念之间。
    葫芦山里的邪魔阿耔,她不相信佛祖的话。阿耔

幽灵航班

    一、被诅咒的航班
    警长鲍尔似乎天生就拥有洞察他人情绪的技能。即便对方是优秀的演员,他也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最真实的情感。所以当电影《泰坦尼克号》中杰克在冰冷的海水里深情告白时,鲍尔根本无法和其他观众一样感动落泪。因为杰克演员流露出的厌恶和忍耐,阻止了鲍尔融入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此刻鲍尔正坐在从苏易斯市飞往陆丁科城的航班上,闭目养神。可一连串饱含紧张和慌乱

提香

王生总觉得自己的命不好,是生在黄连中的胆汁,苦上加苦,想 到他年近三十还是个秀才,他的腮帮子就停不住的发酸,胃里象打翻 了醋坛子,眼睛向树木发芽样一点一点往外冒绿,再想到他还是茕茕 孑立形单影只的时候,他的鼻子就只管往外喷白烟,“那些目光短浅 的女子,我又何尝看过她们半眼。”顿时空气中如同揭开了发了三年 老酵的腌菜,酸气熏人欲倒。 王生可真是穷得要命(对不住了看官:),那个时候的秀才多半 穷得喘气

死刑犯

    我迷迷糊糊地从草垫子上坐起来,四周又黑又静谧,不晓得现在是什么时辰。
    我拖着越来越细的双腿,吃力地往前爬。衣服湿漉漉地粘在身上,带着一股霉味。我怕冷,一直没有脱下来。
    我抓紧铁栏杆,歇斯底里地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昏暗的灯光也跟着摇晃起来。
c1();
    不多时,从对面牢房的深处探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

一个女鬼

我是一个女鬼,唯一的爱好就是吓唬人。 昨天晚上,六楼的李大叔估计在外边和朋友喝了酒,十二点多才哼着小曲回来。我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的在四楼站着,当李大叔在三楼和四楼之间的过道抬头看到我时,先是3秒钟的沉寂,接着李大叔杀猪般的哀嚎起来,只见他腿一软,顺着楼梯咕咕咚咚的滚下去了,刚才他站的位置那里有一些不明液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骚味。 我伸头一看,李大叔已经不省人事,才把刚才硬憋着的的笑意都发泄了出来

向往

    我有一套豪宅,独栋的,就在山上。清明那天,我的家人给我买了各种名贵的车子、烟酒、水果,还送来一沓沓的钞票。
    我时常感到孤独,我一点也不快乐。这些送给我的房子和车子,经常有路过的外地人抢走,没有办法,他们通常都是结伴的,好几口人。我经常安慰自己,他们没有霸占你的房子,已经很善良了。我曾经问过他们,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都可以在一起,有一个小孩子说:因为我们一大家子都坐在飞机上旅

戒指为证

    一、喜中生祸
    一向温柔可人的女友袁莉这些天老是没原因地发脾气,这让唐继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以为袁莉在考验自己,所以逢事尽可能地往袁莉心里做。他实在太爱袁莉了,不想在关键时期掉链子。
    明天是回袁莉老家见未来岳父岳母的日子,晚上,袁莉约他去商量明天回家的事。为了增加点温馨气氛,唐继刚特意约袁莉在爱吧饭店见面,他提前预定了座位,还让服务员摆好了玫瑰花。他又

鬼泪

一阵风爱上我,那天晚上,一个梦捎这个消息给我,此后,身边多了一阵风,他很乖,也很听话,我意把手伸入他的体内,我发现,原来气旋的中心最平静,最安全。 他总是跟着我,喜欢调皮的卷动我的头发,但只有我知道,这风却永不能吹入我的心,因为我爱上了一座坟。 八岁那年,回奶奶家,乡下的坟场,我和父母一起去拜祭奶奶,回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迷了路。我走了一圈,回到原来的地方,听大人说好像叫鬼打墙,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