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换

    “我已经到公司了,你在半小时内把东西带过来。”我掐断电话,进了电梯。
    我按下第10层的按钮,电梯开始嗖嗖地往上升。到第10层的时候电梯却没有停下,而是直接升上了顶层第18楼。我心里一惊,头皮开始有些发麻,迅速关门后再次按下第10层的按钮。
    最近有传言,晚上电梯总会莫名其妙地停在第18层。这个传言甚至还与上个月公司财务人员刘君在天台跳楼自杀的事件结合在一起

鬼孩

     每一年到大年初二的时候,小猫都要早早起来,准备好上山给自己祖宗拜年的供品之后,吃完妈妈准备好的包子,全家一起拿上香烛上山,一般情况下,近支的亲人都会在一起,比如是一个爷爷传下来的后代,如我爸爸和大伯(同爸爸同父异母的),带上我们兄妹三人,外加大伯的两个孩子(堂弟小我10岁,堂妹小我10岁,他们俩姐弟也是同父异母),再加上妈妈和两位大妈,大大小小正好10个人,先去村子后面的最老的两位祖公坟

死者复活

    编者按:死者复活,这个题目有点恐怖。读完全文,基本上没有太恐怖的画面。但是,部分画面处理的十分细腻精致。
    我曾亲眼目睹过死人复活这样蹊跷而鬼气森森的事件,我想强调的是这个人的死亡并非处于医学意义上的假死状态,而确确实实是没有了生命,是一具真正的尸体。这是十年前发生的事了,岁月如梭这麽多年来这件怪异的事情一直清晰的镌刻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每一个哪怕是极其微小的细节都不曾有

你有娃娃吗

    你有那么一只娃娃吗?她有很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嘴角总是呈现笑意。你会给她做很多衣服;你会用大头针直接把衣服扎在她身上;你会给它的头上插很多小钉子来做漂亮的发型;你会经常拆卸她们的四肢;你会...
    老式筒子楼的楼道总是异常的阴暗潮湿,楼道的灯时有时无。尽管是白天,也点着灯,但还是很昏暗,勉强照亮。
    家中的两间屋子,也只有一间可以进得来阳光。她的那间

无头司机

  鬼,在国外被称为幽灵,外国科学研究表明,幽灵是客观存在的。据说,科学家在对一个即将去世的病人进行红外观察时,发现在病人停止呼吸的一瞬间,一个白色的影子从他的身体上飘离出来,影子在尸体周围逗留一阵后,便从窗口飘了出去,消失在纷纷繁繁的世界中。   下面讲述的这个故事,与鬼有关,随便你信不信。   那年九月,朋友阿雄到外地出差。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后,他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下车,走出火车站

扮死人

    她从小就喜欢扮死人,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像是少吃了一颗奶糖啦,妈妈不给她买洋娃娃啦,她就会屏住呼吸,直挺挺地倒到地上去,装作自己已经死了,直到奶糖到嘴,娃娃到手,她才会活过来,享受胜利的成果。
    她对扮死人这件事很用心,仔细地揣摩诀窍,昼夜不停地勤奋练习,扮的越来越像了。
    当老师批评她不交作业,当男友指责她过于花心,当上司责骂她业绩太差,她都会捂着心口,

用冥币买东西的女鬼

    我今年都30了还没去媳妇,不过没媳妇有没媳妇的好处,那就是比较自由,我用了我所有的积蓄开了一家小商店,我的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们那个镇上我这种便利店可以说是不多的。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每天有不同是美女来我家买东西,赚钱是其次,大饱眼福才是最重要的。
    我正在幻想着呢,生意这就上门了。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皮肤很白的女子,身材也挺好,大约也就25岁这个样子,标志的五官,修长的

夜里, 她是什么?

欢迎光临oicqsj.myrice.com 家住二楼,窗下是一片废墟。  废墟上立着一间小小破破的屋子。  屋子的顶上照样满是被人丢弃的废物。烂木头,破塑料袋,破塑料袋,烂木头……于是每次推开窗,心里总要蒙上一层灰灰的色彩,感觉懒懒的。轻轻地叹一口气,飘出一句话:“这些垃圾啊——”话的分量不重,一下就被夹杂着木屑的空气带了去,晃悠悠地消失在远处。  这样与废物们远距离地相处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到底

我的双眼见到鬼

    引子:唐代有一医者,著有《本草拾遗》一书,书中有一‘见鬼’的蔡方。说的是人如果生吞乌鸦、夜莺之类的禽鸟,或者喝它们的生血吞它们的生蛋,再有就是把这两种鸟类的生血和在一起,抹在人的两眼上,这个人就无论在白天还是晚上都能见到鬼。但如果这样做了,就会终生见到鬼。
    当然,很少有人敢去尝试。因为天天见到鬼,早晚会被吓死,就是不被吓死,精神肯定也会出问题。
    本文的主

不要在死人的灵前乱说话

    皮五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爱说大话,但凡谁有什么事儿,也爱凑上前,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得到,都会在人前夸下海口,当然他承诺过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办不到的,后来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只不过就是爱过嘴瘾罢了,对他说的话也就这耳朵进那耳朵出,反正只不过是说到做不到,又无伤大雅的。
    虽然皮五这个毛病让大家觉得他是个没什么谱的人,但也有吃得开的时候,就比如说他的工作,因为在工作上很善于左右逢迎的,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