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眼

    天色越来越暗淡,道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夜市上的小贩也差不多都收拾好了地摊回家去了。
    苏伟看看了时间也收拾起他的地摊来。苏伟是一个卖墨镜,头巾等小商品的小贩,每天在天还没黑的时候,他就在夜市上摆起了自己的地摊儿,而且,往往别的摊贩都已经收摊了,他才打烊回家,时间都是在午夜一点左右了。
    就在苏伟收拾完最后一件商品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慢慢走了过来。
 

大厦有鬼

    马琳是一家外贸公司的白领,这天晚上临时要加班,等处理完业务,发现全公司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马琳匆匆关了电脑,收拾好东西,又迅速地关好公司门,听说前几天大厦里头有个女孩自杀死了,整栋大厦这几天都在疯传到了晚上这个女孩的鬼魂就会出现四处游荡。马琳是留过洋的硕士,虽然不信这个,但大家都讲得有板有眼的,自己一个女孩子,这么晚还留在大厦里,毕竟心里也是怕怕的。
    大

好吃鬼

    牛德槐是猪肉铺的老板,他做生意实诚,从来不缺斤少两,更不会往肉里注水。所以镇上就数他的肉卖的快,一上午猪肉就全部卖光。下午收了铺子他就回家,吃了饭喜欢和几个朋友在一起打打牌,吹吹牛,日子过得十分自在快活。
    老婆苗凤勤快,性格温和,喜笑。最让牛德槐满意的是,他老婆精于厨艺,随随便便就能给他做出一盘盘香喷喷的美食。每天早晨,牛德槐三点半就要骑车赶往宰猪场去运猪,那么早,就算老

一只风筝

    1
    老许今年六十了,在镇子上的化肥厂看大门。工作清闲,收入微薄。他每天早晨起来都要步行来到工厂,中途要穿过一条临海公路。公路就在他家附近,站在公路旁放眼望去,可以看见浅蓝色的大海和金灿灿的沙滩。
    老许祖居渔村,他老婆是外地人,求学时和老许相识,便死心塌地地跟着老许定居在此。
    老许三十五时,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一年,老

古墓魔咒

    5月的一天,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古文字教授西蒙·普雷斯科特接到好友迈斯博士的电话,迈斯是一名考古学家,在考古方面有过骄人的成就。电话里,迈斯的声音有些激动,他说:“西蒙,你立刻上网,我传些东西给你。”迈斯传过来几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些陶器碎片。迈斯含糊地说:“如果你能尽快帮我破解陶器上的文字,我将非常感谢。”
    西蒙全身心地研究起这几张照片来。两周过去了,西蒙终于有了突破,

孟婆婆的孟婆汤

    “她穿豆青色旗袍,盘髻,翡翠簪。不施脂粉,却是桃花面。爱笑,不露齿,别人唤她一声苏老板,她回头,只盈盈着望你。我爱极了她的眼睛,却常常不大敢看,因着对视的那一刹那,像是心事全被她知晓了,总怕我的喜欢将她惊扰。但又希冀她的目光把我洗礼,那样我整个人都会变得干净,如此才配得上与她对面落座。我从前从未奢望过这种荣耀,是的,我觉得这是种荣耀,可终于有一天,她的目光只属于了我,那种感觉,呵呵……像是

同学的爸爸

    这个故事我是想了好久才准备写出来的,因为这人是妈妈的表叔,因为是一个村的。按爸爸这边论的话我就要喊大爷。这个人有两个闺女还有一个男孩。男孩自然是珍重的不得了的,不过可惜这个大爷或者表爷爷实在不是个好人。     小的时候经常会让我保护他儿子,说什么有人欺负他我就保护他之类的等等。说不上好还是坏,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出现,我觉得他又可怜又可恨!     去年小年的时候他匆匆的跑到我们家,非

见鬼十忌

    1.天不下雨又没太阳,看见有人还撑着伞,特别是黑色的伞,你就要小心了。因为这种人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鬼,而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2.做梦梦到有人跟你说话,不要随便答话,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会带来灾难,特别是要求你跟他走之类的话更是要小心。
    3.兴土木时,要是挖出骨瓮、骨灰盒之类的东西,一定不能随便丢弃,因为你已经惊动了他们,要是不烧香请一下还要随意丢弃的话,

山村血案

    突发惨案
    河塘村是一个位于大山深处的小村落,只有几十户人家,村人民风淳朴,路不拾遗。这几年,随着外出打工的人逐渐增多,留在村里的大多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儿童。
    山里的春天来得格外早,这年,正是春耕时节,村子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天中午,突然从王良家中传来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其声凄厉,令人听了毛骨悚然。这样的惨叫声也打破了小村像往常一样的宁静。首先意识到王

卖绿伞的小女孩

    最近天气很热,火辣辣的太阳照射着大地,就算你往路面上泼水都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迅速蒸发到,过路的行人们热的快要虚脱,恨不得找一家伞店买一把伞,甚至雨伞也行。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的一个小角落的树荫下,有一位八九岁的小女孩在路边卖伞,伞都是统一绿色,小脸苍白。
    而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大热天嘛,很多人都会热的,晒得脸上没有血色。
    这位小女孩看到我正在看着她,立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