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一朵红 作者:枕头人

    (一)
    何时是尽头呢?裴咏抬头远望了一下,灰蒙蒙的天空下什么也没有。在这空旷的大地上,裴咏不知道走了多远,他多想找到一个石椅,坐在上面歇一会儿啊。     应该快要下雨了吧,裴咏很害怕自己会淋成落汤鸡,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裴咏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将何去何从,他感觉这个广大的空间又像是一个窄小的空间,压得自己喘不过起来。脸上已是涔涔汗水,那绿色的T恤已黏在后背上。他的手紧握

触不到的恋人

    罗琳已经记不起来,这是第几次和王汉冷战了!
    还记得两人初识那会儿,巴不得朝朝暮暮都腻在一起。可没多久,罗琳就发现问题了。王汉是个得过且过的人,没什么进取心。而罗琳偏偏是个好强的人,这么一来,两人每次说到对未来的规划,总难免发生争吵。
    每次争吵,都要冷战一段时间。罗琳也想过分开,但又舍不得放弃王汉。于是,就这样吵吵和和地过了几年的时间。
   

讲鬼故事

    据说,第二中学的学生在上课时,除了老师的讲话声以外,安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听得见。
    可是孙苗苗转到第二中学的第一天就不这么认为了,因为坐在她前面的朱宇同学上课时用书挡着脸,偷偷地和他的同桌讲着故事。由于声音过大,孙苗苗将故事一字不漏地听完了。
    起先,孙苗苗听故事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肩膀一颤一颤的。
    可是渐渐的孙苗苗就不笑了,因为朱宇每天讲

神异的驴鞍

    有一段时间,五十多岁的王老汉郁郁寡欢,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不开心的原因就是:相伴他多年的那条老驴要被宰杀了。
    宰杀老驴是儿子的主意,他现在在县城机关里当科长,有身份、有派头,本来是要接王老汉去县城里享福的,可王老汉受不了城里长大的儿媳妇那高高在上的眼神,硬是要待在农村老家里,继续卖瓜图个快活自在。
    儿子为表歉意,就给老爹买了台电动三轮摩托车,让它来代替那条

坏事干不得

    赵甲的老婆死了。儿子乐乐笑嘻嘻地问:“爸爸,你说有鬼吗?”赵甲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呵斥道:“滚一边去!”乐乐十三岁,但智商仅相当于四五岁的孩子。
    赵甲的老婆这两年精神一直不好,虽然赵甲带着她四处求医,可老婆的病情急剧恶化,大呼小叫着有鬼啊,以致失足坠楼身亡。
    凭着数千万的身家,约会几个女孩后,赵甲和公司企划部的朱丽确定恋爱关系,并很快举行了婚礼。

冥婚(夺命隐形车)

    三对恋人,从初中相识,高中相恋,到大学相爱,风风雨雨十几年,永远是校园中最美丽的神话。女孩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闺蜜,男孩儿亦成了生死兄弟。他们相约毕业之后一定要一起举行一次盛大的婚礼,受万人瞩目。也许一切都太顺利了,连老天都嫉妒他们的幸福,所以要剥夺他们童话般的爱情故事,破坏他们坚不可摧的友谊。
    六人的婚期定在三个月后的初七,那天正好是七夕情人节,是婚娶婚嫁最好的日子,大家

夜钓遇女鬼

    第一次夜里来这儿钓鱼,而且还是一个人,主要还是对于钓鱼来说,阿文还是个初学者。
    同事之间总是会在周末钓到很多大鱼然后发朋友圈里分享什么的,阿文却总是一整天才钓到一条小的可怜的草鱼。而最近听朋友说在桥下,江边的最深处树林后的沼泽附近,会钓到更大更肥美的鲤鱼。
    于是阿文再决定在周五晚上下班后,带着渔具来这里钓鱼,没想到等阿文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异度空间来的快递

    女友程雪过世之后,乔晓峰悲痛得不能自已。这天,他正魂不守舍地走在街上,突然,有个人把一张传单塞进他手里转身走了。乔晓峰本想丢掉,低头一看被“阴间快递”几个字吸引住了。传单上说,这家快递公司可以替阳间的人快递死者的讯息,甚至通过快递,使阴阳两隔的人正常交流。
    乔晓峰以前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但是悲痛之中的人总是有些迷信和恍惚,他居然心动了。照着传单上的电话打过去询问,对

侦探推理:消失的作案现场

    文雯租住在一户人家中,房子极大。房东夫妇二人,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男的经常加班,女的没工作。
    这晚,文雯回来得比较晚,看到房子里还透出灯光。
    文雯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一声怒喝:“你说!今天就把一切说清楚!”文雯从门缝里一瞧,是男女房东在吵架。
    男人瞟了女人一眼,说:“说什么?男人哪有不逢场作戏的?”
    “你在外面逢场作戏

一念天堂

    今夜分外漆黑,在满天的乌云中,藏着星星和月亮,在风吹过的草丛里,藏着一个艾强。
    艾强是第一次做鬼,在今晚之前,他一直是个人。他乐悠悠地独自在没有月光的街道上散步,因为没有月光,也就没有阴影,粗心的艾强没看见前面那么高的一个陡坡,一脚踏空,只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喊,就变成了鬼。
    变成鬼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艾强也没有亲人和朋友,没有谁会为他流眼泪。他生平第一次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