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怪谈之娃娃

    小雨是个安静的女生,她平时没有别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收集娃娃。
    年复一年,她的家里已经堆满了娃娃,这些娃娃千姿百态,五颜六色的,崭新清亮,非常具有收藏价值。
    一天上午,小雨在网上查找娃娃的时候,看到一款十分美丽的芭比,这个芭比金发碧眼,穿着粉红色的外衣,模样可爱又甜美,一看就是小女生喜欢的类型。小雨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也有一颗童心,很想将它收藏。

迁移的校址

    从我家往山里面走,会经过两个学校,第一个学校是红旗乡中心校,我小学就是在那里上的.在往里面大约走路半个多小时,就是红旗乡第四村小学,这个学校我也去过,不大,一栋环形的二层教室环绕着操场.其实,听人说,这个学校当初的选址并不是在这里的,而是在离这里的不远处山上的一个山坳里.
    当时,据说那边的教室根基都已经打好了,只差盖房了.让人运来了许多盖房的材料,每天晚上派一个老师睡在

神异的驴鞍

    有一段时间,五十多岁的王老汉郁郁寡欢,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不开心的原因就是:相伴他多年的那条老驴要被宰杀了。
    宰杀老驴是儿子的主意,他现在在县城机关里当科长,有身份、有派头,本来是要接王老汉去县城里享福的,可王老汉受不了城里长大的儿媳妇那高高在上的眼神,硬是要待在农村老家里,继续卖瓜图个快活自在。
    儿子为表歉意,就给老爹买了台电动三轮摩托车,让它来代替那条

只租半张床

吴噬又失恋了,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内心一次次的受挫,早已由敏感伤怀过渡到了麻木不仁。和师冰分手后,他迎风潇洒的甩了甩头发,“切,有什么了不起,分手就分手呗,难道离开你我就活不了吗?没有你地球照样转,你不是我的太阳,从今后,我也再不用围着你转了,自由的感觉真好。”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吴噬一边哼着歌,一边把吹到眼睛前的头发甩开,“连该死的风也和我作对,哼,不要弄乱我的发型。

鬼楼

  1 
  画家张三强在小镇上颇有名气,每年都在镇里举办个人画展。人一出名就了不得啊,平时一些亲朋好友作客求画踏破门槛,闹的张三强大部分时间都在会客和帮人作画换人情。眼看今年的画展如期而至,眼下算上去年的几幅不错的老作品还可以再在这次展览上重新登台,新作少的可怜 ,要取消展览不但于心不甘而且镇文化局的领导发话了:那哪行啊,咱们镇上就靠着你的展览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呢。 
 

摘不掉的面具

    李方文是一个面具爱好收藏者,在他的家里收藏着各种形状的面具,有上百个之多。
    这天李方文下班了走在路上,看见路边有一个老头在卖各种面具,这个老头的皮肤及其苍老。他一眼看中了一个面具,这个面具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想找的面具,整个面具像全是用真的人脸做成的,他走了过去,问了下卖面具的人这个面具多少钱。这个人看了他一眼说:看你是有缘人,面具白送你,李方文一听还有这么好的事,不

模特

    感谢鬼友田青的投稿!本篇文章属于作者原创,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你喜欢这些模特么?宝贝"大卫猥琐的笑着。“当然喜欢了,她们很完美。”朱莉噘着嘴、“其实宝贝你比她们还美呢,她们都是假的。”大卫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探向朱莉,在朱莉耳边吹这气"你想成为模特吗?""当然,这是每个女孩子的愿望“朱莉娇嗔着。大卫开始绑住了朱莉,拿着刀子逼进朱莉,朱莉突然意识到,这个男人

女同学撞鬼

  我有个女同学比我大一岁,出生后算命命里缺水,
  她外婆就让她拜了一个泉眼作干爹.
  她从小就经常碰见乱七八糟的东西.
  今天说说前两年发生在上海的事。
  倒过来先说发生在上海的事是因为起初我对那种农村的大仙没有什么信任度,
  在那件事以后就不得不信了。
  那会刚好是5-1前后,她和朋友几个人开了两辆车去苏杭一带玩,

半夜佳鬼有约

    这个故事是宿舍老六亲身经历的。
    人的胆子,真是没法说。
    好比说吧,我自认胆子还可以。但是来个不认得的QQ号,说晚上约我去看星星,我就得合计合计:你是谁啊?但是老六就敢打扮打扮欣然前往。
    那天就是这个情况,老六以为,一定是个他认识的女孩和他开玩笑,要不怎么会知道他的QQ号呢?晚上11点,老六到了约会的地方。
    到了地头,老

阴间男朋友

  下课已经快四个小时了,我仍然呆呆的坐在电脑室里。 
   
  我用颤抖的手点起了第十九根烟,大口大口的吸着,又喝了两口红酒,“呸,真他妈的难喝,”,我差点吐出来,但我现在只想麻醉自己,劣酒可能更好。 
   
  我到底该怎么办?    “找男保姆么?这个怎么样?才从中专毕业,想打工赚点钱。”中介人口沫横飞的向我推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