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的路

    从我们桂林到资源,原来有一条老路(现在修好了新路,在2003年以前都是从老路走,事故非常的多,以前去资源玩过的朋友应该有体念),都是山路,很陡很险,只能并排走两辆大车,旁边都是悬崖.这条路连一些老司机一般都尽量避免晚上走.以前我总以为应该是路险才这样,其实不然,听我慢慢说来.
    2001年7月2日早,我和另外两个朋友潘和黄去资源玩,黄开的车.大概当天下午1点这样到县城.黄的

午夜惊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写出来当鬼故事了,大家都来捧捧场吧?写的不好请多指教?写的好请多支持哈?
    梦里的地点是在我的老家一所小学,那个小学曾经也是我所读过的学校,叫双石小学。
    刚开始的时候出现的是倚天屠龙记里面的那改版情节。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人拿了那一对刀剑到学校来说什么叫我要将这一对刀剑保管好,说完那人把剑和刀一下子摔了出去,立在了学

几个灵异故事

    1,幸运数字
    园的角落里,一对情人正在窃窃私语。
    他问:“明天可以再见面吗?”
    她脸微红,却坚决地摇摇头:“可是明天是十三号,很不吉利的。”
    他不死心:“那么就后天吧?”
    她微笑着摇头:“不可以的,十四号,听起来是:‘是死’,不是个好日子。”
    他叹了口气:“那么就大后天,十五号,没什

复仇魔镜

振男就要去日本留学了,这几天他天天晚上加班,想尽快干完手里的工作,也给单位留下个好印象。   这天已经很晚了,振男走出办公室锁好门,准备下楼回家,走着走着“铛锒”一声,他觉得脚下踢着了一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面铜镜,他把铜镜捡了起来,仔细看着,心里说:“这不是考古系那个古董老头子张教授的宝贝镜子吗?怎么跑到了这里。振男正看着想着,突然镜中出现了一张脸,一张鬼脸,那鬼脸额头、眼镜都没有了皮肉只露着

那天你许下什么愿望?

    星期六,刘月决定清理下书柜,一千多本书,盘踞了一面墙壁。她把书倒腾下来,翻翻,再分门别类地摆回去,在这项工作进行到一个小时左右时,她翻开了一本名叫《护肤美容36计》的书,一件什么东西从书页中掉落下来。
    她捡起来,是一张被折了两折的信纸。打开却只有短短三行字。
    “不用上班照样拿钱。高珊珊。”第一行如是写道。
    这是什么话?莫名其妙,她狐疑地

现代聊斋之围巾

    肖明喜欢围巾,尤其是白色的,一年他有三个季节脖子上围着条白围巾。围巾也不是别人送的,就是他自己在商场买的。18岁那年买的,到现在已经8年了。
    转眼是夏天了,街上的人们都穿起了短袖短裤,肖明也只好把心爱的围巾挂在了衣架上。他舍不得放进壁橱,老感觉把围巾放进壁橱就像是失去了似的。
    他在一家电子公司上班,单位虽然给配置了电脑,但是他还是喜欢用自己的。天天上下班

一念天堂

    今夜分外漆黑,在满天的乌云中,藏着星星和月亮,在风吹过的草丛里,藏着一个艾强。
    艾强是第一次做鬼,在今晚之前,他一直是个人。他乐悠悠地独自在没有月光的街道上散步,因为没有月光,也就没有阴影,粗心的艾强没看见前面那么高的一个陡坡,一脚踏空,只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喊,就变成了鬼。
    变成鬼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艾强也没有亲人和朋友,没有谁会为他流眼泪。他生平第一次飞

人头气球

  开门,开门!是我,玲子!
  不不,我不能开门。玲子陷入了极度恐惧中。那明明是我的声音,它们在外面等着我,它们要杀死我……
  故事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前……
  玲子的好友奈美是一名学生明星,她的名字响遍各个校园的角落。但在一个寂静的早上,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奈美上吊死亡,是用铁丝上吊,她的颈上的撕裂纹清晰可见。一时间,学生崇拜者都陷入了极度悲伤,校园到处都是哭泣声

都市怪谈之鬼胎

    楚红和嫂子刚出门,就遇到了送葬队。“真晦气!”嫂子骂了一句,赶紧拉着楚红绕另一条远路去往医院。
    出来的时候,楚红因为确定怀孕的好消息欣喜不已,但嫂子却一脸愁容,说胚胎的B超图像一张邪笑的脸,是噩兆。楚红根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也就没把它当一回事。
    回到家里,嫂子竟然直言不讳地讲了B超和送葬队的事情,婆婆听了脸色大变。
    当天下午,婆婆就突

新聊斋之权禾

    现在村人都不愿种地了,都跑到城市里打工,农村成了空壳之地,留下的仅仅是老弱病残。
    郑虹七十多岁,家人都外出打工,独剩她一人在家。人老了总需要个照顾,男孩权禾和她住隔壁,每天都过来帮她。
    权禾是孤儿。小时候,可怜的他无依无靠,没经济来源,还常受人欺负。郑虹可怜这个小家伙,常年接济他吃穿,还不让别人欺负他,权禾很感恩,一直想找机会回报她。郑虹家人都出去打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