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印

    毕业了,我们终于解放了!
    而为了度过这个漫长的暑假,我、岚、小莎决定去乡下体验一下生活。
    这天,我们早早起来就奔向了火车站。
    我们的第一站是一个小城,先在那里休息一晚,再坐车去乡下小莎的奶奶家。
    火车上人很多,但好在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座位,也就不觉得挤了。
    一路上,小莎和岚不停的斗嘴,我在开心之余也偶尔

葬礼

    葬礼前奏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道幽绿的灯光乍然在黑色的束缚中挣扎。幽绿色的灯光不停的闪着,不时的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吱吱~
    我不情愿的睁开自己的睡眼,摸索着探到那发光处,习惯的按了下去。
    “喂!”我有些责备的问道。
    电话那头,也没在意这语气,只是急急的对着我说道。“快起来,你奶奶这里出事了。你赶快过来一趟。”这声音,我

算命

小云最近总是睡不好觉,夜里面轻微的声响都能把她惊醒,有时候还整夜整夜的失眠。生理和心理上的不断折磨让她苦不堪言,身体逐渐消瘦,眼神变的呆滞无光,精神萎靡不振,这样下去,她快要彻底崩溃了。 去各种医院看过了,都检查不出什么大毛病,只说是亚健康,要小云不要过于劳累,注意适当的休息,然后给她开点镇定安眠的药就匆匆了事。 这天小云下班后并没有匆匆回家,而是奔向很近的算命一条街,她想去那里碰碰运气,希望

搭电梯

       前言:搭电梯,是现在人必需要做的事婢搭电梯就跟吃饭一样平常。随着楼越盖越高,电梯更是离不开人的生括但进电梯有一种很共通的现象,就是如果同一齐搭电梯的人都不认识,通常是不会说话的!而且每个人进了电梯都会有一种警戒心产生!所以电梯里的鬼故事也不会比较少!例如一个人晚上坐电梯回家,如果电梯四周都是镜子,真不知道几时会有颗人头冒出来。其实也真不解,一个小小的空诅为什么鬼特别喜欢去呢?或许看完

关于水鬼的故事

    听说过很多关于水鬼的故事,昨天在青岛开发区舅舅家里又听了一个关于水鬼的故事。其实这次回家很大程度上来说还是散心的,事业上不算顺利,生活中也是有着诸多的不如意。回老家转转也是好的。说起天热来了,其实开发区的其好气候还算可以的,不到三十度,济南现在已经在38度打转了。舅舅就问起我在济南怎么能受得了。我就说经常地去砚泉游泳,而且每年都会淹死几个人,据说是有名额的。当然我每年都会去上多次。   

借灵

    这是一个同事讲的。
    
    他家是关中人,我也一向觉得关中的文化底蕴决定了,那的奇人能人比较多。
    
    他的一个远房亲戚给儿子盖了间新房,其实就是村委会批块地,然后自己盖。盖成之后,儿子儿媳就住进去了。那以后,这小两口就倒霉不断,慢慢发展到,公公婆婆也诸事不顺。
    
    他这远房亲戚很郁闷:盖房的时

痴情是一种堕落

   为你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每次听这首歌都是有些感动,一种平淡的感动,很长远的回荡在心底。人们都只是过客,不管你多深爱的人有一天都会成为你的过客,无论你是否愿意。 痴情是一种堕落。过客你是堕落的,痴情的孩子都是,放弃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了。不然呢?他们在一起?那又如何呢,我想这样其实已经是一种天长地久了吧。她看起来是个很爱自己的女孩子,而他也是个很爱自己的人,所以这样的开始,这样的

七月初七

  我站在楼顶,傍晚的时候,风很大,大的不像是这个季节才有的。七层之下的校园,有很多的人在进出这栋图书馆。没有人发现我在这儿,风吹动我的黑发,我在风里颤抖,脸上感受不到眼泪的经过。楼下的地面很白,像我身上白色雪纺纱长裙一样的纯洁,像儿时妈妈的怀抱,我想拥抱它,也想它拥抱我。我闭上了眼睛…… 
  图书馆内,这个男孩,已经整整看了我四十分钟,从他进来坐在我对面的那刻起。我没有抬头,静静的

殉情阴阳路 作者:守望天使

  夏,骄阳似火。
  
  整个城市像一座巨大的烤炉,烤得人喘不过气来,直到夜幕降临,我才走出家门跑到天台去乘凉。天台上偶有小风徐来,扫除白天垃圾般的燥热和烦闷,令我心旷神怡。
  
  天空中那弯新月散发出幽静的冷峻的光芒,星星们眨着怪怪的眼睛,我心里的燥热骤然消失,仿佛跌入了一种神秘的境界。
  
  忽然“啪”地轻轻的脆响惊动了我

父女的阴气

最近偶读《黄帝内经》还有一些《易经》之类的书籍,发现一些事物的规律,如同易经里的,如乾卦所说的从潜龙勿用、见龙在田到群龙无首。都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从无到有,有小到大、从兴盛到没落。自然和世界还有人都是息息相关的。顺天则兴,逆天则亡,要遵循自然的规律。作为我们人也是这样的。 这里要说的女儿和我很熟,因为她经常感觉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说鬼压身啦或者什么别的奇怪的事情都是平常的。只不过他从小都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