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中时代听说的鬼故事

  我的高中是在一所市重点度过的,该怎么形容这个学校呢?它留给我古老的印象:校舍是历史的见证,墙壁上至今还保留着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标语,依稀可见。有着一棵可以称为八大奇迹的银杏树,因为这棵树的主干虽然已经死了,却和每棵绿色植物一样,每到春暖花开时它的树丫上还是会长出朵朵绿云。宿舍楼的建造地更绝,传闻这块地基曾是小日本鬼子屠杀我们中国人民的万人坑,底下埋藏着的白骨绝对可以堆成山。不过呢,我们的学校到底

司机撞鬼

  有一个出租车司机,都快30了,还没有找到对象。开出租车是一项很累人的工作,他又是单身一个人,不太会照顾自己,有一次,他晚上没有开车,出去和朋友喝酒,玩到很晚才回家。第二天,他又象平时一样上班,感到很累,头天晚上的确喝得有点多,头一直都昏昏沉沉的,但是,工作没有办法,只要咬牙坚持着,到了晚上8点多,他送最后一个顾客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后,就准备收工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在一个两边都是树,很黑的路

十三岁,忌水 作者:彻夜狐狸

  引读: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十三岁的时候,那年我妈妈闲着没事,在大街上遇到个算命的。结果那算命的非拉着我妈妈说好给我算一卦。我妈当时也就想啊,闲着没事算什么算,可那算命的不依不饶,跟着我妈妈一直走了两条街,并且嘴里一直说,两块钱一挂,算的准不要钱,我妈妈实在耐不的烦了,就说那好吧,我们就算一卦。
正文:
本来但凡我老家算卦的,那卜卦之人都会问一句:“请问您要算那方面

楼下的女人

    小林是个推理小说迷,有一此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
    那年,他来这个陌生的城市工作,住在单位那栋90年代的老楼里,九楼却没有电梯,所以很少下了逛。那日他闲得无聊,便在楼下四处溜达,发现楼层的转角处有一小铺,店主是位30上下的女子,穿着妖艳但却清秀可人。
    这是家奇怪的店,她的店铺卖的既不是衣服,也不是包包,却是各式各样的杯子,10块到20不等。这样的单一商品

我想我是鬼

我是一只鬼,也许应该说是一个鬼。我搞不太清楚鬼应该是论只还是论个这个问题,我甚至都搞不太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鬼。因为我没有鬼该有的一切特性,我走路有声音,而且体温是正常的,不能穿透物体,最重要的是我有形体,不怕日光。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只鬼了。                     我生性有些孤僻,从小到大只有很少的几个朋友,虽然我跟所有的人关系都不错。用我朋友的话说就是,我给

烂尾楼

    李四和麻子搬进了镇里的烂尾楼。宽大的地下室冬暖夏凉,除了偶尔有几只老鼠,几乎不见活的东西。警察来了,他们还可以在迷宫般的地下室里好好周旋一阵子。这是李四偶尔发现的地方,被他称为洞天福地,简直就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李四是小偷,麻子是他的同乡,来投奔他,被他拉着入了伙。麻子小时候脑子受过伤,有点儿憨,人看上去傻乎乎的。每次李四出来偷东西,都让麻子替自己望风。怕被人发现,两人

网络墓园

  谷雨寒进入谷歌的搜索网站,输入了自己的名字“谷雨寒”。网络速度很快,搜索页面很快显示出来,页面提示:“约有66项符合谷雨寒的查询结果,以下是第1-10项。(搜索用时0.19秒)”。
“才66项。”谷雨寒看着搜索结果,心里充满了失落。
“全中国所有叫谷雨寒的,竟然没有一个出名的?”
“天哪,这是什么名字呀。”谷雨寒一边看着跟自己有关的解释,一边暗自埋怨父母。继续翻看

雾飞花(下)

灵云道长给激动的慈生喂了药后,用商议的目光看着徒弟们, 他对自己的处事能力和应变能力都颇觉不足,所以有事总是先和徒弟们商量。  “师父, 让我去!” 玄机马上请战。  “师父,我……”南羽看看玄机,小心地说:“听慈生大师的说法, 敌人不但实力强大,而且数目众多,恐怕师兄会双拳难敌四手,我愿意陪师兄一起去。”  玄机心里不愿意和她一起行动,但也知道她说的有理,所以没有反驳。  灵云沉吟片刻说:“玄机

把我的右手还给我

    “把我的右手还给我……”猛的,王怀良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是他最近常做的一个梦,他总是梦到有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突然地闪到他面前,用阴森恐怖的声音说着:把我的右手还给我……每一次都会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王怀良觉得,再这样下去是不行了,自己真快撑不住了。在家里,老婆说他犯神经,在公司,虽然大家不敢当面说他什么,但是员工们的眼神也让他很不好受。于是,王怀良决定再去找找那两个月前在小巷

悬疑故事之无法替代

    悬崖下面,海水正汹涌地拍打着礁石。巨浪的声音淹没了上面的呼叫,一个穿白色衣裙桃红外套的女人,正被一个中年男人狠狠地掐着脖颈,她的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终于,男人剥下女人的外套和裙子,把她推下了悬崖。
    1
    在坠落入海的瞬间,我拼尽全力大叫了一声,睁开眼睛,一个男人正关切地看着我。“你是谁?”我迷惑地问。“林嘉,”他温和地解释,“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