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书包

    怨由心生,孽由行起,这句话不无道理。
    那天,天阴沉沉的,倾盆大雨灌溉大地,掀起一阵阵水雾般游荡着,一切显的迷茫,痛苦,刚与同学争吵的小西,心里有些不快,雨水湿透她的衣裳。眼前有一家商店,上面写着有求必应包店。
    小西踌躇了一会儿,走了进去,只见形形色色的书包悬挂在墙上。小西看着书包发呆。此时营业员走了过来,她的脚步轻飘飘的,脸上无一点血色,她走到小西旁边,

不要回头!

    小时侯,我有一个习惯,每天晚上必须听一个鬼的故事才肯上床睡觉,因为,这样我才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慢慢地入睡。我的这个习惯可把我的长辈们折腾得够呛!哪有那么多的鬼的故事讲啊?因此,一天到晚,他们除了上班,还要不停地为我构思“鬼的故事”。终于有一天他们招架不住了,义愤填膺、毫不留情地决定把我驱逐出家门、发配到农村亲戚家去住一阵子!不过,去哪一家当然由我来决定,我选择去瞎子舅爷家。
 

把脸还给我

  我想说的并不是一个故事,也不是什么鬼话,是我的一段真实的经历。当然,很多人并不相信,但是不将它大喊出来我想我会疯掉的。 
  那是一个不寻常的夏夜,一点也不热,凉风阵阵的。这对我们住宿生来说是一大福音。我在花坛乘凉,渐渐的被柔和的风带入了睡梦中。记得短短地做了个梦,梦醒时却将内容给忘了,只知道是个恶梦。恶梦将凉风改写成了阴风,吹的我直发抖。四周一片黑暗,我睡过了头寝室已经熄灯了。我

独眼新娘

    在城市呆久一下来到空气清新,地广人稀的农村是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朋友暂时充当了导游。他们的村子三面环山,正好一个出口,据说村子里各家个户房子的布局都是很早以前的一个高人设计的,在环绕村子的山后面是一条河流,河的出口也正是村子的出口,所以这里人习惯用水路与外面的世界联系。
    由于被山环绕,这里的气候一直保持湿润,每年的丰收让这里的人过的很幸福和丰裕。
    我们两个

招祸的娃娃

    小红一个星期前捡到一个娃娃。
    这个娃娃很新.很可爱的女孩娃娃。
    娃娃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小红很喜欢这个娃娃。
    恰好邻居小玉也看见这个娃娃,也是很喜欢它。
    小红见小玉喜欢这个娃娃,于是就借给小玉,借她娃娃一个晚上。可是小玉把娃娃抱回家时,娃娃脸上竟然带着一丝愤怒。小玉没有多想,就睡觉了。
    第二天,小红去小

孤儿怨

    一、活埋
    夜深人静时,路上偶有几辆车在行驶。毛卷开着车来到城郊的一片密林中,她将车停在一条幽暗的小道旁熄了火。环顾一下四周,这里除了树木和杂草外,半个人影也没有。
    毛卷不安的点上一根烟,每次不安时,她都会点上一根烟来定神。回头看了看躺在后座位上的女人,她正呼吸均匀地睡着。
    毛卷急迫的大口吸着手里的烟,她的手有些发抖,她很紧张。

冥妃

走进了浴室,不停的冲刷着赤裸的身体,水顺着肌肤滑动,一滴一滴的沿着光滑的肌肤游走。而我,不停的清洗着其腰如缎的黑发,一丝一缕,不停的环绕在指尖。栀子花的清香弥漫在热气中,让我疲惫的身体一点点的得到松弛,肌肉也不再绷紧。     就像在他的怀里,宁静而安逸。魁梧而又修长的身段,总能包裹着娇小的我。一双就如同冥府一样阴冷的眼睛,永远也读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也无法去揣测什么。我迎面向水淋去,拼命的想甩开

蹲在那里的人

    就在这个连脚印都布满灰尘的小村庄里,外婆说这里曾发过大水,发过泥石崩塌。死过几个人。
    后来村民因为畏惧皆纷纷搬离。
    死的人有的甚至尸体都没找到。
    于是这里只剩下玲琅一片。破烂的不堪入目。
    就别说村民了吧,连旅客都没有一个。
    他嘴里叼着烟咕哝着,开来的车陷入了坑里,一时走不掉。
    真是倒

阴差

    三桥村是个挺偏僻的小山村,这里的村民过着平静的生活。忽然有一天,一个年方20岁的小伙子打破了山村的宁静。事情是这样的:
    三桥村有个叫屈新的小伙子。一天,他独自来到村外水塘边钓鱼,钓着钓着,突然一头栽倒在水塘里,昏死过去。过了十来分钟,有两个同村的村民经过水塘边,一眼看到水塘里栽着一个人,头浸泡在水里,身子一动不动。两人慌忙过去,把人抬上了塘边,立马认出这人是屈新。一个村民

谋杀

    张明是一名公司职员,虽然不太爱说话,可是为人忠厚老实,在别人眼里是个好小伙。可是没人知道,张明最近却准备着干一件大事!
    几年前张明的表哥陈汉为了开公司和张明借了五万块钱,那是张明打工几年的积蓄。本来陈汉这个人游手好闲,有做过两年牢,出来后整天无所事事,张明是绝对不会借这笔钱给他的,可是陈汉来找他的时候拿来了一份完整的策划书,和张明说自己这次是真的打算改过自新,张明是他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