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记之松涛堂

全国**系统的工作会议在北戴河召开,因为与会者的层次比较高,再加上北戴河在大力推销别墅旅游,所以住宿安排在了某疗养院的别墅群中。我和民做为局长的哼哈二将,一个负责殿后,一个负责去打前站。   我和民非常不对付,升官就那点儿位置,一个上一个就没机会了。所以我们俩经常在阴着里使绊子。这不,我带着大批人马赶到后,才发现民居然给我一个人安排了一栋别墅。天!我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但民

午夜乘电梯

    “终于做完工作了。”我伸了一下懒腰,起身准备离开公司。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从早上忙到现在,我已经疲惫不堪,现在的我只想赶紧赶回家,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大觉。
    到达电梯门口,摁了电梯键,等待着电梯的来临,这个时候电梯的速度比平时来的快多了,这要是在上班的高峰期,怎么也要等一会儿。
    然而就在电梯门口打开,我刚要抬腿迈进去的时候,一个声

听来的鬼故事

     有一天早晨上课时停了电,加之窗外狂风暴雨,打雷闪电,昏冥一片的样子。所以大家都没有学习,开始闲聊起来。
     以下内容全是道听途说,如有雷同,纯属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了。
     说当时北京营建西客站的时候,需要填平2坐水井。这两坐水井据说是龙的眼睛所在,于清朝起被铁链镇住。后来为了建筑需要,不得不把铁链抽出来。奇怪的是那些铁链怎么也抽不完,一些上了年级的老人说

双胎噬

    恭喜啊,B超检测是双胞胎呢,”护士看着检测报告,微笑着说道。“这是三个月来第一次来检查吧?”
    “恩,是第一次,谢谢护士,真是太好啦,哈哈,老婆,来,亲一个。”浩紧紧地抱住了倩,嘴唇深深地印在她的脸上。
    “不要啦,这是在外面”倩满脸洋溢着幸福,轻轻地推了推浩。“哈哈,那就回家犒劳你,嘿嘿。”
    兴奋地向亲朋好友报完喜事,打完电话的浩,轻轻搂

冷川乐小柔

    编者按:一个另类的倩女幽魂。乐小柔和冷川是前世的怨侣,一个做了鬼,一个却成了茅山道士。无意间相遇,两个人之间的余情未了。两人度过一段甜蜜的岁月,可惜恶鬼丛生。冷川为了乐小柔放弃修行,坠入轮回。两人再次相见。文章故事情节还不错,用词方面可以再提高。
    一
    他是一位茅山术士,她是一名游魂女鬼;他因门人的排挤而远走他乡,她因恶鬼的阻拦而四处飘游。
  

墓地鬼火

    民俗有正月十五去墓地给先人送灯的习惯,小山这天有个重要的生意,忙完之后已经月上阑珊,天色已晚。小山开着车来到荒郊野外的公募,想给父亲送盏灯。
    墓地门关了,他只好把车停在门口了,徒步走了进去,月光下他看见不远处有一团红艳艳的鬼火在空中飘荡,他心里一紧,揉了揉眼睛,眼前的鬼火消失了。
    他纳闷的继续往前走,就在快走到父亲的墓碑前,几团鬼火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四周,

美人刺青

    一
    元杰独自去攀邙山,走的是驴友们开辟的一条险道。快到山顶时,他脚下一滑,连滚带爬跌了下来,立时昏迷不醒。
    昏沉间,元杰隐约听到有人在身旁说话,那是两个女人。一个哀求道:“母亲,求您救救他吧,他快要死了。”另一个道:“女儿,对于这样一个狠心人,何必如此痴情不改?”那女儿道:“他也是有难言苦衷。”
    二人争执了一会儿,那母亲显然答应下来。元

索命者谁?

    是夜,静悄悄的,幽深的巷子里,只有尽头的一盏昏暗的路灯发出幽幽的光。“哒哒哒”一阵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这静谧的深夜里显得尤其突兀。
    突然路灯下出来了一个拼命奔跑的身影,灯光照在她脸上,明了又暗,那是一个表情恐惧而扭曲的女人,边跑边时不时的往后看,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跟着她的样子。
    随着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那个女人也越来越近,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

深夜哭泣的幽灵

    王俊因为工作关系,近一年经常来海城市出差,每次出差都入住海城商务酒店。这天,处理好事情,晚上陪业务部门的几个朋友喝完酒的王俊回到酒店803房间,有些醉意的他澡也没洗,倒头便睡。半夜却被一个男人沙哑的哭声惊醒,不由吓出一身冷汗。醒来开灯一看,原来做了一场恶梦。再也无法入睡的王俊想起去年入住海城商务酒店609房间时也做过同样的梦,一个男人背对着他哭泣……让王俊头皮发麻的是一年后居然做了同样的梦

玉断魂之网吧的厕所

    小明是一个特别爱上网的小青年,准确的说,他有着很严重的网瘾,只要一天不摸电脑,他就觉得浑身难受,倒也是他爱上网也为他带了不小的轰动,但这轰动却是负面的轰动。
    因为他为了上网,从家里偷钱,最后家人不放钱在家里,他就拿家里的东西出去卖钱,在去上网,最后父母强行将他关在家里,小明却闹起了自杀,让父母那叫一个伤透了心。
    最后父母只能搬离小明,小明最后直接住在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