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

第一章
    2010年5月4号王书铭迎来作为外科医生难得一次休假,王书铭家庭很美满,温柔美丽妻子可爱的孩子,不管在谁眼里他都是让人羡慕的。为了弥补长年工作和家人相处较少。这次他决定好好陪妻子和两个孩子玩玩。。
    2010月5日5日清晨
    楼上妻子忙着打包去野外行李在家中转来转去看的王书铭一阵头晕,于是他便去门外花园透透气顺便点支烟抽。在家里老婆是不让

一张光盘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一张光盘》
     先说一句。以后在马路上遇见什么别捡回家。
     罗宾是一个外地打工的人。来到这个城市。租了一间房子。生活还算不错。一天下班。他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一张光盘在地上。这张光盘和别的不一样。有封皮。上面的字迹是红色的。《惊奇》
     好奇的罗宾就捡起来了,放进自己的书包里。
     回到家。打开电脑

鬼面人追凶

    李炯回到家就打开了电脑。今天是周末,她想玩个通宵。登录QQ,同事扬子江的头像闪动起来,消息是半小时前发出的,很醒目的红色大字:如果有“桃花鱼”加你,千万不要理,并且要马上关闭电脑!李炯暗自发笑。扬子江喜欢她,她心里很清楚。所以,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扬子江都显得大惊小怪,一定告诉李炯。白天在公司就有人议论“桃花鱼”,李炯觉得这跟什么灵异帖一样,不过是网络中无聊的恶作剧。
    李

阴间的叹息冷不冷

    1
    那天,是我的前男友林波的三周年忌日。中午时分,林波的妈妈给我打电话,压低声音说:“小莹啊,快点到妈妈这儿来一下!”林波死后,林波他妈认我做了女儿。
    我赶紧骑上电动车,直奔林家而去。林家住在6楼,没有电梯。听到我上楼的脚步声,林妈妈迎出门来。她摆着手不让我说话,转身指着门内地毯上的一双男人穿的皮鞋,贴着我的耳朵说:“小莹啊,你看,是谁来了?”

伤心的鬼妹妹

 找到了工作,好不容易又在离工作单住不远的城中村找到了一间单门独户的出租屋。虽说外表古朴而略显破旧、环境幽静稍感荒凉,但室内家具用品却还齐全,而且还通网络。最主要的还因为房租便宜。别看我是个毕业了一年的大学生,四处求职的这一年里,我才知道人们常说的“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是多么有哲理。
  
   预付了一个月的租金后,我从房东手里接过钥匙,就开始打扫卫生

执拗

  那个女人活得一点也不快乐。她很孤单。 
  自从男人和孩子被火烧死以后,她还是执拗地生活在那间房子里。 
  我们去看望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在四周墙壁都是黑糊糊的房间里吃着咸菜和稀饭。 
  她还是不会照顾自己,可还是坚持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有个朋友怕她孤单,于是决定留下来陪她过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朋友脸色惨白地跑过来告诉

床下有鬼

  张晶最近正在搬家,把家里都布置的差不多了,唯独在她的卧室里缺了一张床!
  
  今天是一个阴森的天气,不过张晶打算来这里的跳蚤市场买东西,大大小小什么都有,不料,张晶看中了一张带有恐怖气息的床。
  
  “老爷爷,请问这张床多少钱呢?”张晶有礼貌的说了说!
  
  “你为什么选择这张床?难道不觉得恐怖吗?”老爷爷抖着烟头!

见习死亡

    当这封读者来信第三次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我决定,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得去见一见他了。
    我第一次看到它,它躺在一大堆来信上面,信封上有一句歪歪邪邪的话:“不拆你会后悔的!”我顺手拆开来,信纸上只有一句话:“余先生:不管你是否江郎才尽了,请来找我,我的见鬼经历,保证吓你一跳!手机:13×××××××××。”我置之一笑,顺手将它扔进了纸篓里。
    涉足灵异世界以来,

雪狐

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冷寂的空气。幽暗的气氛,我快死了,我想。身体就似一片秋季的落叶,飘飘荡荡,满满接近腐朽的土地。抬头看看最后的太阳,夕阳,血般红。为诡异的森林添上更加可怕的色彩。漠然的接近死亡,心里如此平静,我自己都不敢想象,也许人类远离自然,便不可以再回归自然了吧。静静的,我躺在树林深处,等待死亡---- 我的意思越来越模糊,身边仿佛飘荡着无数白色的影子,空中,地上,以及我的心中。我的眼圈模

同事是鬼

  “你怎么搞的,这篇文章里有三个错字你都没有发现,真怀疑你能不能胜任编辑的工作!”张蕊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刚才大学毕业的下属,新来的实习编辑冯唐,一顿训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马上改。下次不会再犯了!”
  “下次,你说了多少次下次了,我希望没有下次了,脑子里成天想什么呢!”张蕊把文稿甩给冯唐,冯唐拿着稿子怏怏地走了。
  不知道咋回事,冯唐看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