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变脸”

    路由惊魂未定的回到家中,紧紧关上门,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这种事情真的是太可怕了。一直听说网恋不可信,很容易遇上“照骗”!可没想到他才第一次网恋就中了彩!网恋了两年多的“老婆”竟然是个男的,亏他还每天操着萝莉音给他发语音,对他说晚安。刚刚还被那种bt强吻了!路由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好半天才总算回过神来,奔到卫生间,狠命地冲刷着嘴唇,直到嘴唇泛起一层皮,路由才停下来。
    “对了

写恐怖故事的人

  我是个在网络上写恐怖故事的人,大家或许觉得,象我这样的人,胆子应该比普通人大一点,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童年时,我经常受到一个恶梦的困扰。那个梦,无法用文字或语言来描述,但我觉得,任何讲得清楚的东西都算不上真正的恐怖,恰恰是这种难以言说的才最可怕。比如我喜欢斯金的小说,但他的小说,几乎没让我产生什么恐惧感,还有那些恐怖电影,它们和我做过的恶梦相比,都成了喜剧片。
  值得

坟山上的牌局

    小时候,我们都住平房,那时候许多邻居都在吃过晚饭之后,坐在家门前的一颗葡萄树下闲聊,但总是说着说着,一些老人家就会讲到一些鬼故事,这些故事总是让我们听得入神,记忆深刻。张爷爷就非常喜欢讲故事,并且讲得绘声绘色,有一次他给大家说了一个鬼故事,说是自己亲身经历的。
    张爷爷年轻时,有一天和工友们在山上干活,那一天的活比较多,为了完成工作任务,就加班加点的一直干到晚上9点多钟,水

柔顺的长发

    杨是个很漂亮的女生,她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高高的身材和一头柔顺的长发。每个见到她的人总是会夸:“看啊,多么漂亮的女孩子!多么可爱的长发!”杨也很珍惜自己的这一头长发,她每天都是在细心地呵护它们她自己知道,自己的长发不仅能使自己漂亮,而且还有更深的意义。那就是,她的长发是为了男朋友留的。
    六年前,她的男朋友说:“你还是留长发好看”。
    于是,杨就决定不再剪头发,

出租屋

“唉~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橘子的手肘靠在车窗上,无聊地玩着头发。 橙子微笑着,无所谓地说:“他们以为你是拼车的,当然不愿意了。没关系的,我有预感,今天一定听得到故事。” 正说着,橙子把车停在两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儿身边,招呼两人上车。看她们的模样,似乎是出来打工的,一脸的疲惫。 瘦些的女孩儿靠在椅背上,偏着头问同伴:“其实我自己去找房子就好了,你加了两天班,应该回去好好休息的。” “没关系

雨夜里那邪邪的208房

  国庆的七天假期里我去了趟广州。一方面是去处理一些学业上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去拜访一些在广州读书的同学,联络联络感情。     阿肥就在广州读书,他和我很要好。出发前几天我就告诉过他,这次我去广州,住的地方就交给你安排了哦。阿肥满口答应说没有问题,说他现在不住在学校的宿舍,自己在学校不远的地方祖了房子和女朋友同居,这次国庆长假他的女朋友要回家去,所以我正好可以去住他租的房子。     30号晚上我

我们是同事啊(下)

    《我们是同事啊(上)》、《我们是同事啊(中)》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我心里一直在想着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只有这个想法,我只能靠自己了,下午我便回到了公司,准备像啊长经理打听一下我身边这个位置的人,以前的人。
    “啊?你怎么会问这个啊?”啊长说。
    “没啦,就是想知道下啊,嘿嘿”我尽量让自己保持自然。
    “呀……呵呵,怎么说

真是鬼故事之纸富贵

    每个星期三,徐嘉云都会到泰和广场去做美容。这天,徐嘉云做完美容去停车场取车,在入口前看到保安在训斥一个乞丐:“我说过了,这里不能进,滚远点!”说着推了那乞丐一把,那乞丐手里的铁盒掉到地上,硬币滚了出来,乞丐赶紧蹲下身去捡。
    徐嘉云看他行动迟缓,心里不忍,便帮着一起收拾好散落的硬币,又掏出一张50元的钞票塞在他手里,说:“老人家,你到别处去吧。”
    老乞丐感

骗钱

    杨倩倩是大一的学生,人不仅长得漂亮,还是个实实在在的富二代。可是她最近却迷上了骗钱。
    这天晚上十一点,她坐上出租车来到大街上。她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寻找着今天晚上的“猎物”。
    不多时,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出现在杨倩倩的视线中。她眼前一亮,立刻从阴影中走了出去。
    她粉红的脸上夹着羞涩:“帅哥,你好。”
    “啊……你找我?”那

死亡天使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吗?或许谁都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但我相信是有的,因为它们总是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不经意的用某种方式提醒我它们的存在!-----死亡天使
     那是在八七年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天,这年的冬天好象格外的冷,彻骨的寒冷让每个人都只是希望能够躲在被窝里或是火炉边,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上,再好的歌舞团来演出,也勾不起人的欲望!
     看着剧院里面寥寥无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