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与姑娘

    故事是去北京出差回来时半夜在火车上听同行的朋友讲的。故事的真实性我也不能确定,这件事发生在济南刚解放不久的一个秋天,地点就是大概现在的济南植物园南边玉函路附近。那时那里还是荒效野外,很荒凉的,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尤其是晚上,更是罕有人迹。     当时有一个姑娘,平时上下班都要经过那里。上白天班的时候还好说,www.guidaye.com大白天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如果是上中班或者夜班,经过这

扔灾星

    人家有捡钱的,捡物的,还有捡便宜的。可小区里的环卫工刘嫂,却捡了一个“灾星”。
    早起清扫卫生时,刘嫂从小区门口捡到了一双崭新的旅游鞋。在小区里挨门挨户的问了一大圈,也没人认领。她只好把鞋先拿回家去,以待慢慢找失主。可等她到家摆弄这双鞋时,却发现鞋里塞着一张折叠的黄表纸。掏出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画着一个小人。在小人的头部别着三根钢针,胸部画一个蜘蛛网似的“鬼画符”,一旁还有

鬼嫂

    八卦岭,岭高路险,坡陡弯急,常有车祸发生。是一个让人忌讳的地方。但因这里是通往关内的交通要道,来往车辆始终不断。为挣点零钱,便有人在岭上摆起小摊,卖些个香烟饮料矿泉水之类的,给过往司机。近日,岭上新来了一个摆摊的四川女人,非常招眼。别看是刚来的新手,可她却凭着风情妖冶的身段,和一口麻酥酥辣乎乎的四川话,把那些过往的司机们给迷得神魂颠倒。人们不分年岁大小,一律叫她川嫂。就算不买东西,也都要找

煤矿上的怪事

    这个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那是1993年,我还是一个未婚小伙,为了生计,我到平顶山下的一个村办小煤矿打工。煤矿在下牛村西头,紧邻村西的一条小路通往山上。小路往北走路西。是小块小快的梯田,路东是苹果园,园中有品字形小型库屋三所,北面的房子是煤矿的炸药库,存放着一箱箱炸药,南面屋是雷管库,东屋就是故事发生处。它东西各有四米多长,放下两张床就空地不多了。房子用石头垒成。木板门

坟场木屋

那是一个农村小学的故事。 记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国家规定不可以给学生补课,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明的不行,暗的总可以吧。 学校的老师为了给学生补课,在村里终于找到了一间废弃的小房子,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就在那偷偷的上课,晚九点放学回家。 阿发的家离小房子比较近,大约就是十五至二十分的路程,但去小房子还有条近路,就是通过一块坟场,如果从坟场过呢,那么回家的路估计就是七八分钟的事了,节约大半时间。

电梯奇遇

    “哎,好累啊,不过庆幸的是终于干完了,可以回家了,明天可以休班了。”刚刚完成加班工作的我此时心情是大好,心里想着回家睡个天昏地暗,边走边想着,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来到了电梯旁边。
    我进入电梯,就在正要按键下楼,这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等一下,等一下。”原来也是一个要下楼的人啊,我等到那个人上了电梯,按上了1层,电梯就开始往下运作。
   

谁的老爸更牛?

    在H大学,季一绝对是个人见人躲的主儿。为啥躲?莫非其面目狰狞奇丑,睹之会做噩梦?或者腋臭口臭奇重,闻之会晕倒?都不是。是因为他有句极具杀伤力的口头禅:“我爸是季铜!”
    季铜是何许人物,能吓破人胆?你别不信,就在上个月,季一去大酒店吃饭,吃罢上千元的山珍海味抬腿就走。老板眼睛一瞪,拦住了他:“小子,竟敢跑到老子的地盘上吃霸王餐?”
    话音未落,季一不屑回道:

恐怖鬼屋

一九八三年夏天,我参加完小学生初中考试后,和弟弟妹妹一起去了三十公里外的姥姥家,一个名叫片石村的地方。 八月十三日晚上,离片石村三里地的小平台村放映露天电影。我表姐带着我和弟弟妹妹一起前去观看,当时放映的三部电影是《蓝盾保险箱》、《孙悟空大脑无底洞》、《上甘岭》。 电影全部放完,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表姐拉着弟弟妹妹,我紧随其后随着人流往回走,在过村口的小河时,我被人群挤到小河里摔了一个跟头,等再

现代聊斋之高度紧张

    1
    计程车司机刘田臻送完最后一个客人,已经是子夜时分。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刚坐在沙发上,电话响了:“是刘师傅吗?我现在正在北十方,车子走了,我回不去了,你来接我一下嘛,求求你了。”电话那头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刘田臻是出租车公司公认的好心人,遇到这种事他绝不会见难不帮的。再说电话都打打到家里来了,要是不去,说不好会被投诉的。于是,他问好了具体位置,就

死去的乘务员

    春运,是每年中国特有的现象,这一段时间,人们都急着回家和家里人团聚,当然,江峰也不例外。在大城市打了快一年的工,终于在放假可以和亲人们团聚了。江峰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他早早定好了车票,准时坐上了去往家乡的火车。
    为了省钱,虽然火车要开几十个小时,但是江峰还是买了硬座票,虽然不舒服,但是撑一撑也就过去了。
    “瓜子,方便面,矿泉水……”乘务员又按照惯例在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