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签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地方,四周没有人,偶尔能听见风声从自己耳边吹过,那声音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召唤……刚准备要逃离这个地方,才发现自己走在一条窄到不能再窄的路上,勉强能放两只脚,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好象每走一步都要掉下去似的,我就这样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并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突然从底下伸出来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脚腕,我低头一看,那手是那样的苍白,活像是从棺材里伸出的死人的手!我吓得

还钱

    郭东正在家里吃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突然响起。他放下筷子,走过去打开门,只见一个衣着得体的年轻人站在门外,他刚要开口询问,年轻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郭东先生,您好!我是xx公司的负责人,这是欠您的钱,请您收好。”他说完递给郭东两个袋子,然后就离开了。
    郭东满心疑惑,谁欠自己钱?他打开袋子,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里面有近百万的钞票。他的疑惑变成了狂喜,这两

鬼店

    我今年二十三岁,是个女孩。中专毕业在家闲呆着快两年了。这两年工作不好找,我打过三次工,一次在工厂,两次在所谓公司。都不长。在公司里那两次更是以失败告终。什么工资两千,不封顶,最终我一分也没拿到,白跑了几天。推销那些根本卖不出去的化装品。还有一些打不开销路的所谓洗涤剂新产品。
    经过这么几番来回的折腾,我算是没精打采到头了,就这么闲着吧,帮帮家里看看小杂货店什么的,零用钱想用

花生汤圆

    这该死的冷天,感觉就象真的到了世界末日。
    刚从安娜的家中被赶了出来,虽然心里头还有些郁闷不安,可才一转出小区,他还是把车驾得象一匹奔命的狼。他知道安娜的眼睛一定象最机警的黑猫警长,她一定又站在她家的阳台上目测着他行车的速度与方向,现在的女人,一个个粘上金丝几乎直接就可以变作猴精。
    晚上,他送安娜回家,原是想就下午小梅恐吓她的事情,好好的安抚她一番,毕竟他

我飘起来了

这是第一次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那一年我才十多岁。 那天我和小伙伴们捉迷藏时,突然头痛欲裂,被送到医院时我还是清醒的。 许多医生和护士在一边忙忙碌碌,那时我还小,也不知他们在干什么,只是哭叫着不要打针。 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象要爆炸一样了,眼睛都睁不开了,后来,头又好象在往一块儿收缩、挤压。  。  。  。  。  。 就这样反反复复地也不知过了多久。 渐渐地,我的头好象不那么疼痛了,还有了一种很

清明话鬼

    清明节的时候,几个发小难得能够凑在一起,于是相约在一家小排档聚聚。
    酒足饭饱之后,也不知是谁出的馊主意,说什么清明时节怎能没有鬼故事?大家随声附和说那是。随来的女眷一个个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表示反对,说清明节讲鬼故事怪吓人的。许是碍于面子,几个大男子个个拍着胸脯表胆大。借着几分酒劲,大伙开始绞尽脑汁想起那些与鬼有关的故事。
    靠窗的阿伟看着窗外那些正在烧纸

人形娃娃

    “这个设计你是怎么做的?我不是说过要求了吗,怎么还做成这样?”主管厉声训斥文翔,“拿回去重做!再做不好就不用来上班了!”主管把几张设计图纸扔到了桌子上。看着肥胖的主管,文翔真想一拳把他打倒。
    下了班,文翔一脸落寞地往家走,一个脏兮兮的老汉拦住了他。老汉凑过来说:“兄弟,你有憎恨的人吗?你想把他除去吗?我这里有一个秘方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只要1000元,你要试试吗?”“神经病

神秘的预言

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看见你看不见的东西,你信不信? 先不讨论这个问题,容我先讲一件事。www.guidaye.com 这件事发生在太阳底下,却比无数黑暗里的故事更令人毛骨悚然。 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那时候我才6岁,也许更小。 那是一个五月的中午,我走在一段阳光普照的公路上,那时才刚过12点,我已踏在上学的路上。 那个时候,马路上只有我一个人,使我看起来无所事事。 其实不是,我的脚踩在

我不喝孟婆汤,我不要轮回

    编者按:阴间之间的对话,到了阴间才知道自己的罪过,才知道自己后悔,自己要善待自己的老人,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永远相爱的人,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所放心不下的人。
    这是我在人间最后的决定。
    我化了淡妆,穿上了我最爱的衣服,一切妥当之后,我把一百片安眠药倒进手里,一杯清水。我把它们送到嘴里,下咽。
    我慢慢躺下去,等待死神的召唤。其实我很留恋

恐怖聊天软件

    叮咚!随着熟悉的提示音响起,手机屏幕又出现了系统匹配的网友。
    “××市,38岁,女。”
    “切!又是个老女人,这种年纪还玩什么聊天软件呀?”辉杰鄙夷地删掉了好友申请,他背靠着床沿,腾出一只手来查看下一个人选。
    近年来,随着手机用户的广泛增长,聊天软件也同步发展着,在繁忙而冗杂的都市生活里,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得到片刻的放松,而这种聊天软件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