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儿媳

    这是我们村子里发生的一件事,说起来也够邪乎的。
    那一年我刚参加完高考,就想回乡下奶奶家休息几天。下了公交车刚走进村没多久,忽然被人在背后抓住了胳膊,“救救我吧!她要把我抓走!”我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我并不认识这个人,她和乞丐一样:破烂的衣服,乱遭遭的头发,一脸的污浊,混沌的眼睛……大夏天的,穿的却特别厚,身上裹一件棉袄,里面还套个花毛衣。
    看她那个样子

命若琴弦

  当我走进那座荒废已久的宅院的时候感到了一种刻骨的熟悉。宅院之内,杂草从生,蛛网四结,阴气森森,一股巨大的恐惧感混杂着巨大的幸福感向我袭来。我来过这里,我断定,这里的一切一定和我有着莫大的关系。 
  我继续向庭院的深处走去。庭院极大,隐约可以想见当年的奢华。沿着荒芜的路径向前走,想象着当年的雕梁画栋,歌舞升平,一切宛在目前:白衣胜雪的美女踏着欢快的节奏在灯火通明的殿堂上翩翩起舞;美

咒死自己的毒誓

    我们村里有个绰号叫刘倔头的小伙子,脾气倔得跟牛似的,连三岁孩子都喊他刘倔头。这年头,不会待人处世、脑子一根筋的人惹人生厌,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后,村里一般大的小伙子大姑娘都沐浴在爱情的雨露里,双宿双飞,就刘倔头名声不好,无人问津,连最好事的媒婆也懒得上他家的门。
    到了三十岁那年,刘倔头好不容易才在家人的物色下,讨到外村一位腿脚不方便的姑娘当老婆。

新聊斋之红衣笔仙

    她是一个美丽大方的女孩,是那么的楚楚动人。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今早警察让我去辨认尸体,是一起谋杀案的被害者,我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手表,那是我送给雨萱的生日礼物。没错,她死了,她的表情很恐怖,眼睛布满血丝,散发出阵阵阴森。她穿着一件红色外套,手里紧握着一支铅笔。
    这样的景象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曾经告诉我,如果一个人死前穿红色衣物,她将变成劣鬼,如果手里还有一支笔,那么她就化

邪异玩偶

  微雨站在那里发呆,根本没听领队说什么。这次的旅游让她有些扫兴,为了一些事情,和小吴吵了一架,她已经闷了一整天了。小吴倒是在仔细地听着。 
   
  这是旅行的最后一天,旅行团没有安排行程,领队在向旅行团的成员宣布明天的飞机是几点的,什么时间在哪儿集合,并向旅行团的成员解说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宣布各自活动。 
   
  小吴知道微雨在生气,为了

香水魔法(非鬼事故)

如果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表达,或是你与他的恋情迟迟毫无进展,试一次看看以下的香水魔法符咒吧,他们会让你有出其不意的胜利!能和他/她成为朋友的魔法水1.选一个晚上,手上拿着你喜欢的香水,在你看见第一颗星之时,凝望那颗星的同时,心中暗地里说:“天使,请将我的讯息传递给他!”连续说三次。脑海中亦不妨想着他或她的脸孔。2.翌日,用手帕轻沾一滴,然后上班/上学去。如果成功地和他/她成为朋友后

雕像

    陆老伯退休后,搬进了独生子在某小区专为他而买的一房一厅小单元里。
  儿子说:"爸,小蓉她怕吵,您就委屈一下吧,再说这环境也不错,电话也有。有什么事你就言语一声,每月我再给你八百块钱生活费。"
  陆老伯默默地盯着儿子,良久,他说:"你放心,我不会再去缠你们的,走吧!"
  陆老伯知道儿媳嫌他碍眼,他喜欢听粤剧又会吵着他们,他感觉就像是被儿子扔在一个荒岛上。虽

冷香凝脂

    冷凝香,这个名字曾在这个小镇红极一时。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那淡淡的香气,犹如初生婴孩、奶娃娃一般,就紧紧的凝在了每一颗冷凝香丸中,那香气让人嗅之而不能自禁,当真是好东西。当地稍有财富的人都会说,经常食用不但可以永葆青春,而且身上还会生出那般淡淡的香气,一种让人闻之便想亲昵的气息。就因为这样,当地大有闲钱的青楼女妓为了招揽客人都会买来食用,当地的不少富商也会买来送给自家的爱妻宠妾。

骨头妈妈

    Avril很喜欢孩子,所以上了幼师,毕业后在当地的一家幼儿园里当老师。这家幼儿园是寄宿制,管理严格,许多工作繁忙而无力照顾孩子的父母都将孩子们送到这家幼儿园里,每周五把孩子接回家度周末,也为家长们减轻了负担。这家幼儿园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硬件设施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所以把孩子放在这里,家长们很是放心。
    Avril带小班,小班的孩子刚入园没多久,很是恋家,每天都有小孩子哭着喊

情陷病梅馆

(一)
    这儿,就是病梅馆?也太安静了吧?静得甚至都能听见自己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站在种满梅树的庭院里,苏菲不觉皱紧了眉头。要不是空气里飘散着丝丝缕缕福尔马林的味道,她还真以为走错了地方。
    迟疑间,一个白口罩蒙住了大半张脸的女护士走来。
    “你好。我想咨询一下这儿的情况,可以吗?”苏菲问。护士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说:“请跟我来。”
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