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为证

    一、喜中生祸
    一向温柔可人的女友袁莉这些天老是没原因地发脾气,这让唐继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以为袁莉在考验自己,所以逢事尽可能地往袁莉心里做。他实在太爱袁莉了,不想在关键时期掉链子。
    明天是回袁莉老家见未来岳父岳母的日子,晚上,袁莉约他去商量明天回家的事。为了增加点温馨气氛,唐继刚特意约袁莉在爱吧饭店见面,他提前预定了座位,还让服务员摆好了玫瑰花。他又

嫖鬼

    皖南某县,有一局长,姓刁,生性极其好色,常利用出差之际,用公款嫖妓。
    一次,刁局长出差来到S城,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天黑时,故伎重演,撇开随行人员,只身溜了出来,想寻个佳丽,得一夜之欢。
    正在街头徘徊之际, 刁局长远远看见一个女子站在一棵树的阴影下,搔首弄姿,左顾右盼,做出各种妩媚之状,风情万千。凭着多次的实践经验, 刁局长立即认出此女子的身份,顿时心头

不要翻开书本最后一页 作者:夜幕

     高辉拿着遥控器使劲的按着,换了很多台就是没有一个好看的节目!的确,现在都11点了。
     睡不着,闲着又无聊。突然想起了楼下对面有家书店。高辉掀开窗帘看到书店还开门着,就下去买书去了。
     ‘老板!有没有什么好看的书啊?推荐一部!’由于都是熟人,高辉进门就大大咧咧的喊了一嗓子
     ‘恩....自己找吧!’从卧室传来了书店老板的声音

同桌

  在那一年初3的下学期,有一天我生病了,发高烧三天,我没有去上课。病好了回去上课就发现我本来独自一人坐的最后一张课桌上来了一张新面孔的女生,这个女生长的也满清秀的。短发,身子看起是细细的,皮肤很白。   我坐到课桌前问了她之后才明白,原来她是来我们班借读的,到了中考时还是要回原学校去老试的,当然现在她和我是同桌。我和她相处的也满好的,我不懂的题问她,她都能帮我解答。和这样长的好看学习又好的女生

弃婴

妈妈店铺的那条街上,经常能看见一位叫老黄的环卫工人,听人说他是徐奶奶家的上门女婿,因为徐家的姑娘是先天性痴呆,没办法说亲,所以便招了农村来的老黄入赘,工作也是女方家安排的,只希望他能照顾女儿余生。 老黄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干活很认真,每天风雨无阻的在街上挥动着大扫帚,感觉很不爱说话的样子,即使遇见有人和他打招呼,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 小时候我一度还很怕他,老觉得这个黑黑壮壮的大叔有种说不上来的杀

噪音

     每天夜里十二点,住在露天花小区四号楼里的人们就开始睡不着觉,他们被不知从哪传出来的噪音吵的就是睡不着觉,那声音很大,就像拖桌子、拖椅子,还有凿墙、电钻钻墙的声音,几乎家家户户都听得见。好几户人家一到这个时间,就会把小孩子吓醒的,结果小孩子也跟着哭起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小孩子一哭起来,楼下的流浪猫也跟着叫起来,然后是家里养狗的住户家里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而且这些声音一开始就怎么也停不下来,

坟头泼狗血

    牛瘸子不是天生的瘸,是小时候爬树掏鸟摔了下来断了筋骨,长好以后就一瘸一拐的。可是牛瘸子虽然瘸了,脑筋却挺好用,他因为自己腿脚不好干不了重活,在村里人都去山下采石场上背石头时,他狠狠心买了一辆货车拉货用。
    几年功夫过去了,村里该穷的人家仍是穷,可牛瘸子却富了起来,这下登门说媒的人也多了,牛瘸子全都不要,他就看上了村里的阿燕。
    阿燕刚刚二十岁,长得水灵灵的惹

11个防鬼知识

    利器吓鬼
    医护人员遇鬼时,会立刻将制服整理好,摆出一副专业、正气的形象,令一些负磁场、不正气的东西知难而退。此外,有说鬼旬利器响声,所以医护人员会把小剪刀等利器放在身上,抛到地上吓鬼,以备不时之需。
    包尸不说话
    当医院有人死去时,医护人员会将尸体打包,但打包的时候,绝不可叫他人的名字。因为人死后,四肢及五官等各样身分机能都会慢慢停下来,

午夜(短篇)

    她回到家里,像往常一样,温暖的小灯开着,电视屏幕的荧光闪闪烁烁,拌着轻微的响声。她放下包,走到厨房,轻轻打开冰箱找东西吃。“你回来了!”母亲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在身后,她转身,幽暗的灯光下,母亲的脸呈一种青色。“恩。”“水已经给你放好了,洗澡吧!”她累极了,是的,需要洗个澡。她踏进浴室,今天的浴室特别干净,似乎被彻底擦洗了一遍。她试了水温,躺进了浴缸。温暖的水漫过她的肌肤,她舒服的想要死去,

荒废果园里的吊人树

    “这已经是今年第四个了……”
    宜兰头城的这处山区总是静谧荒凉,荒废的果园更是相当隐秘而人烟罕至,但是此时却有许多穿着制服的警察聚集这此,鉴识人员拍照的镁光灯也不断闪烁着。
    “同一棵树,同一个位置,同样是上吊自尽……”警察李武财紧张地向王哲骓警官报告着。
    王警官摇摇头,拿出香烟衔在嘴里。旁边的警察帮他点烟,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山上太过潮湿,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