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车

  老王失业了。
  
  他原先工作的是一家棉纺织厂,后来因厂里经济效益不好,他被当作老员工而下岗了。
  
  失去工作的老王并没有闲着,他很快在一家二手出租车市场买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当出租车师傅.可是,说来也怪,自从老王买下这辆车久之后就一直就恶梦不断。
  
  今晚,他照例吃得特别早,一想到再过几天,他所需要的证都办下来了,他就

脚步声

     大华和阿豪都是大楼的电梯修理工。一天,阿豪脸色极不好的对大华说:我大概是撞鬼了。大华是阿豪最好的朋友。大华大笑:不可能吧。      阿豪瞪者着血红的眼睛说:“自从我看了那个不好的东西后。每天下班都有人跟着我,但我回头,却什么都没有。但我真的是听到那脚步声,我走一步,他就走一步。我跑起来,那脚步声也跑起来。然后就停在我的背后。”大华问他:“有多少天了?”阿豪吭吭唧唧地好象挺不愿讲的。最

断脚的女人

   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寒冷的冬天。
  深夜时分,一列由两卡编成的内燃火车,在雪天的原野上奔驰,车上只有司机和车长两人,没有乘客。车内唯一的取暖器是一个圆火炉,正在熊熊点着。
  突然,一名女子站在路轨上,司机马上把火车煞停,但一来不及了。列车把那女子撞倒,走了数十米才停下。 那女子是冲出路轨企图自杀。
  这样子一定要联络最近的车站报警。可是,那时的无线电不象

都市聊斋之鬼口

    “槐园”,外围是坚实的水泥墙,有两人高,只能从大门口那漂亮的欧式铁艺大门,透着看到里面那雪白繁华的一片盛开着槐花的海洋。铁艺大门上明亮的霓虹灯闪烁着“槐园”两个大字,龙飞凤舞,仿佛出自名家之手。铁艺大门敞开了一半,仿佛在开门迎客。谁也不知道这座花园是几时出现的,也没人知道这座槐园到底有多大。
    园外站着几个人,都是散步时无意间来到这里的,一对中年夫妇,一对年青情侣,一个老人

夜半幽灵

    上世纪60年代,鲁西南的一个小山村里,发生了一件让人谈之色变的凶险事儿。
    田二狗附体了,附到了他们家的那条大黄狗身上。
    田二狗是上一年死的。那是上一年的早春,他到山上砍柴,不巧掉进了天狗崖下幽深的石窟里。家人在连绵10余里的大山里找了8天,就是不见二狗的踪影,等到快要放弃的时候,领头的队长说,到二狗经常砍柴的天狗崖下的石窟里看看吧,说不定掉到石窟里了。于

恐怖的英语磁带

    明天是新学期的第一天,按照惯例,今天返校,去领各科的书籍,当然还有那盒英语磁带…
    外面下着大雨,刘画匆匆的跑进了教室里,“天呐,雨真大!”
    班里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同学,刘画学习很好,是班长,所以理所当然的是他去领书!
    一个人走在三楼的黑暗走廊里,只有前方的一个教室发出昏暗的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终于到了,手续办好,刘

死亡追踪

    电器行老板霍占刚因生意应酬,这天很晚才回家。刚跨进公寓电梯,随着一阵冷风,后面又进来一人。霍占刚回头一看,竟是一个身着素色连衣裙、面色苍白的年轻女子。霍占刚大吃一惊,在这初雪之夜,穿这一身衣着,大概是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吧?霍占刚赶紧别过脸去,耳边却分明听到那女子怪异的一笑。霍占刚顿时毛骨悚然。
    回到二十五楼自己的家,妻子胡丽娜早入梦。霍占刚将手包放到客厅的茶几上,却意外发

14号桌

一个朋友过生日,邀请我去某酒吧去参加聚会,我欣然同意,晚上8点,我准时赴约,到了某酒吧门口,就看到朋友的身影,他上来就搂住我的肩膀,直说,就等你了,赶紧跟我进来。我一脸的歉意,跟随其后走进了酒吧。 劲爆的音乐,炫目的灯光,盈满着这幽暗的酒吧,形形色色的人脸上写着不同的表情,都在这个夜店尽情的释放自己,疯狂的一夜。 朋友带我来到一个卡座前面,招呼我坐下,然后他的手对卡座上的人一一指过,说,“这些

鬼市场

    2009年4月5日晚上十点,好不容易做完领导交代给的任务,我伸了个懒腰,收拾收拾东西出门。 走出楼门抬头看天,才发现今天的夜晚特别的黑,不大圆的月亮被一层薄薄的云雾遮掩,星星也都似隐似现,阵阵阴风吹过,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心里骂道:该死的领导,让我加班加到现在,他却早早回家舒服去了,又赶上这让人不舒服的天气,唉!赶紧回吧,老婆肯定在等着骂我。成天累个半死,钱还多挣不下一分! 推

鬼使神差还是巧合?

    杜鹃和丈夫买了套装修好的新房,搬进去后的一天,杜鹃拖完地板坐在阳台上等地板变干。等地板上面大部分水渍都慢慢消失了,在房间中心位置上却有一片水渍始终不干。她侧头一看,水渍的形状竟然像一个四肢张开的人。
    她拿了一块干布去擦,擦去人形后她起身时,忽然发现水渍像从地板下冒出来一样,又湿了一片。这一次,水渍的形状竟然仿佛是一个字,仔细看,是一个“冤”字。她有点困惑,俯下身再次把水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