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体育活动是否应适用公平原则?

[案情] 张红与李丽系邻居,平日时常相约在家门口打羽毛球锻炼。2009年3月17日,傍晚两人又向往常一样打起了羽毛球,张红挥拍狠击一球,但不幸李丽不仅未接到球,反被球击伤了左眼,造成九级伤残。 [问题] 日常的体育活动应否适用公平原则? [评析] 公平责任原则,是指损害双方的当事人对损害结果的发生都没有过错,但如果受害人的损失得不到补偿又显失公平的情况下,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情况和公平的观念,要求当事人分担损害后果,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了公平责任原则。适用公平责任的

一事不再理 岂能反复起诉

               案  情   某有限责任公司将自己投资的某电器商城内的手机柜台出租给张某,崔某是张某雇用的销售人员。2002年的一天,任某、于某在选购手机时,与崔某、张某发生了纠纷,后被人劝开。但不久,任某、于某分别持刀、木棍返回。张某见状找到崔某。于是,崔某持尖刀、张某持斧子与任某、于某打在一起。互殴中,任某被崔某刺中胸部死亡。崔某、张某被抓获归案后,检察院提起公诉,任某的父亲、妻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崔某、张某赔偿各项损失77万元,商场出租人有限责任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法

手机短信能否作为单独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直接证据?

【案情】 2010年2月,李某某因资金缺乏向王某某借款人民币10000元,但并未出具借条。借款到期后,经王某某多次催问,李某某拒不偿还。后王某某诉至法院,在庭审过程中,李某某否认曾向王某某借款10000元,王某某则提供向李某某催款的手机短信及李某某的回信予以证实,王某某的发信内容为:“李某某,你欠我的10000元什么时候还给我。”王某某收到李某某的回信内容为:“现在我手上没钱,欠你的10000元过段时间再给你吧”。 【分歧】 手机短信能否作为单独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直接证据? 第一种

诉讼时效届满后部分履行并不代表诉讼时效中断

案情:   1998年8月份,经结算李某尚欠王某饲料款5850元,并向王某出具了欠条,同年年底,王某向李某催收该欠款,李某说过个吧月再还。后因王某生了场病,生意上的事照顾不过来,这事就给耽搁了。去年王某清理衣物时发现了这张欠条,于是王某又找到李某,当时李某手头上比较紧,只还了王某1000元钱。今年王某再去催问余款时,李某却说:“律师说了,诉讼时效已过了,这钱可以不还了。”王某认为李某去年归还了其1000元钱,诉讼时效已中断,遂向法院起诉,法院驳回了其诉讼请求。    评析:   

申请重新鉴定又迟迟不交鉴定费用视为放弃

案情     2008年7月23日,祝某驾驶江西F90017号农用车装载一车肥料由宜黄县棠阴镇街上驶往棠阴镇店前村,行驶至棠阴镇解放村冷水窝路段时,由于祝某行车中未注意安全,导致江西F90017号农用车侧翻,造成乘坐在车厢内的搬用工吴某受伤并摘除右眼球的交通事故。后经抚州市玉茗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六级伤残。为此,原告吴某将雇主李某、车主祝某作为共同被告诉至本院,要求两被告共同赔偿14万余元。     分歧     本案在庭审过程中,被告李某、祝某以原告吴某在申请鉴定时程序违法为由

福建晋江德尔惠鞋业有限公司与刘钰辉计算机网络域名侵权纠纷案

福建晋江德尔惠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尔惠公司)是一家生产销售运动休闲鞋为主的企业,1991年注册了“德尔惠”商标。2001年注册了“德尔惠中英文及图”商标,核定商品项目为第25类。德尔惠公司投入巨资用于广告宣传,在相关消费者中具有较强的影响力。2002年“德尔惠中英文及图”商标被评为福建省著名商标。刘钰辉于2004年注册“德尔惠体育用品.cn”中文域名,利用该网页进行宣传、销售体育用品。德尔惠公司以刘钰辉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经审理认

谁该为委托不明埋单

[案情]:     张某岳父以其名义为张某向银行贷款50000元,由孙某担保,该款已到期,为此,张某委托陆某转交28000元用于归还银行贷款。事后,张某将28000元交给陆某,而陆某未将该款用于归还银行贷款。2005年7月,张某将陆某告上法庭,称陆某未按其指示将28000元交给其岳父,要求陆某返还该款并赔偿损失。陆某辩称张某是委托其交给陆某而不是原告岳父。为证明各自主张,原告提供两份证人证言,被告申请证人孙某到庭作证,双方对对方的证言都存在异议。     [分歧]:     一种意见认为,依

车主为何承担垫付责任

[案情]   2002年1月19日20时,杜某驾驶在其店铺修理的大货车外出试车,当行驶至乡村公路时,该车前部与同向行驶的两辆自行车相撞,造成颜某等4人当场死亡,杜某弃车后逃逸。此次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0余万元。事故经交警部门确认属非道路交通事故,杜某夜间驾驶制动、灯光均不符合安全要求的机动车,对路面情况未注意观察,盲目行驶;事故发生后,弃车逃逸,应负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颜某等4人的第一顺序人以死者亲属的身份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   [审判]   庭审中,第一被告肇事者

解除婚约不能索赔精神损害费

[案情]   申诉人赵红,女,1968年出生,汉族,东营市河口区职工。    被申诉人赵强,男,1968年出生,东营市河口区职工。   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原为中学同学,家境都十分贫寒。两人同时参加高考,都没有考中。两人决定第二年复习再考。事实上当时申诉人的考分比被申诉人高,但是,为了使被申诉人专心应考,两人协商被申诉人先复习。为了照顾被申诉人的生活,两从在县城附近找了申诉人的亲戚的住房暂住。当时两人已同居。   第二年,被申诉人如愿考上了大学。为了被申诉人能够不因经济困难而读不成书,申诉人放

显失公平的调解协议虽已履行仍应撤销

  【案情】   2007年7月12日9时许,被告林艺伟驾驶摩托车后载原告林杰鹏(1992年4月出生),遇被告陈龙强驾驶的小车发生碰撞,致原告林杰鹏和林艺伟受伤。事故发生后,陈龙强将原告和林艺伟送往漳浦县医院治疗。陈龙强为原告垫付医疗费人民币671.2元。2007年7月12日,漳浦县医院初步诊断林杰鹏左下肢挫伤。2007年7月16日晚,原告父亲林宝山与陈龙强签订调解书一份,约定陈龙强赔偿原告医疗费1200元,今后一切事情与陈龙强无关。调解书签订后,陈龙强当场支付给林宝山人民币1200元。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