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起特殊侵权案件谈举证责任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