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纠纷中债务人配偶一方的责任

这是律师代理的一个二审案件,一审不是律师代理的。案中律师的观点,已经得到最高院最新相关司法解释的印证。在配偶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所借债务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情况下,配偶应当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案件中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应当由主张不承担责任的配偶乙方承担。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徐民终字第36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X龙,个体户。
委托代理人王祥,江苏同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姚X巍。
委托代理人袁晓普,江苏铸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X,工商银行职工。

上诉人孙X龙因与被上诉人姚X巍、王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2014)新民初字第32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孙X龙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祥、被上诉人姚X巍的委托代理人袁晓普、被上诉人王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5月13日,姚X巍向孙X龙借款100000元,并出具借据一张,约定借期一个月,利息按同期贷款利率4倍计算,姚X巍母亲张迪凤在借据上担保人一栏签字。后姚X巍于2013年11月6日还款1000元,于2013年12月12日还款5000元。另外,张迪凤代姚X巍还款10000元。2014年3月1日,孙X龙用张迪凤信用卡刷卡消费19998元。剩余款项,经孙X龙催要,姚X巍及张迪凤至今未还。
另查明,姚X巍与王X于2001年4月12日登记结婚,于2013年10月16日登记离婚。2012年至2014年期间,姚X巍支出数百万元用于网上购买彩票。
原审法院认为:孙X龙与姚X巍之间的借贷关系事实清楚,姚X巍应按约定履行还款义务。孙X龙主张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算利息,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至2014年3月1日止,本金100000元,按借款时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基准年利率5.6%计算,共产生利息17920元(计算公式:100000元×5.6%×4×292/365)。张迪凤作为借款人亲属及担保人,其代借款人姚X巍偿还的款项中,应从姚X巍应还款项中扣除。至2014年3月1日止,姚X巍及张迪凤共向孙X龙还款35998元,扣除应付利息17920元,未还本金为81922元。
孙X龙作为出借人,享有向谁出借及出借与否的主动权。孙X龙未要求王X在借据上签字确认,也未举证证明王X与姚X巍之间存在共同举债合意,以及王X分享了姚X巍举债所带来的利益。涉案借款虽发生在姚X巍、王X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但因姚X巍在涉案借贷发生时段支出巨额资金购买彩票,而非用于家庭生活、经营,故孙X龙要求王X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姚X巍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孙X龙支付借款本金81922元及利息(自2014年3月2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算),二、驳回孙X龙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700元,由孙X龙负担400元,由姚X巍负担2300元。
原审判决送达后,孙X龙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予以改判。理由是:第一,姚X巍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本案借款用于购买彩票;第二,孙X龙不应承担“王X与姚X巍之间存在共同举债合意,以及王X分享了姚X巍举债所带来的利益”的举证责任;第三,本案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
被上诉人姚X巍答辩称,姚X巍从2012年到2014年买彩票共计支出了400多万元,其月工资只有3000多元,购买彩票的钱主要是向很多人借来的钱,其中本案的借款全部用于购买彩票,偶尔获得的奖金也全部用于购买彩票。本案的借款没有用于其与前妻王X的家庭共同生活,属于姚X巍个人债务。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王X答辩称,王X对本案借款不知情,借款也没有用于家庭共同生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王X是否应对本案借款承担偿还责任。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关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的性质认定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作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之规定。尽管该规定在两种情形之外将夫妻一方所负债务一概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之规定,明确了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是判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债务的法定标准。因此,只有在夫妻一方所负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事实真伪不明时,才能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进行推定;如果当事人能够举证证明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者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可以直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作出认定。
本案中,被上诉人姚X巍向一审法院提供了其大量购买彩票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和翼支付账户交易明细,这些证据能够证明2012年至2014年期间,姚X巍长期、频繁在网上充值投注购买彩票,每次充值投注的时间间隔仅是短短几分钟,累计支出数百万元,偶尔中奖后也都再次用于充值投注。尽管购买国家发行的彩票不属于违法行为,一般的适量购买属于合理消费,但姚X巍的购买彩票支出已明显超出其日常收入,明显不属于为夫妻共同生活需要而为。结合姚X巍个人收入不高的事实,可以认定姚X巍购买彩票的钱主要来自向他人的借款,本案借款也被姚X巍用于购买彩票,并没有用于其与前妻王X的夫妻共同生活。而上诉人孙X龙除了向一审法院提供了未写明借款用途的借条及银行对账单外,未提供相反证据否定被上诉人姚X巍的上述证据,故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借款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认定该借款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无论在事实认定还是在法律适用方面,均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孙X龙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00元,由上诉人孙X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祝 杰
代理审判员
张演亮
代理审判员
王小曼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八日
书 记 员
郭晓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