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合同无效担保人应负民事责任

案情?2000年1月,原告甲公司向乙公司提供借款200万元。同年5月,双方达成还款协议,乙公司承诺于该年10月底之前还清借款,丙公司在还款协议中承诺对乙公司的借款承担连带责任保证。2000年10月初,丙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丁公司作为列席方参加会议并形成股东大会决议,决议内容为丙公司将股权的60%及其为乙公司借款提供的保证责任一并转让给丁公司,丁公司同意承担。之后,丙公司于2000年12月函告甲公司,通知其关于乙公司借款的保证责任已转移给丁公司。2001年1月,甲公司复函丙公司,告知同意将丙公司的保

绫致公司与崔焕所等侵害“杰克·琼斯”商标权民事纠纷案

原告绫致公司经授权在中国境内享有使用“JACK&JONES”商标并提起侵权诉讼的权利,经注册享有“杰克·琼斯”商标的专用权。被告崔焕所、被告杜兴华未经许可,注册了jackjonescn.net域名,并利用该域名开办了杰克琼斯中文网。该网站在搜索结果中的网页标题显示为“JACKJONES中文网-杰克琼斯中文网-JACK&JONES中文官方网站”,网页描述中使用“杰克琼斯中文”、“杰克琼斯官方网站”等表述;在该网站首页及相关网页中大量使用“杰克琼斯中文网”、“jackjones中文网

放弃起诉有亲戚关系的赔偿义务人应否准许?

[案情] 2009年8月23日8点左右,金某骑着一辆摩托车,后载着舅妈库某,在街道十字街处与漆某驾驶的小卡车发生碰撞,造成库某受伤。经过交警处理,意见为:漆某负主要责任;金某负次要责被;库某不负责任。事后,金某与漆某未履行处理意见,库某以金某是亲戚,且自己是搭车,情理不容为理由放弃对金某的起诉,故将负事故主要责任的漆某告上法庭。 [分歧] 放弃起诉有亲戚关系的赔偿义务人应否准许? 第一种意见认为,库某不起诉未领取机动车辆行驶驾照的金某,是自己对自己诉讼权利的选择与处分,等于其亲戚的

从安康首例“串子”纠纷案看举证责任倒置

【要点提示】     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     【案情简介】     原告李红艳与第三人刘冬梅因临产于2001年5月2日到被告安康市中心医院待产。次日凌晨3时许,相隔5分钟各产下一女婴。被告方护士因过失误将李红艳所生女儿交与在产房外等候的刘冬梅家属,将刘冬梅所生的女婴交与在产房外等候的李红艳家属。随着孩子逐渐成长,原告夫妇及第三人夫妇发现自己抚养的孩子长相与父母差异很大,夫妇间便经常发生矛盾。

律师包打官司 所签代理协议是否有效

【案情】     2001年3月15日,林朝之兄林立辉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刑事拘留。3月24日,林朝与某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委托协议》,协议约定:林朝委托该律师事务所为林立辉提供法律帮助,委托期限自协议签订之日起至一审终结时止,委托费用4000元。签订协议后,林朝依约定向律师事务所缴纳了4000元代理费,律师事务所亦指派律师会见了犯罪嫌疑人林立辉。2001年4月14日,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公诉书认定犯罪嫌疑人林立辉受贿金额36000元。12月6日,林朝与律师事务所又签订了一份《委托协议补充》,约定

诉权的选择

 [案情]   原告王某租赁甲公司的客车办事,该车司机为李某。途中,被运输公司的一辆货车违章超行,致使王某乘座的客车被迫撞到一建筑物上,乘客王某受伤,司机李某也受伤。李某在事故中无责任。   [评析]   在以上案情中可以形成五组法律关系:一是王某与客运甲公司之间的客运合同关系;二是王某与运输乙公司之间交通肇事侵权法律关系;三是客运甲公司与运输乙公司之间的交通事故关系;四是客运甲公司与李某之间的单位与职工关系;五是李某与运输乙公司之间的侵权关系。   基于以上几种法律关系,

民事诉前财产保全的效力可否延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案情】 陈某某驾驶大货车与张某某驾驶的摩托车相撞,造成张某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陈某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张某某的亲属向法院提出了诉前财产保全的申请,要求法院扣押肇事大货车,并在15日内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被告陈某某赔偿各项损失38万元。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由于检察院以交通肇事罪对陈某某提起了公诉,原告便撤回了民事诉讼而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分歧】 原告撤回民事诉讼后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诉前财产保全的效力是否延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第一种意见认为

解除劳动合同案雇方应负举证责任——安阳中院判决吴兰云诉安阳市永安机械公司抚恤金案

裁判要旨 在劳动争议案件中,因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而产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若举证不能,就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案情     原告吴兰云的丈夫左俊方于1964年10月参加工作,1970年5月到河南省安阳市中原石油机械总厂工作,为该厂全民固定工。后安阳市石油机械总厂改制为安阳市永安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永安公司),左俊方仍为该单位职工。2002年11月21日,原告的丈夫左俊方因病去世,永安公司付给原告700元办理后事,后原告多次找永安公司协商丧葬费、抚恤金等事宜未果,于2

打折机票的效力认定

一、基本案情 2005年3月20日,原告伍某持本人和刘某的身份证在被告远大泛友公司购得3月29日由被告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承运、从北京飞往深圳、航班号为1313的机票二张,每张机票价格为三折,计每张人民币580元。同年3月29日,原告和刘某凭此机票在办理登机手续时,被机场工作人员告知机票有误,不能登机。原告和刘某只得另购了二张全价1800元的同时间、同航班、同起始点的机票。原告为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二被告承担相应责任。 二、审理结果 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