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应该负赔偿责任吗

一、案例: 2010年6月的一天,王小姐在停车场,遗失一枚价值4万多元的戒指。当她发现后,立即打电话报警,警方通过停车场监控录像发现有一名男子确实在王小姐先前停车的地方弯腰捡过什么东西,由于监控录像设备的原因,看不清他捡的具体是什么物品,经过警方的工作,找到了拾得戒指的赵先生。可是赵先生说,他确实在停车场捡到了一枚戒指,但是,事后他觉得,假的东西那么多,他捡来的戒指不可能是真的,所以随手扔在路边的花丛里了。赵先生协助警方赶到他扔戒指的地方寻找,但是没有找到戒指。王小姐遂将赵先生告上法庭,要求赵

人民调解协议引用法律错误的效力判断

  裁判要旨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涉及人民调解协议的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的要求,人民调解协议符合以下四个条件即具有民事合同性质,即主持调解的必须是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协议必须具有民事权利义务内容、调解协议的形式必须是书面协议,调解协议必须经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依此要求,人民调解协议引用法律错误并不必然导致调解协议无效。   案情    2010年8月2日,原告罗发香、郭礼顺之子郭高鄂驾驶自家车辆在整修的刘家河段公路上运渣石,因驾驶不慎撞上刘家河桥的护栏,当场死亡。事故

乘免费班车颠出十级伤残 老太状告乐购

马女士在真北乐购超市购物后乘坐超市免费班车回家,途中因车辆颠簸而摔倒,导致部分锥体压缩性骨折,经鉴定为十级伤残。马女士将真北乐购超市告上法庭,索赔4.5万余元。昨天,上海普陀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事情发生在去年10月4日,60岁的马女士与爱人在真北乐购超市购物后乘坐超市的免费班车回家。途经真北路桃浦路时,车子突然颠簸,将最后一排马女士所坐的椅子坐板震落在地,马女士一下子摔倒。后经伤残鉴定显示,马女士部分锥体压缩性骨折,属于十级伤残。      庭审中马女士一再表示,自己是因为乘坐了

本案保证人不应承担保证责任

案情介绍     2002年12月15日,徐州市贾汪区某农村信用合作社与四农户甲、乙、丙、丁签订《农户小额担保贷款合同》一份,约定甲向信用社贷款人民币20000元,还款期限为2003年12月13日,由乙、丙、丁作为保证人,对甲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当日信用社按约向甲发放了贷款。2003年2月,甲因外欠帐太多,将其房屋、商店等全部财产处理后,携其全家外出,下落不明。2003年3月,信用社诉至法院,要求判令甲承担还款责任,乙、丙、丁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对本案的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

“私了”协议的效力如何认定

原告  王  民     被告  周  军     案由  债务纠纷     2001年8月15日,周军和王民因债务纠纷发生厮打,周军回家拿来一支单管猎枪,装上空弹壳,用枪指着王民的胸口。枪被夺下后,周军又用拳头击打王民头部。当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时,周军已不见去向。事发后,王民住院治疗。在这期间,周军先后托人或亲自到医院,给王民送去4000元钱。在村委会和中间人的调解下,同年9月8日,双方达成一份书面协议,主要内容是:周军赔偿王民医疗费、经济损失等15000元,于9月13日前给付,王民同村委

冯海斌诉大象副食品批发部未登记入住其宾馆因其他住客失火蔓延被烧伤赔偿案

  【案情】   原告 : 冯海斌 , 男 ,26 岁。   被告 : 象山大象副食品批发部。   2001 年 1 月 1 日 , 肖仁恩等四人入住由被告象山大象副食品批发部开办的 " 象山甬港宾馆 "502 房。该房为标准双人间 ,登记人为肖仁恩 , 登记的同住人为其兄弟肖仁辉。原告冯海斌及另外一人亦同住此室 , 但未办加铺登记手续。次日凌晨三时许 ,该宾馆因 302 房间住客失火 , 火势迅速蔓延 , 致宾馆三层以上重大火灾 , 原告等人为逃生而破窗跳楼 , 身上有多处被火烧伤,另有

本案反诉不成立

案情:     张某与罗某系多年邻居,两家的房屋相连。2006年罗某家的儿子结婚就在原来的院子里盖了间新房子,张某认为罗某在建新房时拆了其与罗某相连的一间小房子,为此多次找罗某协商要求其拆了新房,罗某认为其根本没有拆其房子,就不予理会。张某为此多次找到居委会及当地派出所,要求他们去解决这一问题,并多次到罗某家闹,导致罗某高血压复发半身不遂。当地居委会及派出所经调查认为罗某并未拆张某家的房子,而是张某年纪大了,记忆不清。经过做思想工作,张某仍认为罗某拆了他的房子。为此,张某起诉到法院。庭审过程

职工身份的举证责任应由谁承担

  [案情]   1966年,王小二进入原龙源坝公社当通讯员,1967年当广播员,l969年开始从事电影放映,后于1999年下岗。原龙源坝公社的职工分为社办企业人员和城镇大集体企业职工。2007年,江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省财政厅《关于对未参保城镇大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实行养老生活补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的补助对象是:“已无缴费能力且未参保的城镇大集体企业中,符合国家原招工政策规定,经县以上劳动部门办理了正式招工手续,在2006年12月31日前已达到法定正常退休年龄的退休人员。”王小

经营场所被袭 消费者有权索赔

假如一个人在餐厅、酒吧或公园被人袭击伤亡,除了向袭击者追究相关责任外,还能否向经营场所索赔呢?近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广州市一些法律界和工商界人士。他们普遍认为,消费者有索赔获得救济的权利,而同为受害方的经营者也应该完善服务,以防范外来暴力可能带来的经营风险。   典型案例     案例1:餐厅里被打向店方索赔25.8万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近正在审理一宗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2001年10月23日晚上7时许,凌某前往广州天河某风味馆出席同乡生日会。不料,当大家有说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