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公司县级运营中心项目

一、代理记录 由委托人对整个项目进行分析、介绍和阐述; 全国分为四个级别:重庆市某公司(总公司)——五大战区(子公司)——省级(分公司)——区县级运营中心 总公司占比51%,子公司占比49%,分公司占比49%; 子公司:时间3个月,须确定具体的办公场所,品牌费,不予退还;最终解释权归全商汇; 分公司:乙方协助甲方在当地设立分公司,甲方许可乙方以省级分公司的名义对外开展经营活动,不刻公章、使用电子章,3个月必须确定场地,违约不退换品牌费; (5)区县级:根据具体情况予以确立。 二、结语

附加限制诉讼自认能否作为证据认定?

案情     老张和老李是多年的邻居,关系和睦。老李一次急需用钱,口头向老张借款2000元。一年后,老张向老李索还,老李称已归还。双方僵持不下。老张遂诉至法院。审理过程中,老李承认借款属实,但辩称已归还,因双方借款时没有出具借条,所以归还时也没有出具收条。     分歧     在案件处理上,有二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老李承认借款事实,已经构成诉讼上的自认,那么老张不必再对该事实进行证明;至于老李提出已经还款的事实,根据“谁主张谁举证”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应由老

笔迹样本的举证责任应由谁承担?

 【案情】原告诉请法院要求被告陈某偿还借款1万元,其所提供的证据为陈某1996年的借条,借据中有陈某的签字。陈某到庭辩称,其未向原告借款,借据中的签名非其所签。原告遂申请法院进行笔迹鉴定。在法院的要求下,陈某当庭书写了二十余份签名,法院将其送鉴定部门进行鉴定,但鉴定部门以样本不足无法鉴定为由予以退回,并要求提供1996年前后陈某的签名样本。而陈某声称找不到1996年的笔迹样本。     【分歧】本案举证责任如何分配,产生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提供鉴定样本的举证责任应由陈某承

该案笔迹鉴定费由谁预交

案情:     原告甲持有被告乙签名的借据一张起诉乙,要求乙偿还借款一万元。庭审质证过程中,乙提出借据上的签名不是其亲笔所为,不同意承担偿还借款的责任。根据双方的请求,法院指定具有相应资质的某鉴定机构进行笔迹鉴定,需预交鉴定费500元。甲、乙双方均不愿意预交该费用,致使鉴定无法进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二十五条二款规定,应当预交鉴定费的一方拒不预交鉴定费,致使对案件争议的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的,应当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那么,本案

被告名称有误能否变更

  案情     2008年1月,原告乐某在乐安县某购物广场购物时,由于下大雪,商场地面湿滑,乐某不慎摔伤。后乐某多次找到商场协商赔偿事宜,未果。乐某遂将商场起诉至法院。法院送达应诉通知书后,被告答辩提出:原告乐某起诉的名称为“乐安县某某购物广场”,而我公司的工商登记名称为“乐安县某某实业有限公司”,原告起诉的被告名称与我公司名称不符,属主体不适格情形,请求法院驳回起诉。     分歧     对于被告提出的主体不适格意见,能否变更被告名称,有三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

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由谁负有举证责任?

一、案情   某挖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与刘某于2006年1月1日签订一份《挖掘机租用合同》。合同约定,公司将三台重型挖掘机租给刘某使用。租用期限一年半,即从2006年1月1日至2007年6月30日。租金每月共计15000元。付款时间为每月1日。若刘某每月不能在1日给付租金,公司有权随时将三台挖掘机收回。租用期间三台挖掘机的维修费、用油等所有费用均由刘某承担。合同签订的当天,公司将三台挖掘机交给刘某,刘某分别试车后将三台挖掘机全部开往某工地。自2006年1月至2007年1月,双方合作顺利

棉布购销合同起纠纷无权代理人应否成为合同当事人

一、案情简介     2003年8月19日,商人林某以佛山利来达公司的名义与珠海某实业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该合同约定,佛山利来达公司向珠海某实业公司提供总价为人民币643750元的锦纶STRATA及平纹棉布,珠海某实业公司在合同签订后向佛山利来达公司预付合同价款总额的60%,即人民币386250元。合同有林某及珠海某实业公司的签名,但没有佛山利来达公司的签名。合同签订后,林某委托律师发函要求珠海某实业公司履行合同,珠海某实业公司也委托律师发函不同意履行合同。2003年12月1日,佛山利来达

“义绝”该不该入律 从一则案例看我国离婚的法定理由

案情:     原告于某与被告王某系同村邻居,1996年确立恋爱关系,1997年12月25日在和集乡政府领取结婚证并于同年年底举行婚礼,婚后生一子,2003年7月王某的父亲故意投毒毒死于某的父亲,迫于家庭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于某于2003年10月向法院提出离婚,王某以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于某承认夫妻感情很好,但坚决要求离婚。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于是否解除原、被告的婚姻关系产生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感情破裂”是我国判决离婚的法定理由,二人感情尚好,他们的婚姻关系就应该维

上饶市信州区天马副食品超市诉上饶市粮食局、上饶市粮油食品开发公司、郑常勤货款纠纷案

[要点提示]     本案是一起债权人要求已被吊销营业执照企业和法定代表人偿还货款的案件。涉及被吊销执照企业的诉讼资格以及民事责任如何承担。     [案情]     原告上饶市信州区天马副食品超市,地址:上饶市信州区五三大道27—1号。 经营者俞进生。     被告上饶市粮食局。     法定代表人叶礼茂,局长。     被告上饶市粮油食品公司。     法定代表人郑常勤,经理。     被告郑常勤,1956年10月生,汉族,上饶市人,上饶市粮食局干部,家住上饶市信州区五三小区

审计决定经司法鉴定后的证据效力——湖北宜昌夷陵区法院判决一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国债资金应当依法进行审计。当该审计决定经司法鉴定后,不仅具有民商事证据效力,还具有程序效力,其效力大于当事人双方认可并已实际履行的《工程结算造价审计的报告》的证据效力。 案情     2002年4月,原告夷陵区环境项目中心与被告宜星市政公司签订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原、被告及监理同意据实结算,工程量以实际发生的数量为准。该工程项目竣工验收后,原告根据被告提交报审的工程价款,经与被告协商以及监理同意,聘请武汉众华公司对该工程造价进行工程结算审计。2003年8月8日,武汉众华公司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