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某与王某谁应取得该套房屋的所有权

基本案情     2000年6月,家住房山区良乡镇的李某将自己一套坐落于房山区西潞园小区的房屋卖给了尹某,并在土地管理部门办理了房屋产权转移登记手续,尹某取得了该房屋的所有权证书。     2001年9月,尹某通过穆某介绍,从江某处借款20万元,并由穆某作为担保人,尹某将2000年购得的那套房屋的房产证交给了穆某作为抵押,并约定:如其未能在约定的期限内归还借款,穆某作为担保人为尹某偿还江某的借款20万元,同时,所抵押房屋的房产证归穆某所有,即穆某取得该套房屋的产权。但尹某和穆某对该套房屋(以下

公证员越位“裁判”营业楼到底归谁

公证一般只是“事后”的一种证明,如果公证员将自己的行为“提前”,甚至越位“裁判”,就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4月19日,随着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书的送达,一起因公证不当引发的买卖合同纠纷案尘埃落定。     案情:     2002年9月7日,江苏省海安县某粮站经上级批准,决定将其一处营业楼(含土地)进行出让,并发出资产出让招标公告及招标书,主要内容为:招标对象为原粮站职工、社会自然人、法人;报名时间为2002年9月9日至9月13日;9月15日交纳保证金40000元(不计息),中标者的

楼板断裂摔伤施工者生产厂家应否赔偿

2002年4月,江苏沛县栖山镇魏某因建房找到该镇另外一个村施工队的胡某,双方口头约定,魏某自己备料,买好水泥板,由胡某带人建五间平房一层半,工钱4700元。胡某所在的施工队共计20余人,他们既没有营业执照,也没专业技术人员。随后胡某通知魏玉忠、陈至斗等七、八人开始施工。4月23日魏玉忠、陈至斗在一楼的楼板上垒东山墙时,因楼板断裂,东山墙倒塌,站在东山墙东架板上的魏玉忠、陈至斗随即掉下架板摔伤,被送往沛县华佗医院住院抢救治疗,经诊断为:魏玉忠脾破裂(摘除)、头面软组织损伤、右眼损伤,花医疗费102

无还款期限的借条诉讼时效的认定

[案情]   2006年12月,王某因做生意周转之需,向朋友张某借款2万元并出具借条一张,但未注明还款期限。借款期间,张某碍于情面,一直未催王某还款。直到2009年1月,张某因儿子结婚需钱用,才催王某还款,遭王某拒绝,张某诉至法院,王某以张某之债权已逾诉讼时效提出抗辩。   该案中关于张某的债权是否已逾诉讼时效期间,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该案诉讼时效期间应从借款之日起计算,张某的债权已逾诉讼时效期间。   第二种意见认为,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

签字确认已过时效的债务应继续履行

   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对此民法通则有明确规定。但债务人在债权人提供的结算清单上签字确认已过时效的债务,债权人据此向法院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呢?   日前,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债务人的签字行为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应继续履行。    1997年12月18日,福州某广告公司与当地一房地产公司订立《商品房买卖合同》,广告公司以47万元的价格向房地产公司购买一处面积为200平方米的商品房。双方约定,广告公司应当在同年12月31日前付清购房款,房地产公司在1998年

“一事两诉”法院能否均受理

案情:     2003年9月4日人民法院报《香港律师内地起诉遭遇法域管辖冲突》一文中报道,为“杰威国际”服务的香港郭叶律师行6月底向香港高等法院起诉,要求追回“杰威国际”和旗下的厦门华洋彩色印刷公司所欠144万元的律师费。同年7月,又向厦门市中院提起诉讼,追讨“杰威国际”的主要经营实体厦门华洋彩色印刷公司所欠144万元的律师费。     厦门中级法院以被告住所地及其财产所在地作为主要因素受理了该案,驳回了被告厦门华洋彩色印刷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评析:        

本案中医疗事故赔偿金如何分割

案情:     原告丛杰系死者张星际之妻、原告张冲系张星际之子,被告张洪海系张星际之父、被告白秀云系张星际之母。第三人张欣系张星际之妹。1999年9月17日张星际因病在北京通州潞河医院(以下简称潞河医院)住院治疗,因医疗事故张星际于同年9月26日死亡。     张洪海、白云秀、丛杰、张冲经与潞河医院长期协商,于2001年12月7日达成医疗事故赔偿协议:潞河医院一次性给付四人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其它赔偿额共计人民币10万元。该款被张欣领取,并以白秀云的名义存入银行。原告丛杰、张冲得知后,要求分割该款

债务人地址变更导致催款公函未能到达能否引起诉讼时效中断

[案情]     2002年,原告上海某门窗有限公司和被告北京某门窗厂建立了型材买卖关系。2005年11月30日双方结算时,被告尚欠原告货款6.89万元。原告于2008年1月8日诉至法院,要求被告给付尚欠货款。庭审中,被告对原告主张的欠款事实及数额均不持异议。但被告认为,双方就欠款结算之日起至原告方起诉之日止,已超过两年的法定诉讼时效,原告在此期间内从未向被告主张过权利,也就丧失了胜诉的权利,因此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在此期间内向被告主张过权利并由此导致诉讼时

个体工商户能否以个人名义提起诉讼

【案例】     2008年元月9日,某粮油经营部与某粮油公司签订一份购销合同,约定由该公司出售符合国标三级质量标准棉籽油260吨,货款为249.6万元,于2008年2月28日交货。合同签订后,该经营部依约支付货款249.6万元,但粮油公司却因08年暴雨灾害无法履行合同,双方于2008年3月16日同意解除合同,并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粮油公司于3月26日前退货款249.6万元及补偿金10万,如未按时支付货款及补偿金,愈期每月支付违约金1万元至上述款项付清之日止。补充协议签订后,粮油公司于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