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不忧伤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的天使,可是我知道你是我的相思。”

“老婆,你是我的天使,是我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人。”

究竟有多重要?她不知道,只是在他走后,她空间里依然保存着两个人简短的对白,每次看到,都会想起那段无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是久远的从前,久远到让她常常以为那是一场幻觉。

【一】

这个季节,初秋微凉的风正穿越这座城市,她穿着薄薄的黑色职业装,提着宝蓝色的包,行走在步履匆匆的人海里,精致的高跟鞋踏在人行道的地面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大街上车流人海的喧嚣将一切微小的声音淹没,她感觉自己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身旁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她不知道究竟是世界遗弃了她,还是她丢弃了这个世界。

无论身在何处,那个叫她“老婆”的男子,总是不容分说地闯入她的脑海,她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慢慢习惯了他的霸道,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妥协,再到依赖。没有在现实里相拥,却仿佛从来没有分开,她似乎总能感到,他依然就在不远的地方,在某个路口,或某个街角等着她,当他们出现在彼此的面前,四目相望的一瞬间,即使什么话都不说,她也相信,仍可以读懂对方眼中的语言。

她虔诚地相信缘分,也曾站在月下的窗前冥想,想这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她与他的前生曾会是什么?也许,她的前世是一枝深山里的海棠,在逢中秋夜半时,被卷入姑苏城外的客船。而他就是忘忧河上撑篙的船夫,孤舟、蓑衣、斗笠,在红尘中摆渡。也或许,他的前世是一滴晶莹的泪,由寒山寺的佛眼,坠落万丈繁华。在漫天飞舞的季节,凝成枯碎花瓣上相思的露,却唤不醒沉睡的精灵,只好在清晨中悄然化去。

历经几世几劫的轮回,今生,再相遇,那样一个男子,竟有着让孤傲的她沉迷的眷恋,他一声小小的呼唤,就融化了她冷若冰霜的容颜。他的眉眼里,似乎深藏着她前世的记忆,只那一眼,她就认定了,他是她今生要找的那个男子,她愿意为他,摒弃这一世繁华,倾其所有,她想,若他不离不弃,她必会生死相依。

【二】

午夜里,电话相通,语言暧昧。深情中,她为他堕落。迷乱里,他为她犯下错。

心灵在那个夜晚紧紧相拥,抵死缠绵。他要,她就给,她认定她是属于他的,任何人都没有接近她的权利,只有他,才可以。

他抱着她,肌肤相触的刹那,仿佛大脑有短暂的缺氧,她的身体隔着柔滑的丝绸睡衣贴上他的肌肤,他的呼吸逐渐急促,气息里有着沸腾的热度。

她在他耳畔呢喃:老公……,他温柔地应着,千年的思念在顷刻间决堤,就那么紧紧相拥,仿佛两个贪婪的孩子,索取着对方的体温。

她终于属于了他,肌肤上有了他的烙印,她成了他的女人。虽然,只是在电话里。但对她来说,那个瞬间即是永恒,今生,他就是她的老公,是她永远的唯一。

可是回归到现实世界,她为自己那个夜晚的堕落羞愧万分,内心里忐忑不安,她觉得自己变坏了,怎么会同他……她觉得自己已不再纯净,他还会把她当成他的天使吗?整整几天她都在茫然失措的羞愧里度过。

再来电话时,他的声音里依旧是从前的温和,对那晚的事只字未提,她才略显安心。

那个夜晚,成了两个人无言的秘密。

彼此牵挂的幸福和甜蜜充满每个日子,有时候他像个任性的孩子,在她工作的时候仍缠着她要和她说话,她说QQ上聊吧,他说不,就要听她的声音,像个讨要糖果的孩子让她不忍拒绝,只是,她是个唯爱至上的女子,在理想的世界里苛求着世间不存在的完美,他是个很现实的男子,注定无法在她的童话城堡里做一个浪漫的王子。于是……

后来的后来,就像两条相交的斜线,他们在交叉点相遇,又在交叉点逐渐分离。

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他已在那个夜晚融入了她的生命,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究竟有多么爱他。如今,他走了,她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守着两个人的秘密,把悲伤隐藏。

秋天来了,她收起夏日的长裙,藏起天使的忧伤,把脆弱换成坚强,走在初秋落日的余晖里,耳畔依稀传来张韶涵的一首歌: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