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游戏”

  他突然扑向安检仪,蜷了身子,像一个编织袋般趴着。安检员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传送带把男人送进安检仪,屏幕上出现了男人趴着的瘦小轮廓。
  
  两天前,儿子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城市。现在,父亲要送他回去。他们来到火车站,却在候车室的入口停下来。两个人盯着安检仪的小屏幕,那上面不断流动着各种箱包和编织袋的轮廓。男人说:“看到了吗,把行李放进去,屏幕上就会照出行李

会飞的房子

  电梯坏了。比比和妮妮就像爬山似地爬着那没完没了的楼梯,腿肚子软得直打颤,气喘得像拉风箱,好容易才爬完33层楼梯,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都累坏了,躺在床上不想起来,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因为谁也不愿去做饭。
  比比叹了口气说:“唉,爸爸、妈妈真幸运!他俩一个出国,一个到外地出差,用不着爬这么高的楼梯。爸爸真傻,干嘛要这么高的房子呢?瞧人家李林,住在一楼,一抬腿就到家了,多方便呀!”

一只骆驼的想念有多远

  从5岁到14岁,林北北一直住在外婆家所在的镇上。小镇地处江南,是附近的炙通枢纽。在镇上出现的陌生人,大多来自远方的流动商贩。
  林北北生日的前几天,见到了一种叫骆驼的动物。一个黑瘦的汉子,牵着一头没人见过的动物进了镇子,然后在小广场边停下,竖起一个“骑骆驼照相”的牌子。这过程中,跟在他身后的少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手忙脚乱地拉着骆驼的缰绳。
  林北北不敢凑到前面,只能远远地望着,

先把桌子擦好

  克洛克的家境并不富裕,下课的时候在一家快餐店打工。起初老板安排他专门擦桌子,他毫无干劲儿,当天就溜回了家。
  克洛克向父亲诉苦:“我的理想是做老板,不是擦桌子。”父亲没有反驳他,而是叫他先把自家的餐桌擦干净。克洛克拿来毛巾,在桌子上随意擦了一遍,然后看着父亲,等他验收。父亲拿来一块崭新的白毛巾,在桌面上轻轻擦拭了一下,洁白的毛巾立即脏了,分外刺眼。父亲指着桌子说:“孩子,擦桌子是很简

心灵励志:只看你所拥有的!

  她站在台上,不时不规律地挥舞着她的双手;仰着头,脖子伸得好长好长,与她尖尖的下巴扯成一条直线;她的嘴张着,眼睛眯成一条线,诡谲的看着台下的学生;偶然她口中也会依依唔唔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基本上她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但是,她的听力很好,只要对方猜中或说出她的意见,她就会乐得大叫一声,伸出右手,用两个指头指着你,或者拍着手,歪歪斜斜的向你走来,送给你一张用她的画制作的明信片。
  她就是

室友赔饭

  我出生于一个农村贫困家庭,上大学后,家里每月只给我60元钱的生活费。就这每月的60元也要靠父母东拼西借,所以,很多时候。我不能保证每月按时拿到这钱。为此。我必须在每月结束时留有余钱,否则。下个月开始几天就有可能挨饿。
  谁都明白,每月60元的生活费对于20世纪末大城市的消费水平意味着什么。
  更让我自卑的是,我们寝室4个男生,除了我,杨斌、曹昌健和张涛都是来自城市家庭,

成功者的黑夜

  1、一位面试官拒绝了一个年轻人的请求,因为他的嗓音不符合广播员的要求。面试官还告诉那个年轻人,由于他那令人生厌的长名字,他永远也不可能成名。
  这个年轻人就是后来印度电影界的“千年影帝”阿穆布·巴克强。
  2、1962年,4个初出茅庐的年轻音乐人紧张地为“台卡”唱片公司的负责人演唱他们新写的歌曲。这些负责人对他们的音乐不感兴趣,拒绝了他们发行唱片的请求,其中一位甚至还说

老实人买手机,爆笑!

  有个老实人,老实到有些木呆。
  
  一日,老实人手机坏了,老婆给他钱让他买部新手机回来。老实人很听话,下班后急忙去买手机。他走进手机卖场一看,嗬!好家伙,手机的样式琳琅满目,他看了半天直觉头昏眼花,拿不定主意买那部好。
  
  买手机的老板笑脸盈盈地走到他身边说:“先生要买手机?”
  
  老实人点点头说:“嗯!买

司空见惯的危机

  隋文帝开皇年间,隋军打算大举伐陈。当时隋国的将领贺若弼,擅长谋略,便布下了几个阵势,计划先从广陵引兵渡长江。
  贺若弼首先安排人把军中的老马卖掉,再用这笔钱买入大量船只,密藏起来。接着,又购买五六十艘破船,停泊在河边,让陈朝的人误以为隋国并没有充裕的船备。
  贺若弼又下了一道命令,要看守江边的营队换防时,先聚集于广陵,并且还要遍地插满旗帜、大设营幕。陈朝的人看到了,误以为隋军即

永远的一个钉子

   25岁以前我住在北京的四合院里,25岁左右是特别喜欢“思考”的年龄。四合院的生活是紧凑的,大概过于紧凑了,没有人拥有自己的空间,连说悄悄话的地方也没有。
   邻院里的小华结婚的时候,她对我说:我根本就不喜欢他,为了他的钱就是了。我记得我们两个站在有石狮子的大院门口,那是一个夏天的晴朗的夜晚,胡同两边都是乘凉的人们,她说话的时候往四下里看看,我也就跟着她往四下里看看,当然没有人会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