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天使替我陪你环游全球

   恋上一滴泪:80很后,天蝎座,爱孙燕姿,伪文艺,梦想是将来老了之后去云南开一个客栈,慢悠悠地过完下半辈子。
   我们也许会分开,但我的心会陪你完成我们在一起时许下的每个愿。
  1.
  左左告诉我说她的小狗Billy要代替她去环游世界,我吓傻了。
  好吧,先让我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大齐,计算机专业大三的学生,和同是大三学的却是哲学专业的左左交往

天使之翼

  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他非常自卑,因为他的背上有着两道非常明显的疤痕。这两道疤痕,就像是两道暗红色的裂痕,从他的颈项一直延伸到腰部,上面布满了扭曲鲜红的肌肉。
  所以,这个小男孩非常非常地讨厌他自己,非常害怕换衣服。尤其是体育课,小男孩一个人偷偷地躲到角落里,用背部紧紧地贴住墙壁,用最快的速度换上体育服装,生怕别人发现他的背部有这么可怕的缺陷。
  可是,时间久了,其他

天使暂时离开

  安蕊是在那个清晨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勇敢女生的。
  公交车上,安蕊的目光意外地看到一只手正伸进一只公文包里……安蕊按住那双手,喊了一声:“抓小偷!”
  声音很脆。整个车子的人都听见了,瞬间空气凝固了一般。她没敢看小偷的眼睛,目光却撞上同学乔林的目光,乔林冲她摇了摇头。安蕊没松手,小偷被大家一起送到了派出所,临下车前转身看着安蕊说:“你给我小心点!”
  乔林在安蕊

穿着军服的天使

  这是我的父亲告诉我的一个家庭故事,是有关他的母亲、我的祖母的。1949年,我的父亲刚从战场上回到家里。那时候,战争刚刚结束,在美国的每一条公路上,都能看到穿着军服的士兵要求搭别人的便车回家的现象,这在当时的美国,是司空见惯的。
  不幸的是,父亲与家人重聚的欢乐很快就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我的祖母病得非常厉害,不得不送医院治疗。祖母的肾脏有问题,医生告诉我父亲,她需要立即输血,否则她可能

天使的叩门声

  小时候,祖母常常跟我讲天使的故事,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问祖母:“然后天使会怎样做呢?”“天使从不说‘你好’,你伸出手去接过信,天使吩咐道‘站起来,往前走’。然后天使就飞来了,你要做的就是马上行动起来。”
  我没读过大学,我是推着一辆破旧的婴儿车(车上载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开始我的商业生涯的,如今我已拥有一家大型公司。我成功的原因有二:第一,我每周至少读六本书,我在那些成功者的书中听到了

天使不懂海豚的痛

  一、
  
  今天超市的生意很好,我一直忙到九点才下班,帅哥周亦晨捧着一盒蛋挞在门口等着我。
  
  我们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他宠溺地笑着看我狼吞虎咽地吃蛋挞,偶尔伸手捋顺我被风吹乱的长发,轻声说,不用吃这么快,我不跟你抢。
  
  我把最后一个蛋挞塞进嘴里,瞪了他一眼。我一整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就喝了几瓶水而已。
  

孩子是母亲的守护天使

  我上小学低年级的时候,邻居小孩曾经每天早上问我要钱。某个时候起,我就不得不把母亲给的回家车票钱交给他们了。大约半年时间,每天都有两个女孩向我千方百计死乞白赖地要钱,说些“昨天给小A,今天总要给我吧”之类的话。
  我虽然知道这事不合情理,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忍受着这种小小的恐吓。究竟为什么,自己也不明白。
  岁月流逝,我升到了小学高年级。那时起没人再欺负我了。之前我是个内向且

十七岁的天使在唱歌

  你是路人甲,我是路人乙
  接球,运球,快速转身,后仰,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进球。
  “球进了,许凌志又进球了。小楚你快来看啊。”死党张明媚一边兴奋地手舞足蹈着,一边不停地叫嚷着盖楚楚的名字。
  盖楚楚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努起嘴巴:“许凌志何许人也?至于你那么兴奋?姐我可是能用眼睛杀人的人,回眸一笑,可以迷倒一片。区区一个无名‘帅锅’,怎能入本公

天使为什么能够飞翔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在一家医学院学习的梅子居然和她的另外5位寝友到了同一所医院实习。因为她们学习的专业相同,她们都被安排在妇产科实习。在学校能够一起学习生活,实习又能够在一起,这让6姐妹非常欢喜。但没有多久,一个问题残酷地摆到6姐妹面前,这所医院最后只能留用其中一人。
  能够留在这所省内最高等级的医院是6姐妹的共同渴望,但她们不得不面对“有你无我,有我无你”的残酷竞争与淘汰

你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阿谢丽·史密斯,一位26岁的单身母亲,被血债累累的持枪逃犯挟持后,在镇定和冷静中感化了对方,使其最终挥舞白毛巾向警方和平缴械。一位“美国英雄”由此诞生,家喻户晓,震撼人心。
   美国当地时间2005年3月11日上午9时,身高1.86米、体重95公斤的黑人尼科尔斯,在准备出庭受审时,突然抢走一名女法警的手枪,当场将该女法警击伤。随后,尼科尔斯径直来到8楼审理自己案件的巴恩斯法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