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

  一个普通的朋友从未看过你哭泣。一个真正的朋友有双肩让你的泪水湿尽。
  一个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一个真正的朋友有他们的电话在通讯簿上。
  一个普通的朋友会带瓶葡萄酒参加你的派对。一个真正的朋友会早点来帮你准备,为了帮你打扫而晚点走。
  一个普通的朋友讨厌你在他睡了后打来。一个真正的朋友会问为什么现在才打来。
     一个普通的朋友找你谈论

是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杰克把建议书扔到我的书桌上——当他瞪着眼睛看着我的时候,他的眉毛蹙成了一条直线。
    “怎么了?”我问。
    他用一根手指戳着建议书。“下一次,你想要做某些改动的时候,得先问问我。”说完就掉转身走了,把我独自留在那里生闷气。
    他怎么敢这样对待我,我想。我不过是改动了一个长句子,纠正了语法上的错误——这些都是我认为我有责任去做的。

宋祖英和她的朋友们

  赵本山:20载兄妹情,一路遮风挡雨
  
  1990年,宋祖英和赵本山第一次上“春晚”。当年,宋祖英24岁,由于紧张,排练时总出错。盒饭送来时,又累又饿的演员们蜂拥而上,宋祖英被挤到最后面。赵本山看到了,拨开人群拿到一份盒饭递给宋祖英。宋祖英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先吃吧,我等会儿。”“这是我冒着公愤抢到的胜利果实,你不吃对不起我。以后,我就做你的保镖大哥,啥事儿我帮你解

患难朋友

  结束监狱可怕的时光,我回到家。在大门口,我碰到女友玛吉卡。
  “回来了?”她笑着说。那是一种善解人意的微笑,不像其他邻居常给我的鄙夷的笑。
  “不要再做蠢事了,”她说,“别人只会幸灾乐祸。跟我来。这样的天气,你需要扎一个头巾,我正好多一个送给你。”
  她挽着我的胳膊,说了许多动人的话。我真想吻她,可邻居正在窗口注视着我们呢。
  即使是在几年前,她

“亲密”的朋友

  黄狗和黑狗躺在厨房外的墙脚边晒太阳。它们已经吃饱了,于是攀谈起来。它们谈到人世间的各种问题,诸如美与丑,恶与善,最后谈到了友谊问题。
  黑狗说:“幸福,就是能和忠诚可靠的朋友在一起生活,互相帮助,彼此相亲相爱;并且抓紧机会使朋友高兴,让它的日子过得更加快乐,同时也在朋友的快乐里找到自己的欢乐——天下还能有比这更加幸福的吗?假如你和我结成这样亲密的朋友,日子一定好过得多了。”“太好

和变化交朋友

   我在休斯顿共和国银行信托公司我的办公室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女客户。她的确有许多担心的事。她最近成了寡妇,需要人帮助她料理丈夫的遗言。她想孩子们,他们刚刚搬走。她那年65岁,将从教学工作上退休。
   “不仅仅是我的私人生活让人心烦,”她告诉我,“而且整个世界也不一样了。电脑、能在电话上呼叫我的机器,变化太大了!”
   我觉察到除了钱以外还有什么事让她烦恼———那是一

消雪时分的朋友

  两个十分了得的朋友先后遇到坎儿,朋友甲进了拘留所,朋友乙进了监狱。一时间,素日围在他们身边靠他们吃喝的那些狐朋狗友作鸟兽散,也有一些人起初未显薄情,嘘寒问暖,打点关系,帮助照顾家里人。但这样的人终归还是越来越少了。朋友甲出来得快些,也不过是八个月,不离不弃的朋友落了有四五个。朋友乙经过不屈不挠的申诉,两年后逃脱囹圄,他的朋友只剩一两个而已。
  物是人非,大家聚在一起喝酒,都感慨着

一个半朋友

   从前有一个仗义的广交天下豪杰武夫;临终前对他儿子讲,别看我自小在江湖闯荡,结交的人如过江之鲫?其实我这一生就交了一个半朋友。
   儿子纳闷不已。他的父亲就贴在他的耳朵跟前交代一番,然后对他说,你按我说的去见见我的这一个半朋友。朋友的要义你自然就会懂得。
   儿子先去了他父亲认定的“一个朋友”那里。对他说:“我是某某的儿子,现在正被朝廷追杀,情急之下投身你处,希望予以搭

男朋友与男性朋友的区别

  男的朋友:半夜会找你打电话聊天到很晚。
    男朋友:半夜看你在网上会赶你下线。(当然你可以拗几分钟)
    男的朋友:他会找你出去玩,叫你放弃正理或逃课。
    男朋友:他会催你写作业,或者想要跟你讨论功课。
   男的朋友:在你生病时,会讲好话关心你。
   男朋友:在你生病时,他会关心你到很烦,而且逼你去打针。
   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