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奇迹的名字叫父亲

  当我认识父亲却没有了解他的时候,一位外籍教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父亲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横渡大洋的船上,有一位父亲带着6岁的儿子去美国和妻子会合。一天,当男人在舱里用水果刀削苹果给儿子吃时,船却突然剧烈摇晃,刀子在男人摔倒时插进他的胸部。
  男人慢慢站起来,在儿子不注意时用在拇指揩去了刀锋上的血。
  以后的三天,男人照常照顾儿子,带他吹

那一年父亲牵回一头骡子

    那一年我五岁,五岁的记忆里只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场院。“队里要分牲口了!”这消息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开,已习惯开会的社员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到生产队的场院里。
    每个人的脸上都晃动着不同的神情,犹疑、喜悦或者忧愁。我和几个相仿的小孩子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带着点雀跃的心情关注着生产队那二十来头牛马驴骡的命运,平常他们都集体[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生活在这个大院里,现在却要被社员们瓜分了。

想起了父亲

       前些日子一位画界的朋友向我发牢骚,说是江郎才尽丝毫没有了创作的灵感。为了敷衍他,我打趣地说可以到山旮旯里体验一下情感烙印的岁月。 
    想想从桂西北那大旮旯的山里走出来已经快三十年了。父亲也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前年回老家过节,父亲还大老远的到县城来接我。当我一把抓住父亲的双手时,已是泪雨滂沱。父亲的手还是那样,茧多而皮厚,只是越发的干枯粗糙了。于是往事像故乡的竹笋节节往

父亲的训诫

一位农村父亲对城市儿子的行为多有不满,因此有了以下的一番训话。
“以后回家的路上,见了认识的街坊打个招呼,不知道叫啥没啥,村上的人可都记着你哩!”
“二爷给你烟抽,你不抽就算了,干啥非抽你的,就你烟好?你让他老人家的脸往哪搁!”
“你到大姨家去,你姨父给你倒杯水,你喝一口能咋的,嫌不干净?就是不干净喝一口能咋的?”
“前街王婶子问啥时回来的,你说‘昨儿个’不就行了,还‘昨天

父亲的回忆

       夜阑人静的时候,我总爱透过浓浓的夜色,遥望天幕上如珍珠玛瑙般的繁星,它们眨呀眨的,那不是亲人的祈盼的眼睛么?我静静地凝望着那一颗颗小星,浓浓的思乡情油然而生,它就像一条纽带,穿过了朦胧的月色,连接着家乡的亲人,也连接着家乡那条流淌不息的小河…… 
    夜空,冷冷的,静静的,浸没着我的身体,使我不由得为之一震,酸辛的往事又浮上了心头。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

父亲的告诫

  火车缓缓地停下了,不一会,从火车上下来的人就挤满了站台,董伟和母亲四处张望着,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董志国。很快,站台上的人们都走了,董伟说:“爸爸在哪里啊?”母亲说:“再等等,他说就是今天这趟车回来。”
  
  不一会,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军装的男人。董伟的母亲一看到他就喊:“志国……这边。”董志国看见了他们急忙跑过来拥抱住妻子,他说:“你瘦了,这几年我可想死你俩了,呵呵

父亲,来世再圆城市梦

那年,父亲第一次进城,也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父亲说,他这一生,就想进一回城。电视里的城里太好看,进城看看,是他唯一的梦。父亲又说,眼看秀儿就要上高中了,如果将来考上大学,也做一个城里人,老爸总得给她积攒一点儿学费。因此,父亲跟母亲商量,说他要去城里打杂工,给包工头老贾看工地,每天20块工资。
除夕来临,跟父亲一同进城的黎叔来了。他对母亲说,阿德(父亲的名字)不回来过年了,工地上没人看管

欠父亲一声“谢谢”

  在动物园,看到两只猴子在荡秋千,儿子格外兴奋,站在猴山旁边的铁围栏外久久不愿离去。不知是谁突然扔出一瓶可乐,两只猴子立刻停下玩耍,拼命去争抢在地上滚动的可乐。儿子好像记起自己也口渴了,说:“爸爸,我口干,我要喝水。” >
  我一边应着:“好,我们一起去买。”一边拉着儿子准备离开猴山。儿子却仍旧抓牢栏杆:“不,爸爸,我还要看猴子。”父亲正站在我们旁边,对我说:“我去买,你在这儿陪逗

和父亲掰手腕

     每个男孩子征服世界的欲望从战胜父亲开始。
   儿时,我喜欢与父亲掰手腕,总是想像父亲的手腕被自己压在桌上,一丝不能动弹,从而在虚幻中产生满心胜利的喜悦。
   可是,事实上,父亲轻轻一转手腕,就将我的手腕压在桌上。他干这些事时轻而易举,像抹去蛛丝一样轻松。直到我面红耳赤、欲哭无泪,父亲才心满意足、收兵罢休。
   本想得到父亲的安慰,可是父亲每每都将我痛骂

今生,你注定是我的父亲

  A
  17岁,他离家时,父亲正醉得不省人事。15岁的弟弟小海跟着他转,他摸了摸弟弟的头,说:他喝多了,你就离他远点儿。钱我给你寄你们学校老师那儿。小海的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他出门时,父亲翻了个身,嘟嘟囔囔地骂:你个小犊子,吃老子的,喝老子的,还把老子当仇人……
  他在一瞬间柔软的心变得很硬很硬,摔了门出去。
  两天一夜,他下定了决心不回家,死也要挣了大钱砸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