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的故事:自己是自己人生的向导

  小朋友们,接下来给你们讲一个关于:爱因斯坦的故事:自己是自己人生的向导名人故事.
  一个改变爱因斯坦的故事爱因斯坦小时候十分贪玩。他的母亲常常为此忧心忡忡,再三告诫他应该怎样怎样,然而对他来讲如同耳边风。这样,一直到16岁的那年秋天,一天上午,父亲将正要去河边钓鱼的爱因斯坦拦住,并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正是这个故事改变了爱因斯坦的一生。
  故事是这样的:“昨天,”爱因斯坦父

求职何时问薪水最恰当

    德国人也许说,给我多少薪水是老板的事儿,不是我该关心的。当然,老板如果“拎不清”,给出的薪水不符合市场行情,那就走人。跟他讨价还价,有损我们德国人脸面。曾有一个美国人,某天他看到某培训学校在招聘美语口语教师,可是招聘广告上并没有写明薪水是多少。于是他打电话过去问:我很愿意来应聘,可是我能问一下我的薪水将会是多少吗?对方回答说:过来面谈。美国人拒绝了,为什么?他说,这样的学校让我觉得不够坦白

幸运,还是用心

  某知名企业登报征聘会计人员。广告才登了两天,应聘的履历表就如雪片般地飞来。公司经过初步筛选,总计发出了30封面试的通知书。结果,经过面试而被录用的女孩,才貌普通,表面上看起来,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特别过人之处。能击败其他29位对手,实在令人大感意外。公司中的工作人员都说,她一定是被幸运之神眷顾了,若是根据往例判断,凭她的条件,根本不可能被录用。
  幸运的她在公司任职两年后,总经理的专任

人生的试金石

  当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在一次火灾中被毁之后,人们在废墟中发现了残存的一本书。可惜这本书没有任何学术价值,政府打算把这本书拍卖掉。由于大家都知道这本书没有任何学术价值,没有人打算买这本书。最终,一个穷学生以3个铜币的低价购得这本书。
  这本书不但没有学术价值,内容也枯燥无味。那名穷学生在少有其他书可读的情况下,还是经常把这本书拿出来翻阅。翻到后来,书被翻破了,书脊里掉出一个小纸条,上

忠于自己,相信自己

  美国著名女演员索尼亚·斯米茨的童年是在加拿大渥太华郊外的一个奶牛场里度过的。
  当时她在农场附近的一所小学里读书。有一天她回家后很委屈地哭了,父亲就问原因。她断断续续地说:“班里一个女生说我长得很丑,还说我跑步的姿势难看。”父亲听后,只是微笑。忽然他说:“我能摸得着咱家天花板。”正在哭泣的索尼亚听后觉得很惊奇,不知父亲想说什么,就反问:“你说什么?”
  父亲又重复了

决定成败的人

我的名字叫金立买,现在是一家软件公司的销售员。你有理由相信,我会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销售员。
  我的营销导师告诉我,为什么大多数的销售员总是默默无闻,不是他们不努力,只是他们始终不知道销售有秘诀。
  我的导师还说,要想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销售员,一定要找到决定销售成败的最关键的人。
  我的第一家准客户是一家网络公司,决定他们是否会购买我产品的人,是这家公司的事业发展部主任。我已

一张汇款单

   1998年,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公司上班,每月800元的薪水,要平均分成四份,租房200元,一日三餐的伙食费200元,给远在他乡求学的妹妹寄200元,剩下200元钱我存起来,想年底报考一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
   日子被有限的薪水打磨在仅能维持温饱的状态,任何一点奢侈与享受都跟我挂不上钩。我背着从夜市上买来的廉价的革皮包,一身套装是一个亲戚嫌旧送给我的,我不买化妆品,不做头发,除了

脚踏实地,循序渐进

     犹太人哈同,1872年来到中国上海谋生,当时他24岁,年轻力壮,但身上除了穿着外,几乎一无所有。他立志来中国赚钱发财,但自己一无资本,二无专业知识和技术。他决心从一个立足点开始,因自己长得身体魁梧,在一家洋行找到一份看门的工作。要换别人是不愿干的,自己相貌堂堂,年轻高大,却屈于当站门雇员。而哈同却不那么想,他认为看门赚来的钱是一种报酬,没有丢脸和失身份感觉。另外,他更有深层次的考虑,“千

求职不走寻常路

  去年,侄女小雯毕业前夕,父亲四下托关系,帮她找了两份较轻松的工作:一是在朋友的公司做文秘,接接电话,整理文档;二是去一家新开业的银行做前台服务。每月工资都在1200元以上。人还未离校,工作的下家已联系好,同学都羡慕她“老爸”有本事。
   然而,小雯不想走父亲为她铺好的路,她有自己的职场规划,思危在先。大学扩招后,每年的求职者如过江之鲫,她这个商专生要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好工作真比登天

铁棒磨成针

  唐代大诗人李白,幼年时便读那些经书、史书,那些书都十分深奥,他一时读不懂,便觉枯燥无味,于是他丢下书,逃学出去玩。
  他一边闲游闲逛,一边东瞧西看。他看见一位老妈妈坐在磨刀石上的矮凳上,手里拿着一很粗大的铁棒子,在磨刀石上一下一下地磨着,神情专注,以至于李白在她跟前蹲下她都没有察觉。
  李白不知道老妈妈在干什么,便好奇地问:“老妈妈,您这是在做什么呀?”